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清晨的阳光照射着床上昏睡的人儿,封仇影只着了一身白色单衣,单手支撑着脑袋,看着枕在自己胳膊上的人。唇角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怕她着凉,轻轻的把衣服给她披上。

    看着她的睡眼,封仇影立刻觉得心痒痒,下体似乎又开始叫嚣了。深吸一口气,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没想到她竟然是第一次,之前穆府流传的那些话他不是没猜测过,可是他还是选择相信穆繁城。心中也兀自下决定,不管穆繁城是不是不洁之身,他都爱她。

    现在,穆繁城真真实实的是他的人了,再也不用担心她会被别人抢走了。

    忽然,穆繁城左脸上的疤痕掉了半边,封仇影伸手一拿,原来是假的。她,真美!

    看来穆繁城,还有很多秘密啊,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啊。

    “看够了么?”沉睡的人儿睁开眼睛,穆繁城拿过封仇影手中的伤疤,往自己脸上一贴。动了一下身体,却觉得下身好像被人用刀子削过一般疼痛,浑身也是酸痛无比。

    “还疼么?”封仇影见她皱眉挤眼的,立马就想到是怎么回事了。

    他的目光顺着穆繁城赤果的身体往下看,再看到的却是白色的衣服,目光转向穆繁城发现她正瞪着他。封仇影揽过她,亲了下穆繁城的额头:“跟我回晁南,皇后这个位置一直为你留着。”

    “我会去找你!”离开封仇影的怀抱,拿过自己的衣服快速穿上。脖子上的小红点是去不掉了,只能用纱巾挡一下。

    见穆繁城穿好鞋子要走,封仇影急忙拉过她:“我想你现在就跟我走,东牧太危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

    “封仇影,你也太小看我了,相信你锐狱的人会帮你调查清楚我到底是不是什么都做不了。”被他质疑,让穆繁城的心情瞬间下跌。

    她竟然知道锐狱?

    封仇影站起来,拉着穆繁城:“晁南很快就会攻占东牧,我不想你受伤。”

    也不想,再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会舍不得。

    “封仇影,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这里,还有我想做的事情。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穆繁城镇重其事的说着。

    “无论什么,我都答应。”哪怕是让他把整个天下送给她,他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在我没有给你消息之前,不可以攻打东牧。东牧,只能由我来摧毁。”既然要成为封仇影的皇后,那就让她在去晁南之前送给晁南一份贺礼吧。

    这个贺礼,正是东牧……

    “好,我答应你。”她这么自信,一定有她的想法谋略。得一穆繁城,天下给她又何妨?

    穆繁城离开小树林后,封仇影的笑意散去。

    冷冷的说了一声:“出来吧!”鸾山、莫沉、柳叶三人立刻跪在了封仇影面前,同时叫了声:“狱主!”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封仇影问。

    鸾山好不迟疑:“昨夜!”

    “也就是说你们都看到了!”他们昨天就来了,那繁城的身体岂不是都让他们看光了。一想到有别的男人见过穆繁城的身体,封仇影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不,属下在十米之外!”三人同时道!

    “那就好!回客栈吧!”算他们聪明,封仇影的怒气立马散去了不少。

    红霜、采碧见穆繁城回来了,脸上溢出了大大的笑脸。两人立马绕道穆繁城身边,一人抱着她的一只胳膊。

    红霜瞧见她脖子上的小点点,疑惑的用手指着问:“小姐,这里是怎么回事?”

    穆繁城立马用手一挡:“蚊子咬的,看你们一脸笑意想必是有什么好消息。走吧,我们进去说。”

    穆繁城进晨露楼后直奔自己衣橱那儿,换了身带围脖的衣服。红霜她们正坐在外面嗑瓜子,聊着什么。时不时的,听到红霜的笑声。穆繁城摇摇头,她对属下的看管是不是太松了?

    “小姐,你出来啦!”采碧乐呵呵的跑过去。

    “最近,有什么消息?”她们今天也太不正常了,笑的跟朵花儿似的。难不成,她们也找到各自的如意郎君了?

    这个念头一出来,穆繁城立马摇头,她在想什么呢?

    “小姐回来的时候,难道没有听到外面的传的消息么?”红霜眨巴着眼睛,似乎有点不相信。

    “什么消息?”喝口茶,穆繁城问。

    采碧一脸开心的说:“现在整个东牧都在传着穆府有一位惊才绝绝、绝世无双的小姐呢!”

    红霜立刻抢了过去:“小姐,这下你的坏名声都被这‘绝世无双’这个四个字代替了。现在你出门再也不怕那些人指着脊梁骨说三道四,而是横着走了。”

    穆繁城嘴角抽了抽:“你们是闲着没事做了?一个无聊的消息就能让你们激动成这样?红霜,你还不快去打探一下风荷姨那边的情况。采碧,你去把繁蕊给我叫来就说我又要是要跟她商量。”

    都什么时候了,她们两个还为这点小事浪费时间。

    的确,从昨天晚上穆繁城跳了一支舞后,整个东牧都知道穆繁城会用奇怪的发光物跳舞,那些发光物还会组成各种各样的图案。

    一个小戏法,不消一夜的时间,整个东牧有一丑女,然而却惊世无双的消息遍袭全城!

