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烟火连灯光,耀人夺目。喜气连理枝,欢声笑语春风夜。仙子献舞乱人心,却是难掩心中涩。

    萧瑟和鸣,蓝发白裙尘世间。环绕腰肢惑人心,酒场乱乱焦人心。

    穆繁城自顾自的喝着酒,不去管那些放在她身上的目光。吹笙、江流影、水痕月等人一边喝着酒一边盯着穆繁城。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一些其他的表情,可是穆繁城始终是一脸淡薄如秋水、两耳莫闻身边喧。

    封仇影愣神的注这穆繁城,既然不愿意留下那又何必勉强呢?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看到穆繁城这幅淡然的模样,好似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她。

    这种孤独寂寞感,他深有感触。

    他多么希望这次看到的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城儿,而不是这样一个令人心疼的穆繁城。想起穆繁城在小树林里跟他说的话,封仇影烦闷的喝了一口酒。

    若他们两个没有生活在这这令人不得不算计的环境中,只当一名普通百姓,每天过着日升而作日落而息、养子孝亲的生活,那该有多么美好啊。

    梦始终是梦,终究还是要醒过来的

    淡蓝色的长如同流水般柔顺畅滑,那纤柔的腰肢与双臂上的流袖影成一体,魅惑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大家沉浸在蓝发女子的仙舞中不舍转睛,面纱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图案。

    中间那流袖间忽然飞出无数水蓝色的蝴蝶,蝴蝶翩舞着、整个大殿被一股蓝色的异光包裹着,令人有一种身在海底天宫的感觉。行云流水般的琴声,抨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神。

    “不过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显摆。哼,不自量力。”穆繁城冷冷的说着,这个女人想必就是那个什么水玉溪吧。

    也就只有她能在这么重要的场合献舞了,要是以平常人的眼光看她的舞蹈,确实很美。

    可惜啊,对于见过了千百只舞蹈的穆繁城来说,这只是众多舞蹈中最平常的一个。

    想起那个男人,穆繁城眼中显出了赞赏敬佩之意。一个男子能把舞蹈跳得如此出神入化,真乃神人也。在她心中,也就只有他能够称得上是舞者。

    可惜啊,他的寿命太短暂了。不过二十几岁,就已经随着他心爱的女子去了

    “小姐,要不要让他出出丑?”红霜附在穆繁城耳边小声说着。小姐都说丑了,那就丑死。这种舞蹈还不如毁了算了,红霜心中默默地想着。

    “不用,让他们看吧。”怎么说水玉溪也算得上是她的表妹,她怎么能让水雪世家如此丢脸?而且水痕月还在上方弹琴,若是让他知道了指不定要生多大的气。

    水玉溪的舞蹈她不认同,不代表她不认同水玉溪是她名义上的表妹。

    穆繁城抬头看向站在水痕月身边的那个蓝发少年,这个应该就是水芹桓了。他看上去跟火澜年纪一般,看他那紧蹙的眉头,应该也对这个宴会不满意。

    封仇影注意到穆繁城的视线,以为她是在看水痕月,一股酸气涌了上来。从他来这里开始,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看向他,这次竟然看向水痕月。

    封仇影仇视的目光转过去,水痕月的确不是一般人,他的容貌跟自己也是不相上下。琴技也不怎么样啊,还没有痕易弹得好听呢。闷闷的喝着酒,封仇影不再看她们。

    御寒飞小声问:“主人,您怎么了?”

    封仇影挥手:“立刻让人调查穆繁城与水痕月的关系。”

    “调查他们?”御寒飞不解。穆繁城不是穆府一位无关轻重的小姐,她有什么好调查的?

    不过水痕月倒是可以仔细的调查一番,听闻东牧有三大世家,三大世家控制着东牧的经济命脉,谁要是得到了他们就相当于得到了一半的东牧。

    火绒世家更是高手如林,与舞心宗同为杀手集结地。他们的实力非常可怕,尤其是他们的火药弹药,威力巨大。

    今日倒是只有这水雪世家的人来此,其余两大世家的人呢?

    御寒飞四处看了看,火绒和雷木世家的人的的确一个都没到。这么重要的宴会他们两家不可能缺席地,除非,发生了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若他们与东牧的关系恶化,那对他们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那就先从水雪世家入手!

    琴声停,舞终了!白如谪仙之人丛上方飞落而至,水玉溪、水芹桓分别站在水痕月两侧,三人同时弯下身子行礼问安。

    舞蹈停了,蝴蝶也慢慢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存在过。

    “水痕月参见各位主上!”简单的十几个字,将在场所有身份尊贵之人全都问了安,水痕月嘴角扬起,脸上浮起温润的笑意。

    看着他的笑颜,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惬意感。

    水玉溪拿掉脸上的面纱,与水痕月一般不相上下的绝世容颜立刻呈现在众人面前,众人的眼球深深的被她吸引。

    蓝澈如水的长发、狭长柔光的双眸、浅白如雪的容颜、长如柳的叶眉,配上那一身水颜色长裙,水玉溪看上去要比水痕月更加的妩媚动人。

    “水掌门的琴技高超、水姑娘的舞蹈更是让人眼前一亮。多谢二位不吝演出,三位请入座!”恭夜珏笑若春风,让人给水痕月三人加了座位。

    火澜没好气的瞪了水痕月一眼,他们倒好坐下舒舒服服的喝酒吃肉,凭嘛他就要装成一个小厮的模样?还得站在水痕月身边,真是给足了他面子了。

    穆繁城打了哈欠,恰好被穆繁芯看见,穆繁芯笑着:“繁城姐姐,你举手是不是也想要表演一番呢?对了,姐姐的舞可不输给水姑娘呢,要不也给大家露一手?”

