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三里墩那边的危机还没有解除,庆丰发出假消息,这里的人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三里墩已经彻底属于庆丰,远在东牧的人怎么会知道千里之外的消息是真是假呢?

    当夜,恭夜珏就找吹笙、江流影、穆长琴商讨这件事。

    夜里,恭夜零暗中进入监牢,当看到被打的一身伤的恭夜习关在那里,恭夜零心口一痛。毕竟,他是他们的兄弟啊,他就算再有诸多不是,也不应该把他打成这样。

    听到响动,恭夜习抬起头来看向恭夜零,只要一动身体的疼痛就让他再次跌坐在地上。

    “五哥,你没事吧?”恭夜零担心的问。

    “呵,没事,死不了。”在彻底打倒恭夜珏之前,他怎么能死呢?还有那么多人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不能死。

    “五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只要……”

    “不必,夜零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不用管我。”

    “五哥,难道你是故意……”发觉到自己的声音大了,恭夜零急忙压低嗓音:“你是故意输掉这场仗的?”

    恭夜习点点头,“如果不这样,哪有今天的外逐?离开东牧,我们才有机会反击,懂么?”

    “你的包袱我自然是懂得,可是这样的代价太大了。那三万将士,不应该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现在还不是把计划告诉恭夜零的时候,等日后时机到了他自然会明白。三万将士的性命,将会得到最好的利用。而且,这三万人马还是恭夜珏亲自送给他的呢。

    在恭夜零眼中的他或许已经成了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了,不过没关系,以后他会证明给恭夜零看,他一直都没有变过,一直都是那个以天下百姓为起点的恭夜习。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共同的梦想。

    “你先回去吧,我不在东牧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尽量不要出面,也不要惹怒恭夜珏。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等你…回来?”似乎,他明白了什么。“离开东牧国也好,五哥,希望你的旅途能够顺顺利利。我,先走了。”不管怎样,他一定会留着性命等着他的五哥回来,等着他完成他们共同的期许。

    如果这就是他选择的路,那么他也会站在那边永远的支持着他。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恭夜习盯着恭夜零的背影不舍的说着,希望等他回来还能看到那个喜爱吹笛怡情的恭夜零,而不是一个忧愁善感的人。

    多年以后,他才真正明白这条路的尽头等待着他的是什么。是皇位?是失去?是曾经?是过往?还是,无法探知的未来?

    命运的枷锁,将他们牢固的捆绑在一起。不能分开,不能躲避不能撤离。他们的路,早在穆繁城离开舞心宗那一刻开始已经发生了改变。

    穆繁城是救星么?不,不是,她是摧毁整个天下的侩子手。她杀掉的是以前那个奴隶当制的政权,拯救的是数以万计在苦海中挣扎的黎明百姓。说她是拯救者,但她更是摧毁者。

    时至那日,当他们站在重生的帝国面前慨叹着曾经的过往云烟,那一刻有的是欣喜,更多的是惆怅。这场颠覆性的战争,牺牲实在是太大了……

    站在花月宫面前,恭夜零低头叹息着。他,没有做到母妃所期待的。

    “是夜零么?外面冷,进来吧!”

    既然来了,就要进去看看。恭夜零推开门,房里的暖气顿时让他心里的阴霾减去不少。

    慧雨坐在软榻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几个宫女见恭夜零行了礼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母妃,抱歉儿子让您失望了。”恭夜零一进去就跪在地上道着歉,是他自私才让母妃陷入了危机。

    恭夜珏这次拿五皇兄开刀,下一个就是他、就是他的母妃。

    “孩子,过来!”慧雨脸上没有半点不悦,等恭夜零起身走到她身边,慧雨拉着恭夜零的手指着火炉旁边的那株牡丹花说:“这牡丹花只有在这暖和的地方才能盛开,一旦离开了这个房子不出三天就会被冻死。可是来年春天,它还是会绽放。”

    “这些花的命运,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主子开心了它能盛开,不开心了只能等待冰雪将给他们堙没。”正如同现在的他们,同样的身不由己。

    “可是你却忘了一点,有一点他是自由的。”慧雨道。

    “恩?”花儿,还会有自由么?

    “什么时候盛开那是他的自由,主子再怎么培养他他就是不绽放,这不就是花儿的自由?”他的儿子是很聪明也很善良,正是因为这份善良阻碍了他看清一切事物的眼眸。若是能把遮挡在他面前的雾霭拂开,他就能看到雾霭后的那层明亮。

    慧雨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心中自然是希望他能够好好的。当上东牧皇也好,当不上也罢了,只要他开心就行。这些道理,也是她独自欣赏牡丹花所领悟出来的。

    儿子开心了,不是比什么都重要么?功名利禄、身份权威、她都争了大半辈子,最后她得到的是什么?一颗君王无情心,一双欲离雏鸟翼。君王心她是得不到了,只能把这只意图离开她的小鸟的心重新收回来。

    “母妃说的对,是儿臣愚昧了。”经由慧雨这么一提点,恭夜零心中的不安顿时如乌云散去。没错,帝王能管游子身,不可管到自由心。

    他的心在他的身体里,不管恭夜珏如何,他都管不到他的心。母妃都能有这样的觉悟,他又何必要在这里杞人忧天呢?

