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一个影子挡住了穆繁城,穆繁城不悦抬头轻视着穆繁芯。那目光好像是在说你挡着我的光了,可以一边呆着去。

    穆长琴的心开始打鼓了,这个时候繁芯在捣什么乱?还有穆繁城,皇后在跟她说话,她一句话不说是怎么回事?一点规矩都没有,真是不应该带她过来。

    吹笙、江流影、恭夜零则是担心的看向穆繁城,恭夜珏、陆羽邪则是保持着看好戏的心态。

    恭夜珏早就厌恶穆繁城,今日正好让繁芯搓搓穆繁城的锐气。而陆羽邪则是对穆繁城好奇,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穆府嫡长女,还有可能是让封仇影来舍身来东牧的人,他怎么能不好奇呢?

    红霜,采碧也是一脸担忧。

    气氛因为穆繁城的沉默一下沉闷起来,百千双的眼睛都放在穆繁城与穆繁芯身上。

    真是拿他们没办法,穆繁城把酒往地上一洒,好巧不巧那里刚好是穆繁芯站的位置。她这么公然不把皇家威严放在眼里,惹怒了不少人。

    穆繁芯对河阳很好,河阳一下就站起来为她打抱不平。

    “你作为穆府的小姐,皇后的姐姐怎么能如此无礼呢?”河阳窜到穆繁芯身边,怒视着穆繁城。

    穆繁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把酒杯往外面一丢:“没长眼的东西,怎么能洒在尊贵的皇后娘娘身边呢。皇后娘娘如此宽容大度,应该不会跟一个酒杯计较吧。”

    “当然不会,不过一个酒杯而已,最重要的应该持酒杯的人吧。”好个穆繁城,故意把酒泼在她身上,还找借口。哼,看我怎么教训她,大哥的仇还没报呢。

    “是啊,一个酒杯而已。”穆繁城不在看穆繁芯,手托着下巴看着碟子里那个紫色的糕点。紫沙糕,她儿子最喜欢吃的点心。拿起一块紫沙糕,往嘴里一松,苦涩心情随着糕点一点点的被嚼进肚子里。

    站在她面前的,是她的仇人啊。她是多么的能忍,才忍住了要掐死她的冲动。

    孩子,你们等着,娘亲很快就给你们报仇。娘亲一定把这对狗男女送下去给你们赔罪,一定。

    穆繁芯被她这么一说,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题了。她是想让穆繁城丢脸,不是让她得以。得想办法让她自己出丑才行,看了一眼河阳,穆繁芯推推她。

    河阳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既然你是繁芯嫂嫂的姐姐,那也是我的姐姐了。繁城姐姐,今儿个是河阳的大婚之日,难道姐姐没带什么礼物给妹妹么?就算没有礼物,哪怕只有一句祝福也行啊。”

    穆繁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红霜把她们给扔出去。可是怎么办呢?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被扔出的应该会是她吧。

    “哦,是么?那姐姐就祝你与你的夫婿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了。既然你把我当成姐姐,那妹妹可要听姐姐的一句话,要好好对待你的夫婿,莫要耍了小脾气。嫁给别人,就是别人家的媳妇儿了。要小心伺候着,千万莫要变成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穆繁城坐着、看着、笑着。

    “你,你这在诅咒我么?”河阳一怒,端起酒杯就要往穆繁城身上丢去。

    红霜立刻挡在面前,“公主殿下,请注意您的身份,莫忘了场合。”

    河阳被她这么一提醒,才回过神来。看到大家都看着她,河阳红了脸,拉着穆繁芯又急忙跑回了自己座位。还特地看了一眼陆羽邪,生怕他讨厌自己。

    对穆繁城的怨恨,也是多了几分。若不是她,今日她怎能如此丢人现眼。

    小插曲过去,恭夜珏才开口:“刚刚是河阳不懂事,让各位看笑话了。对了,今日还有一位重量级的宾客呢。来人,去把这位宾客请进来。”

    恭夜珏冷然的瞅瞅穆繁城,他的心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跳得如此迅速。

    太监粘着嗓子高叫着,随后整场安静下来,都在看着这位重量级的宾客。

    首先进来的是一身青衫的翩翩公子,他的一只腿脚不便,一瘸一拐的走进来。别人不是人他,陆羽邪却是最熟悉不过了,一看到来人是御寒飞,他愣了愣。

    随后,紫袍王者封仇影缓步而来,那刀削般的俊容一下就俘虏了众女子的心。当然,除了穆繁城和穆繁芯以外。

    凌冽的双眸,如同那星光般寒冷彻骨。这样不怒自威,有气场的王者一进来,众人只觉得背后一阵凉风吹过,就跟有人拿一把刀架在脖子上一样。

    “封仇影!”穆长琴小声默念了一句,他竟然来了。曾经他在穆府被人百般凌虐,这次,他居然……

    御寒飞上前。手上多出了一份锦盒,把锦盒放在陆羽邪面前道:“这是我皇给大皇子的婚庆礼物,请笑纳!”