    水雪府邸!

    一身水蓝的水玉溪趴在亭子边,凝视着湖中游来游去的鱼儿。湖面的冰没有融化,它们还是这么不畏严寒的出来觅食。

    春天到来,桃花也快绽放。

    心中那朵小花已经开出了半边,想起紫衣王者举杯喝酒的模样,白皙的脸上浮上了两朵红云。水玉溪摸着自己发热的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二姐,什么事儿让您那么开心啊?”不满的小调调,眨眼间一个小身影探到了水玉溪身后。

    水玉溪转身,身影不见,再看已经在自己旁边了。

    水玉溪用力的拍了一下水芹恒的肩:“弟弟,你姐姐喜欢上一个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水芹恒蹙眉嫌弃的用两个手指把水玉溪的手从肩上拿开,还用手掸了掸自己的衣服,好像水玉溪是什么灰尘似的。

    “不知道是哪个男人这么不幸运,竟然会被你喜欢上。瞧瞧你自己,哪有一点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风范,你也就有这张脸成为勾搭男人的资本了。”水芹恒一边摇头一边说着。

    水玉溪一听,一巴掌拍向水芹恒的脑袋:“你小子,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信不信老娘我抽死你?”

    水芹恒吃疼的捂着头:“你瞧瞧,我说的有错么?哪有大家闺秀这么出手打人,还出口成脏的?”

    水玉溪刚要开打,看到自己悬在半空的手,假装咳嗽了一声把手收回去。“你是我弟弟,我教你也是应该的。咳咳,那什么,我哪里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了?”

    “你的这张脸跟你的性格正是成了反比了,你有见过大家闺秀半夜跑去跟一群男人喝酒划拳聊天赌钱的么?有见过大家闺秀跟一群家丁们称兄道弟,比武打架最后弄得一身灰回来的小家碧玉么?”水芹恒用手指戳着水玉溪,一一的细数着她的那点‘风流韵事’。

    被说的哑口无言,水玉溪头一转把身边的凳子往旁边一踢,嘟着嘴坐在那边独自生着闷气。

    水芹恒意识到她是真的生气了,急忙坐在她身边碰碰她:“说了半天,你究竟是喜欢上谁了?”

    “封仇影!”

    “什么?你你你,你说谁?”水芹恒大叫着,怎么能喜欢上敌国的人呢?而且这还不是别人,还是晁南的新帝。“大姐,你说你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那个人?你知不知道晁南与东牧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啊?”

    “哼,晁南与东牧的仇恨跟我有关系么?真正掌管水雪世家的人是大哥,有大哥在,我们怕什么。”

    水雪世家掌门人的面子谁能不买?谁能不给?只要大哥的一句话,别说是晁南皇封仇影了,就算是昨天刚成婚的陆羽邪,她也能嫁。不过,陆羽邪不是她喜欢的风格。

    而封仇影的每一个地方,都深深的吸引着她。

    “大哥?你以为大哥就是万能的么?哼,他凭什么?就凭那副软弱如女人的性格?还有那张欺骗女人的脸?”一提到水痕月,水芹恒的脸刹那间变成了猪肝色。

    他就是讨厌水痕月,就因为他是大哥,就什么都得让给他;就因为他是水雪世家的掌门人,他就得什么都听他的。

    水雪世家不是他一个人的,总有一天,他会将他从这个位置上赶下来。

    “芹桓,你怎么这么说大哥呢?”水玉溪摸着水芹恒的头,语重心长道:“大哥十七岁就操持家业,你不知道他肩上担了多少的担子。别总是看他笑,其实他才是最苦。”

    记得那一年大哥十七岁,她才十四岁,而芹桓十一岁。水雪世家发生大改变后,整个水雪遭贼人惦记着,是大哥一个人抵御了风风雨雨,给了他们一个愉快的童年。

    若不是有他这棵大树在,他们两颗小树苗又怎么能长成参天大树呢?芹桓不懂事,她也不怪他。

    “怎么?我说错了么?”水芹恒不满地问。

    “当然…算了,懒得跟你说。快点帮我想想该怎么办吧?姐姐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你就不能帮我想点法子么?”芹桓对大哥的不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以后他会明白的。还不如,多想想自己的事情。

    “你们女人最擅长的不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么?不然还能怎么办?死缠烂打呗!哦对了,我忘了你内心是个男人。”水芹恒一说完,只觉得身边一阵冷风吹过。再看,水玉溪的拳头已至,他立马撒着腿跑开。

    “水芹恒,你个臭小子,我扒了你的皮!”水玉溪撒着腿去追水芹恒。

    水痕月从一边出来,看着跑远的两个人苦涩的笑了一声。芹桓对他的看法,还是没有改变。

    “喂,你弟弟好像特别讨厌你,也对,谁让你那么招人厌呢!”火澜幸灾乐祸的站在旁边。

    水痕月怔怔的看着火澜,火澜被他看得毛毛的,摸摸头:“干,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错了么?”

    水痕月抬起火澜的头,拿掉火澜头上的叶子,转身离开。

    火澜奇怪的盯着他,急忙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