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杀意浓、冷风冷,黑云遮夜!

    “想要我的命,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恭夜习对着闪到他面前这个黑衣人说道,黑衣人挥动着鹰爪,想圈住恭夜习的身体。右手的鹰爪落空失败,左手匕首又至。

    恭夜习双脚一蹬,踩着那黑衣人身体又向上移动了一点。拉到左肩的伤口,他疼的蹙了下眉头。

    由于这次杀手对象是恭夜习,恭夜习那边几乎都被围住。不少的黑衣人直锁着恭夜习,恭夜习武功就算在不错,身体也支撑不住。

    三根鹰爪,分别抓住恭夜习的左腿、两只胳膊,一时间恭夜习身体受制动不了。十几把刀同时砍向他,恭夜习强行拉过一人挡在自己面前,刀子全都砍中那人。

    就在那些杀手失神之际,恭夜习身体迅速旋转挣脱鹰爪。可是手臂和腿那里的血肉也被硬生生的扯下了一块,伤痛么?怎么不痛,但更痛的是心,更坚定的是心。

    此刻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活下去。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他,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倒下?纵然只剩一身白骨,他也要利用这白骨踏平阻拦在他前方的路。纵然只剩下满腔热血,他也要将这热血洒在成功的路上。

    他,不会向命运屈服、更不会向恭夜珏低头。

    穆繁城、火澜也是杀的热火朝天,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从空中跌落。如同失去禁锢的飘叶,火澜见恭夜习那边情况危急,想要分身过去,可恨的是刚往那边移动了两步,立刻又有杀手围了上来。

    “师姐,恭夜习那边撑不住了。”火澜大声叫道,杀手太多,根本过不去。

    穆繁城这边的杀手又何止一个两个?她当然知道恭夜习那边危险,现在的她恨不得能多有几个分身这样就能立刻到恭夜习身边支援。

    闪神之际,刀光剑影从身过!

    一波倒下一拨又至,这次,恭夜珏是铁了心的要杀死恭夜习。恭夜习有了穆繁城等人相助,他想要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身体已经承受不住,恭夜习明显要败下阵来。空中,百十根鹰爪毫无预兆的扔向了恭夜习。恭夜习一下受困,鹰爪深深的勾进了他的肉里。

    眨眼之间,他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千疮百孔。

    被鹰爪绳索缠住,一时间绕不出来。十几把刀同时砍向恭夜习,颇有要把恭夜习剁成肉泥的冲动。穆繁城、火澜同时叫了一声,恭夜习单手抓住一把刀,手心拿着那把刀刃,已经是鲜血淋漓。

    就在剩余那些刀要落下的时候,绛潇、夏燕二人加入战局,两人立马将围绕在恭夜习身边的那些黑衣人除掉。

    夏燕急忙把困住恭夜习的那些绳索弄断,把恭夜习背起来。

    “你怎么会来?”这个时候下呀不是应该在夜零身边保护他的么?恭夜珏定然是不会放过对他皇位有威胁的人,夜零正是需要人保护的时候。

    “五皇子,属下带您杀出重围。”九皇子的顾忌果然是对的,若是他们再晚来一刻,五皇子恐怕就……

    “知道了,先放我下来。”

    “不,属下会保护您。”夏燕是一根筋,只要是主子吩咐的事情他都会做到。以前他的主子是舞心宗,可是现在他是在恭夜零身边做卧底。既然是恭夜零的命令,他就一定要做到。

    恭夜习刚一动胳膊,肉被剜掉的地方就疼的他呲牙咧嘴。身上不少处的肉都被剜掉,这种感觉真是让人超级不爽。

    穆繁城见他们二人来了,叫道:“你们两个先送他去南部,这里交给我们。”

    语毕,穆繁城上前方给他们杀出一条血路。

    “是!”绛潇、夏燕二人急忙带着恭夜习杀出重围。

    又有黑衣人围上,不等绛潇夏燕二人出手,红霜采碧带着人已到达。舞心宗十二舵主除了乘风桓路二人,剩下的十人全部到齐。

    请示一下逆转,舞心宗十二舵主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每个人的功夫都是数一数二,他们很少有聚在一起。这次接到命令,大家心潮澎拜的要杀敌立功。

    恭夜珏派来的人虽然也是顶尖的杀手,可是跟专门以杀人为生的舞心宗来说,真是小巫见大巫。本来是他们围剿穆繁城等人,这次换成是穆繁城他们屠戮他们了。

    “快退!”

    可惜了,他们的速度远比不上舞心宗等人。尤其是火澜的飞镖,在他们要转身要走的瞬间已经飞射而出。

    最后一个杀手死了,十位舵主跪下给穆繁城问安。每个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穆繁城身上的血要比十舵主的多的多。

    白色的发丝滴落着鲜红色的液体,穆繁城用衣服擦干玉笛上的血迹。

    “红霜,你带领六舵主七舵主去南部照应恭夜习。三舵主,你立刻去找紫陌,让他带人把恭夜习送到庆丰境内。”穆繁城道。

    “是!”四人立刻执行命令。

    “其余的人,除了采碧火澜之外,立刻回分舵,继续之前的任务。”

    “是!”

    火澜擦干脸上的血,“师姐,那我们呢?”

