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临近春节,庆丰忽然发难,庆丰于东牧边防三里墩肆意烧杀掳掠,三里墩百姓死伤无数、财产尽数被夺。那一带,百姓名不聊生,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消息传回东牧,恭夜珏当即派恭夜习带领三万将士平战乱。三万将士与庆丰十五万,这次倒真成恭夜习去送死的了。

    寒风瑟瑟,冻的人牙床直打颤。

    之前晁南一战,损失了东牧将近二十万的大军。这一次,虽然是别人先挑起的战争,可是这些东牧将士们已经不想要再打仗,春节应该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而不是背井离乡、忍受骨肉分离的日子。

    领军的又是他们东牧只知道吃喝玩乐、坐享温柔乡的皇子,他的本事谁都不清楚。可是,这次他们的皇上竟然要一个从未领过军参过战的皇子来带领他们打仗,这让他们心里怎么能服气放心呢?

    骑着马走在最前方的恭夜习满心忧虑,恭夜珏这次才给他这么点人马,这根本就是让他们去送死。他要怎么样才能避免这些人无辜牺牲呢?想要救他们一命,就只有从庆丰那边着手。

    对了,先前穆繁城不是让他暗中培养一些势力么?那这些人就是他的前备部队,转念一想,这好像是恭夜珏亲自把人送到他手里的呢。

    按蓝色的铠甲绕过那枯败的树枝,被太阳折射上炫彩的光线。穿着铠甲的人刻意放慢脚步,慢悠悠的往前走着。心中已经拟定好了的计划,等待着即将到达的三里墩。

    前方的脚步慢了下来,后面的人自然也跟着慢下来。他们还以为恭夜习这是在欣赏雪景呢,满目百芒芒的一片,就是有这么大的太阳,也得需要十几天这里的冰雪才能完全的消融。

    树枝上,每走一步就会有一些冰块掉下来。树枝上冰凌尖端的水滴,一滴滴的滴在地上、滴在将士们的铠甲上。

    有些水滴进了他们的脖子里,那些人冻的立马打个寒颤缩缩脖子,两只手轮流换着兵器。这要是搁在以前,定然是不可以的。这样换着兵器,就会显得军队不整齐有损军容。

    但是前方领军的人丝毫不在意这些小事情,只顾着一边喝酒以前行军。

    三天,他们整整迟了三天才到达三里墩。

    三里墩内空无一人,街上乱七八糟。那些蔬菜瓜果、包子点心之类的东西到处都是,一些冻死的猫狗尸体也横躺在路中央。

    恭夜习四处看了看,走了走,这里尽管空无一人,但是每家每户都是干干净净的。也就是说这里的人要么是被逮到别的地方关起来,要么是被庆丰军队抓到别的地方处以极刑去了。后者,是他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五皇子,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们要怎么打听消息呢?”副将李毅跑过来,担忧的问。

    恭夜习蹲下身子捡起地上那个还算干净的糖葫芦,擦擦上面的灰,咔嚓一口咬下了一大串:“恩恩,不错不错!这冰镇的糖葫芦,比平常的好吃多了。”

    众人唏嘘,堂堂一个东牧五皇子,先帝亲封的平南王爷,竟然会捡起地上的糖葫芦。这么脏的东西,只有乞丐才会吃的东西,他竟然毫不犹豫的捡起来就往嘴里送去。

    恭夜习哪里管的上他们那些惊讶的表情,瞄了瞄地上的食物,又捡了个干净的苹果,擦擦吃了起来。虽然冻牙,味道却不错。

    “李毅,吩咐所有将士今晚我们就住在三里墩城内。四周城墙不需要有任何人看守,等到紫陌回来让他立刻来见我。明天,本皇子将带领你们打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

    恭夜习的自信,让几万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众人脸上皆是疑惑之色。

    李毅张大嘴巴惊愕的盯着恭夜习,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恭夜习蹙蹙眉,推开李毅大声对那些将士们喊道:“大家,觉得累么?”

    “不累!”众人齐声洪亮如雷!

    “哎呀,累了就累了,何必要撒谎呢?本皇,哦不,我再问一次,累了么?”恭夜习一脸嬉笑的问。

    大家迟疑了一下,同时喊道:“累!”

    “那冷么?”恭夜习又问。

    “冷!”

    “那我再问你们,你们想不想好好的在被窝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大觉,喝上几口热酒呢?想,还是不想?”恭夜习飞身立在马背上,俯视着他的三万大军。

    “想!”众人齐口!

    “如此,那我们就先休息休息,来人,给每人都送上一大坛的热酒,今晚我们大醉一场。”这些人在他眼中不是下人,不是受命于人的士兵,而是他的兄弟。

    是即将要一起上战场、一起浴血奋战、一起舍身忘死的兄弟。他的兄弟,他要亲自的招呼着。因为明天,会有一场惊人的战役。

    这场战争不是庆丰与东牧,而是东牧对东牧……

    晚上,三里墩内光亮一片。三万东牧将士们坐在雪地里,坐在篝火边,大口吃着肉大口喝着酒,尽情的聊着天。从女人聊到妻子、从家庭聊到国家、从国家聊到战争。

    恭夜习发了话大家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需要有任何顾忌。他还承诺,既然能带着他们活着来到这里,就能带着他们健康完全的回到该回的地方。

    在军营里尝受了千般苦楚的将士们,忽然有了这样的待遇,心中虽有疑惑,但更多的是感动是激动。

    为了那一银两银钱,他们要在军营里做那些魔鬼训练,吃不饱穿不暖,更别说像这样喝酒吃肉了。

    一到晚上,他们就冷的互相挤在一块儿取暖。又哪里有这样温暖的篝火,有这样每人一个暖和的被子,喝着温暖的酒?

