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跟着那人一直到一片小树林,那人才停了下来,穆繁城站在距离他两米远的地方,看着他的背影。

    壮硕不失纤弱的身躯被那绛紫色的长袍包裹着,白色的狐皮从左肩一直延到脖颈那儿。如瀑布般的长发此刻被银珠紫石冠束在头顶,他的背影有点落寞、有点伤神。

    长袍随着夜风舞动,似乎是在召唤着某人。后方的白色腰带左边挂着一把银剑、右边别着一把匕首。

    “你是何人?”穆繁城压抑着心中的惊喜,语气非常的平淡。

    紫衣男子缓慢转身,拿下遮挡着脸的面具。

    一张极女性化的容貌暴露在空气中,那白皙的脸庞在黑夜灯光的渲染下添上了一层迷惑、似梦似幻。

    精致的薄唇如同三月桃花般淡红,狭长的丹凤眼弯弯的如同头顶上那弯弯的月牙、明亮、惹人眷恋。挺立的鼻子、修长浓黑的眉毛,简直是完美的结合。

    “我们,又见面了。”好听的声音勾回了穆繁城失去的魂魄,魅惑的勾起一个微笑。男人踱步走到穆繁城身边,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

    来人,正是晁南新帝封仇影,那个曾经在穆府呆了十年、受了十年苦楚的封影。也是,那个曾经说要保护穆繁城一生一世的傻小子,如今的他令人刮目相看、令人眼前一亮。

    穆繁城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人,他身上传来淡淡的香味儿,这种味道她从来都没有闻过。可是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她永远都不会忘。他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和煦优雅,那么的美好。

    反观自己,她觉得自己好肮脏,整天都在想着如何害人、如何整垮东牧。她还有那个资格拥有这个温暖的怀抱么?轻轻推开封仇影,穆繁城双眸近视着这个唯一让她感到温暖的男人。

    “城儿,我来了,我来带你离开了。跟我走,好么?”多么柔软的声音、多么令人不舍的人。穆繁城松开封仇影紧抓着她的手,转身背对着他。

    封仇影见穆繁城如此冷淡,心中不免着急起来:“繁城,我是封影,你,不认识我了么?”

    等了半天,穆繁城终于说话了。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可是,现在的我不能跟你走。封仇影,你有你的使命,我有我的宿命。在我们两人各自的命运没有结束之前,我们不能有任何的交集。

    穆繁城快速的转移了这个话题:“你的胆子真不小,现在晁南与东牧的关系恶化至此,你还敢来这里,不怕被恭夜珏抓到反过来威胁晁南么?”

    “为了你,别说是东牧,就是十八层地狱我也敢闯。”只要是你存在的地方,永远有我的存在。就算,只能把影子留在你身边。

    穆繁城的态度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他这次来东牧也打算再呆上一段时间,他等着她回心转意跟他一起回晁南。

    “封仇影,如果上辈子我遇到的是你,我的结局会不会就能够有所改变。我们之间,会不会就不会有这么多羁绊。

    如今的局势已不是靠你一人之力就能力挽狂澜的了,你的国家你的臣民在等着你。我答应你,待东牧事解决之后,我会亲自去晁南找你。”

    穆繁城说出自己的心里话,面对他,她竟然一点狠话都说不出来。想起那天在月桥上对他说的那些话,她都要后悔死了,从重生到现在那还是她第一次感到后悔。

    封仇影一听,心中顿时如桃花绽放版喜悦,上前拥抱着令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亲亲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城儿,东牧交由我来摆平。天下,由我为你执刀。”

    征战天下,只为倾你一人心!

    “我只有一句话,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好了,宴会马上就开始我该回去了。你自己,要小心点。”不舍的离开这个让她眷恋的怀抱,穆繁城浅笑着离开。

    封仇影站在原地看着满门消失的人儿,忽然发现腰上多了个什么,手一触摸原来是穆繁城的笛子。这根笛子,似曾相识!顿时,心中了然几分。

    皇家宴会不过就是走个形式、充充场面,文武百官跪帝王、庆祝婚庆喜悦。

    恭夜珏一身明黄色龙炮高高坐在龙椅上,胸口那金色的飞龙乘奔御风、祥云包围,龙眼上那两个红色宝石夺人眼球。

    左边是东牧最有身份地位的官员,前方九皇子恭夜零,紧接着就是穆长琴、吹笙、江流影、以及大将军刘涣。

    右边是庆丰最有身份地位的官员,前方大皇子陆羽邪,紧接着就是大将军陈越、丞相离合、副将军淮越。

    陆然木身份尊贵,自然是坐在上方,位置刚好在恭夜珏旁边。

    他们每个人身边分别站着一个斟酒的宫女,一个保护他们安全的侍卫。

    穆繁芯一身庄重华服坐在恭夜珏右面,一身新娘装扮的河阳公主就坐在她旁边。河阳公主与恭夜珏长得有几分神似,皇家的公主那模样自然是不会太差。

    河阳的目光一直放在陆羽邪身上,陆羽邪没有穿新郎服,穿了一身天蓝色的凤舞长袍。佩剑就放在桌子上,从他进门开始他就一直喝着酒,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河阳心中自然有点不爽快,心想她也算是东牧最美丽的公主了,他能娶到她也算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还这么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等回去了,她再好好教训他,让他知道应该对自己的妃子持有什么样的态度。