    陆羽邪接过礼物,盯着御寒飞调笑着:“若是晁南皇能把御左相当成礼物送给本皇子,本皇子肯定笑纳说声谢谢。可惜啊,不是御左相。”

    “皇子说笑了,寒飞是我晁南左相,怎能当成礼物呢。若是寒飞愿意,那朕倒也愿意忍痛割爱。寒飞,你可愿意跟大皇子一起回庆丰。”封仇影看也没看恭夜珏,目光直视着陆羽邪。

    御寒飞轻笑一声:“多谢大皇子抬爱,晁南是御寒飞的家,御寒飞生来死去只属于晁南。”皇上在开什么玩笑,怎么跟着这个邪气邪气的人一起开他的玩笑。

    御寒飞缓步走到封仇影身边,他的步伐虽然很沉很缓慢,却也还是看出了他的慌乱和着急。好像,封仇影真的要把他丢了一样。

    封仇影笑着:“大皇子,看来左相不愿跟您一起回去呢。”

    “哈哈哈~御左相还是那么经不起玩笑。罢了罢了,既然御左相那么钟爱晁南,本皇子也就不横刀夺爱了。”

    众人唏嘘,能让晁南皇和庆丰大皇子同时看上,这个瘸子是有多少能耐啊。

    穆长琴更是气的咂舌,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聪明呢?东牧有了吹笙和江流影,晁南有痕易不说,现在又冒出了一个御寒飞。晁南到底有多少能人异士?

    恭夜珏见他们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中的闷气越来越大。

    封仇影这才把挑衅的眸子转向恭夜珏,“不曾想到再次相见,四皇子已经成为东牧的帝皇了。朕好像,还少了东牧皇一句恭喜。”

    晁南那笔血债,他势必要讨回来。

    “晁南皇客气了,请坐!”恭夜珏对身边的太监点点头。

    御寒飞道:“东牧皇不必客气,我皇只是来给大皇子说声恭喜。如此,我们就先回去了。”

    东牧危机四伏,现在只有他们二人、以及鸾山、莫沉、柳叶三人。他们三人武功虽然不低,但他们不可能阻挡东牧百万大军吧。

    现在只有回到晁南,他才能放心。

    还有那陆羽邪,故意在恭夜珏面前提起他,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像他这种居心不良,诡计多端的人,还是远离的好。

    余光瞄到穆繁城,封仇影又改变了主意:“寒风,这是东牧皇的盛情邀约,怎么能拒绝呢?”而且,繁城还在这里,他要保证繁城安全回去才行。

    这不是他的计划么,怎么忽然又改变了。御寒飞一头雾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穆繁城把目光收回来,继续盯着紫沙糕。

    封仇影走到穆长琴面前谦逊的说着:“在东牧这段时间真是让封仇影终身难忘,多谢丞相的盛情款待。”他特地将‘盛情款待’四个字说的很重,不等穆长琴开口,封仇影已经上去与恭夜珏坐在同一处。

    三个帝王压着,整个场面鸦雀无声,生怕说了什么惹怒帝王就会人头不保。

    穆繁城最受不了这些人了,她噌的一下站起来:“父亲,我先回去了。”

    穆长琴脸比猪肝还要黑,这个死丫头也不看场合的么?

    穆繁芯道:“姐姐,这后面还热闹着呢,怎么就急着要走啊。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儿,不如就留下吧。”

    穆长琴也说着:“繁城,你妹妹都这么说了,就先留下吧。”

    三国帝王相聚,他们一个个吓得跟个孙子似的,现在还想让她跟他们一样么?可笑,她才不要。

    红霜拉了拉穆繁城的袖子,“小姐!”

    穆繁城不情不愿的坐下,真是让人厌恶的宴会。

    恭夜珏脸色缓和了许多,叫道:“繁芯,接下来看你的了。”

    穆繁芯点头,拍手!

    悠扬的琴声响起,一个个穿着粉色荷花裙的舞娘从门外走进来。挥舞着绿色的扇子,翩翩起舞着。一朵花、两朵花,一朵接着一朵的绽放。

    穆繁城抬头看向上方,一头蓝发的水痕月坐在上方弹着琴。她还在想,水雪世家的人都来了可近来却一个没看到。原来,他们是过来表演的。

    让他们这么有身份的人来给他们表演,真是浪费人才。白白给他们表演了,这些个人,除了封仇影、吹笙,还有几个配得上水雪世家的亲自表演的。

    在穆繁城心中,只有挚爱封仇影和兄长吹笙有这个资格。就连江流影,也只能靠边站。

    水痕月披散着一头蓝发,蓝发间绕着一根银绳,绳子末端拖在琴弦上。火澜鼓着两腮,一看就是被胁迫来的。火澜一向都是穿红色,他也最喜欢红色的,然而今天的他却穿了一身蓝袍子。

    还有一个少年,一是一头蓝发,他站在火澜旁边。样貌跟水痕月有点相似,他的表情却是跟火澜一样,都是不情不愿的。

    本来还以为这场宴会无聊之极呢,没想到师姐竟然也在。抱着琴袋的火澜双眼一亮,有师姐在的地方就有好玩的。看来这次,是不虚此行了。

    琴声婉转动听,如行云流水般透彻鲜明、沁人心脾、犹如天籁。再配上那仿若谪仙的水痕月,更是让人心目神爽。

    曲子,让大家忘了刚刚的不愉快。有的人甚至不怕死的拍手叫好,有人带头了那其他的人自然就能放得开。

    封仇影才不在意这些曲子,他的心都在穆繁城那里。

    一声锣鼓敲响,一位白衣蒙面女子从空中降下,那一头蓝发令人目不转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