    恭夜习拎着酒壶往那些将领们中间一坐,大家立刻禁口不语。

    “喂,你们也不用这样吧。该说说该笑就笑,别拘束着。咱都是兄弟,有什么好拘束的?”见他们还不说话,恭夜习有点生气了,“你们不说是吧,那我说,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皇上让我们来出征?”

    意料之中,众人摇头。

    “哎,他是想让我们休息休息。你看啊,大家每天在军营里冷暖无助的,什么都要受到限制多闷啊,是不是?”

    “就是啊,五皇子你是不知道,我们在军营里吃的那些东西都是馊饭馊菜,晚上睡觉的被子都是冷的,可把我们给冻死了。”

    恭夜习猛地拍了一下说话那人的背,众人一愣,恭夜习大笑着:“可不是,老子在宫里也是受尽百般委屈呢。

    你们肯定以为我怎么说也是个皇子,肯定是吃好穿好的吧?哎,你们不知道,在宫里说一句话都要仔细斟酌半天,生怕说错了这脑袋就保不住了。整天提心吊胆的活着,累啊。”

    “啊?五皇子,他们可都说你整天生活在温柔乡,大伙羡慕你都还来不及呢。”一人道。

    “什么呀,我可还羡慕你们呢,这么多兄弟围在一起想说什么说什么,多痛苦。老子天天跟酒兄弟作伴,还被说成了酒鬼,哎,甭提了。”

    “那你的那些美女呢?”

    “美女算什么啊,能当饭吃么?”

    “听说五皇子的后宫堪比皇帝呢,是不是有这事儿啊。”

    “美人似毒酒,一旦染上了可就别想戒掉了。每天看着那些脸,也觉得烦哦。”

    ……

    众人越说越开心,问出的问题也越来越无下限。该问的不该问的统统问了出来,恭夜习也是一边大喝着酒一边跟他们说着,大家聊得不亦乐乎。

    彼此的身份早就抛之脑后,只要这一刻开心快乐就好。

    以往,哪有皇子会屈尊身份的跟他们这么说话,这么聊天。恭夜习抢过其中一人的酒,往嘴里倒着。

    大家被恭夜习这种平易近人,不拘小节的男子汉大丈夫深深吸引。他们敬佩这个与他们坐在雪地里聊天喝酒的皇子,也爱戴这个不跟他们抬架子的兄弟。

    一直聊到快天亮,恭夜习才被李毅叫走,原因是紫陌回来了。

    在出军前,恭夜习提早让紫陌出去办了一件事。这件事,可关系到整个东牧与庆丰的这场战役呢。

    “五皇子,事情已经办妥,这是晁南皇给您的信笺。”紫陌从怀里把信拿出来,交到恭夜习手上。

    恭夜习快速浏览着,“你办的不错,接下来就是要等到庆丰大皇子陆羽邪来到三里墩了。”

    封仇影已经将陆羽邪放回庆丰,这下只要得到陆羽邪的协助,这场战不用打就会…输…

    恭夜习穿着披风走在三里墩街道上,有几个士兵坐在那边叽叽喳喳的夸赞着恭夜习。一看到他来了,几人连忙站起来恭敬叫道:“五皇子!”

    “你们在干什么呢?大清早的,不觉得冷么?”这里的温度比东牧国城还要低,哈口气都能变成冰珠子,他们几个还这么闲的坐在这里,不应该再捂被窝么?

    “我们睡不着,就坐这里聊天,顺便看一下有没有敌情什么的。”一人摸着脑袋笑着说。

    “是啊是啊,五皇子您怎么也起来了。”

    恭夜习笑笑:“我跟你们一样也是来审查敌情的啊,好了,你们快点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啊?”

    “呵呵,五皇子你可真是个好人呢。”

    “就是就是!”

    “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没架子的皇子,还处处为我们考虑。”

    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又开始聊起来了。

    “没什么,你们是我们东牧的子民,当然得为你们考虑了。嘶,冻死了,该喝酒喝酒去,该睡觉睡觉去。”别在这里晃荡耽搁他的好事儿。

    “好嘞~”

    四人异口同声的说着,连忙又回头往帐篷那里跑去…

    恭夜习打了个哈欠,“若不是为了你们,本皇子才懒得离开被窝呢。”真应该把花落那个小妖精带过来给他暖被窝,这里实在是太冷了。

    蓝色的身影从城门口渐渐出来,恭夜习的目光看过去。

    “哟呵!你的动作倒是挺快的么!”恭夜习笑着看向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