    五皇兄还在与命运抗争,与死亡之神争分夺秒,他也要为他做一点事情。

    “母妃,儿臣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晚一点,儿子再来看你。”恭夜零道。

    “去吧!”儿子开窍了,她这么做母亲的也算是放宽了心。就看,恭夜珏要如何对付她们母子两个。当然,她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儿子的,哪怕是丢了这条命。

    恭夜零一回到自己的寝宫,急忙叫来绛潇和夏燕。

    “你们两个暗中保护五皇兄,定要让五皇兄顺利离开东牧。只要护送他到了三里墩,绛潇留下继续保护五哥,夏燕回来帮我。”他要在五皇兄回来之前,先给他铺好路。

    事已至此,他不能再坐以待毙。

    “是!”两声‘是’,两个离开的背影,两颗即将要分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见面的心。

    “五哥,希望你一切顺利。”

    在朝堂上,恭夜珏既然已经提出要杀死恭夜习,那他就不会让恭夜习顺利离开东牧。他的命,必须要留下来。

    与吹笙等人商量完三里墩那边的事情过后,恭夜珏立马叫来穆长琴,让穆长琴在路上伏击恭夜习。

    晨露楼,穆繁城看完吹笙送来的信,心中已了然几分。

    “采碧,立刻让昭徽赶回东牧,在路上帮助恭夜习顺利逃脱。”恭夜习是她最后一张王牌,不能让他死在恭夜珏手里。

    “是!”

    “红霜,召集留守的十二舵主,暗中保护恭夜习,务必挡住恭夜珏的杀手。”

    恭夜珏,这场夺命游戏,你不会顺利的。舞心宗十二舵主能力,你想象不到。

    红霜、采碧二人各自行动,穆繁城也没有闲着。在她们二人走后,穆繁城立即前往水雪世家府邸,找到火澜。两人准备劫狱换人,水痕月本来也要加入这个行动,但是穆繁城让他成为后应。

    水雪世家在三里墩那里也有分据点,到了三里墩那边就需要水痕月来处理。他要立刻给三里墩发信,刻不容缓。

    这个监狱穆繁城已经来了第三次,两次都是来救恭夜习。门口的守卫还是那么轻松的就被解决了,穆繁城。火澜急忙扒下他们的衣服换上。

    护送这条路,就交给她们吧。

    火澜觉得刺激极了,他以前什么都扮过,什么大胆的事情都做过。他还真没做过这种狱卒的游戏,有他火澜和师姐在,恭夜习这条命算是保下来了。

    他们没有惊动其他人,换了位置就站在那边,等待黎明的到来。

    早上,恭夜珏立刻让人把恭夜习带离东牧。

    恭夜习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上囚车,手脚上的铁链晃的丁零作响。城门口围了很多百姓,他们只知道恭夜习做错了事,只知道今天是他离开东牧的日子。

    东村、南部有一些人正在城里采买东西,不知情的他们一看到恭夜习被抓走,急忙护在马车面前:“五皇子,您,您怎么了?”

    “不可以把五皇子关进去!”有些人甚至用手掰着囚车上的锁链,想要把恭夜习救出去。

    说不感动是假的,被这么多人关心着,恭夜习的眼眶红了一圈、鼻尖也酸酸的。“大家,我没事,只是去溜达溜达,很快就回来了。”

    “五皇子,您这是…”

    “另类的人出游方法当然也要另类一点啊,这样路上遇到山贼什么的,他们也知道咱是个穷人,说不定还能放我一条命呢。”恭夜习开起了玩笑,他是不想让这些人跟着他一起受累。

    得罪恭夜珏,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里百姓都是无辜的,如果跟着他一起受到牵连,他会于心不安。

    这条路不知道有多凶险,恭夜珏有怎么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吹笙、蒋刘影他们虽然有心维护,但只要出了东牧皇城,他就是任人宰割的俎上鱼肉。

    当然他事先已经准备好了,恭夜珏想杀他,恐怕还没那么容易。既然他能设计恭夜珏把他驱逐出境,自然就有办法解决即将登场的那些杀手。

    “原来是这样啊!”

    “五皇子真是会开玩笑!”

    ……众人离开囚车,远视着恭夜习被慢慢的带走。

    角落里,吹笙、江流影二人站在远处。

    “到了外面,他就只能靠自己了。”

    能帮的他们已经帮了,恭夜习住在牢房里那两天若不是有他们维护,恐怕他早就被人毒死了。

    “吉人自有天相,愿他一路顺风!走吧,该回去了。”

    恭夜习为自己,重新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