    邪魅的容颜被红色灯光映衬的有点泛红,薄唇那儿沾有几滴酒水。陆羽邪自顾自的低头喝酒,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坐在对面的吹笙。这个人这么年轻就是东牧最为神秘的国师,看来他的本事不低于御寒飞。

    若是他们二人凑在一起,不知道谁输谁赢呢。御寒飞虽是残疾,可是他也是算得上是他敬佩的一个人。因为自身的缺陷,却承担了这么多。

    呵,怎么会忽然想起那个瘸子?他虽然有本事,可是性格不怎么样,没大没小的也不顾及身份。

    “今日,是河阳公主与大皇子大喜之日。也是东牧与庆丰的好日子,来,朕敬庆丰皇和大皇子一杯。”恭夜珏站起来高举着酒杯,那高贵明朗的姿态,仿若主宰苍生的神。

    惹得在偏位的官家小姐各个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陆然木祖孙二人道了谢,同样就着酒杯。

    陆羽邪轻啜了一小口,注意到河阳看他的眼神,心中厌恶至极,却还是勉强的扯出了个笑脸。

    河阳一看到他对自己笑,更是心花怒放。拱了拱手,也喝了一口。

    “宽运,可否看见繁城?”穆长琴悄声的问着身边的宽运。

    宽运摇头,“只有看到红霜和采碧,她们似乎也在找大小姐。”

    “这个穆繁城,就会给我惹麻烦,你去外面找找,别让她给我惹出什么乱子。”上次的家宴他可是有领略过,尽管不知道让乞丐吐口水到底是谁的作风,可是他总觉得与穆繁城脱不了干系。

    家宴惹麻烦也就算了,这可是国宴啊,千万不能有一点损失。否则,整个丞相府势必会跟着穆繁城一起陪葬。

    宽运急忙出去寻找穆繁城,走了几步,正好看到穆繁城坐在那边走廊那儿看月亮。心中松了口气,款云走了过去:“小姐,相爷找您!”

    “好,我马上就过去。”本想着在这边休息一下的呢,既然穆长琴自己都不嫌丢脸了,她还怕什么。

    悄悄的绕到了偏位,刚准备坐下,一个穿着粉裙子的女子就把座位占了过去。穆繁城没有说话,又走到别的地方,还是一样。

    她们根本就不想让她坐下,穆繁城看看红霜,红霜眉头一紧,拿下自己耳坠上的珠子藏在手心。

    穆繁城走到最前面第二个位置,准备坐下,红霜看准时机把珠子一丢,正巧砸中那人的手腕。女子要移动的手腕猛地受疼,身体往前一倾,整个人跌在了路中央。

    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她,一位大臣道:“倩儿,你怎么了?”丢人啊,那人急忙跪下给恭夜珏赔罪。恭夜珏挥挥手,看了一眼倩儿,又瞄了瞄穆繁城没说什么。

    穆繁城大大方方的坐下,端起桌子上的酒就喝了起来,完全不顾周围那些女人要杀人的目光。红霜,采碧走到穆繁城身后,周围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女人立马安静下来,警惕的看向红霜。

    采碧嘴角抽搐了几下,小姐又没有得罪她们,她们至于么?接到上面传来视线,采碧一抬头看到穆繁芯仇视的目光,她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都是她在捣鬼。

    江流影、吹笙的目光同时看向穆繁城,吹笙询问担忧的目光紧锁着穆繁城。瞥头看一眼穆长琴,心中责怪为什么穆长琴要带繁城来这里。江流影却是抱着好玩看好戏的心态看着穆繁城,有她的地方就一定有热闹看。

    “繁城姐姐,我们好久没见了,怎么见到本宫,也不过来陪本宫说说话呢?”穆繁芯冷笑着,反正现在没什么话题倒不如让穆繁城丢丢脸。

    穆繁城冷视着她,她是在责怪她为什么没有去给她磕头问安么?笑话,她的膝盖那么金贵,她确定她承受得起?

    “原来,她是皇后娘娘的姐姐啊。”偏位中一女子调笑出声。

    “是啊,她可是我们穆府身份最尊贵的小姐,繁城姐姐你说是不是呢?”穆繁芯起身,撩了撩衣服,被身边侍女搀扶着走向穆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