    无数道鄙夷的目光转向穆繁城,穆繁城秀眉一皱:“水姑娘的舞举世无双,穆繁城怎能跟水姑娘相比。”

    水玉溪哈哈的大笑两声:“繁城姑娘何必谦虚呢,人们都说越是谦虚的人本是越是不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风格,繁城姑娘这么说倒是抬举玉溪了。不如,献上一舞,让大家开开眼界如何?”

    水玉溪的豪迈确实让穆繁城吃了一惊,水雪世家竟然还有这样豪迈大气的女子。她说话的语气、神情态度与那些装腔作势的闺阁小姐是天壤之别。

    “繁城姐姐,你就跳上一曲嘛。”河阳也跟着起哄,她就是要让穆繁城丢脸。

    “繁城小姐,既然大家都对你如此有信心何必让大家失望呢?就算没有水姑娘的灵活美丽,也没关系,让大家见识见识吧。”恭夜珏冷笑着,这次穆繁城可要出丑了。

    只要看着她蹙眉,没来由的就觉得兴奋,挫挫她的锐气也不错。

    穆长琴脸色可就难看了,穆繁城从来都不会跳什么舞。就连这神智也是不久前才恢复的,让她跳舞不是比让母猪爬树还要困难么?

    真是后悔带穆繁城来了,越想越后悔。这穆府的脸面,算是让穆繁城丢尽了。

    穆繁城本想拒绝,可为什么穆长琴看她的眼神如此的不信任?也对,人家真正的女儿只有穆繁芯她一个丑女算什么?

    怒火慢慢点燃,握着酒杯的手越发的用力。美眸中的杀意浓泛,围绕在她身边的冷冽气息,让临近她身边的几个人不由得往旁边挪了挪。穆繁城的坏脾气是出了名的,她们可以说说却是不敢惹。

    穆繁城都有那个胆子能扒光恭夜习的衣服,把他丢在城门口,还敢叫那么多人前去围观。还设计穆繁芯在恭夜习面前跳脱衣舞,恶毒的手段早已是人尽皆知。她们生怕穆繁城拿她们撒气,也用那些恶毒的手段来对付她们。

    红霜采碧忧心的望着穆繁城生怕她一个生气一掌劈了穆繁芯,她们家的小姐可不是好惹的。也就只有穆繁芯这个不怕死的,敢去触怒她。

    红霜看了看采碧,用眼神让采碧去劝劝穆繁城。

    穆繁城正在气头上呢,这个时候让她去劝她,不是让她去送死么?

    采碧咽了口唾沫,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蓦地,穆繁城站了起来。冷冽的眸子的转向穆繁芯。露出了一个残忍嗜杀的笑容:“既然皇后娘娘这么想看臣女跳舞,那臣女只好献丑了。”

    转身附在采碧耳边悄悄说了什么,采碧目露惊讶,随后点头拉着红霜走了出去。

    杀意消退,穆繁城浅笑:“臣女这就去准备,且请诸位稍等!”

    再转身,笑意褪去,杀意再涌双眸。发觉封仇影的视线,穆繁城没有回头决然的离开了宴会。

    等穆繁城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封仇影眼角余光冷冷的侧视着穆繁芯。这笔帐,他记上了。

    东牧、晁南、庆丰所有身份地位的人几乎都在这里,穆繁芯是存心要让繁城丢脸,他是不会让她得逞的,只希望小城儿能够顺利的闯过这一关。

    “对了,听闻皇后娘娘乃是东牧第一才女,不知今年的元女头魁是否是皇后娘娘?”封仇影举着酒杯,似是在看杯中的液体。

    穆繁芯、恭夜珏同时看向封仇影,两人心思各有不同。

    穆繁芯不知道封仇影就是封影,只认为封仇影是故意想要让他难看。看在这张俊脸的份上倒也没怎么气愤,只是心中有气。

    恭夜珏是知道封仇影的身份,元女节那天封仇影根本就在东牧,穆繁芯有没有得到元女头魁他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现下,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这件事,不单单是想让穆繁芯丢脸,更是想丢东牧的脸。

    江流影不在意恭夜珏的脸色,仰着脸喝酒说道:“年年都是,唯独今年马失前蹄啊。这次的元女头魁是那江湖中最神秘的白溪魔女,娘娘这次可是……”

    “咳咳,江湖中人哪能跟我们大家闺秀先提并论呢?她们皆是一群无教养无礼仪之辈,仗着会些功夫,就自称女侠魔女之类的。若是如此,那会跳舞的不都是神仙仙女了?”穆长琴急忙插话。

    偏位那些女子不约而同的点头说是,她们都是有修养的,哪能跟那些没爹没娘的人比呢?简直,是丢了她们女人的脸面。

    “丞相说的对,今儿个是大皇子与河阳公主的喜事,何必说那些有失风雅的事情呢?来,我们喝酒。”恭夜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