    穆繁城说:“火澜,你回水雪世家帮助水痕月执行接下来的命令。采碧跟我回晨露楼,安排一下下步计划。”

    穆繁城刚要走,想到恭夜珏这次是非要恭夜习的命不可,若是让他知道恭夜习还没死。指不定还会有多少杀手追杀恭夜习,对他们下一步行动也不方便。

    恭夜珏不可能只派这点人来杀恭夜习,后方应该还有杀手。

    她找了一具跟恭夜习体型差不多的人,把他的脸划花,又把他的脑袋砍下来用布包裹着。

    “火澜,在你回去之前把这颗人头送给恭夜珏,让他知道恭夜习已经死了。”

    “是!”师姐想的真周到,火澜拿过人头立刻往后方遣走。

    穆繁城、采碧也回晨露楼去。

    南部的人得知恭夜习被追杀受伤,立马让人给恭夜习医治。红霜安排了一些人守住南部,南部的人全都把恭夜习当成救命恩人,现在他们的恩人受伤了他们自然是关心的。

    火澜穿上杀手的黑色紧身衣把人头给恭夜珏送过去,恭夜珏知道恭夜习死了之后心情大好。恭夜习这个威胁终于被解决,现今只剩下一个恭夜零了。

    然而现在让恭夜珏烦心的事儿还有庆丰那边,庆丰无端对东牧发动攻击,他们的目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无非,是想借着他们前段时间攻打晁南损兵折将,想要趁火打劫。

    吹笙、江流影他们才不会相信恭夜习这么容易就死了,穆繁城可不会任由着她的棋子就这么被人除掉。

    水痕月这个后备军做的也算不错,让水雪世家的分家暗中保护着恭夜习。

    十天后,恭夜习的伤口痊愈的差不多,只是被剜掉的肉要长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红霜让绛潇护送恭夜习去庆丰,也给紫陌传去消息。紫陌等人也在半路上等着,恭夜零的命令是绛潇要跟着一路保护恭夜习。故而,只有夏燕一个人回去禀告恭夜零。

    红霜把恭夜习已经顺利到达的庆丰的消息带回去给穆繁城,穆繁城开始想着下一步计划。

    经历过那样的生死,让恭夜习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抵达庆丰后,他立刻开始招兵买马,跟紫陌又秘密回到东牧,找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偷偷的培养起自己的势力。

    等待来日,推翻昏君!

    书房里,恭夜珏与吹笙等人商讨着要如何处理庆丰那边的问题。近半年来,东牧损失太大、兵少、力量非常薄弱。想要出兵平乱,怕是不可能。

    又是临近春节之时,若是强行征兵对东牧国内政更是一个打击。

    吹笙道:“既然不能打,那就和谈。”

    “若是和谈,岂不是显得我东牧怕他们了?”穆长琴反嘴驳击,现在他不只是东牧丞相,更是当今东牧皇的岳父,是东牧的国丈。再加上他与吹笙的地位相同,他自然是不怕得罪吹笙。

    恭夜珏说:“丞相此话有理,若这样和谈,恐怕庆丰会狮子大开口。”

    吹笙哼了一声:“那如果不和谈,请问皇上东牧要如何应对呢?出兵攻打,您有那个兵马么?庆丰蓝羽大军不是现在的东牧能够对付的?难不成,皇上要去请晁南帮忙?别忘了,之前可是皇上带兵攻打晁南,还害死了晁南大将军华云。您觉得晁南会帮助我们?”

    恭夜珏被吹笙说的脸色一变,他这是什么语气,是在质疑和评判他么?心里虽然很不高兴吹笙以下犯上的态度,倒也没说出口。

    穆长琴倒是看不惯的出口讽刺:“国师,别忘了你是在跟谁说话。”

    吹笙不畏惧的说:“我当然知道,既然丞相不想和谈,那么请问你有何良策?”

    穆长琴被他扼住喉咙,心中大为不快。嘴角抽搐了几下,转过脸。

    一边的江流影也开口了:“既然丞相无计可施,何不听听国师的想法?国师说了和谈,不代表就是我们东牧弱他们一分啊。不听国师辩解,丞相大人就立刻反驳,而现在自己又没什么办法,岂不是让人笑话了。”

    “江流影,你……”

    “够了,大事要紧。吹笙,说说你的看法。”江流影说的对,是他们太过偏激。吹笙那么说也是为东牧好,他不应该对他有什么偏见。

    “如今东牧已然成为晁南与庆丰瓜分的对象,我们何不把庆丰拉拢过来。防止他们真正合作呢?地鹤关那一站,我已经调查过,是因为陆羽邪与封沐汶在晁南境内惹事造成的。晁南与庆丰虽然还没有撕破脸,但毕竟还是仇敌。

    我们不如趁着他们两方还没有真正达成联盟,先一步的跟庆丰合作。如此一来,东牧也能多一层保障。”吹笙说。

    恭夜珏斟酌了一下吹笙的方法,没错,他不能让庆丰与晁南合作。“的确如此,如今庆丰发难,也是借着这次契机想要跟晁南合作。我们必须要尽快跟他们的达成协议,不能让他们与东牧为敌。”

    恭夜珏不向着自己说话,反而向着吹笙,穆长琴顿生芥蒂。“嘴上谁都会说,做起来却堪比登天。难不成国师有让庆丰退兵的计划?”

    吹笙淡然一笑:“和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