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水蓝色的珠帘来回的摇摆,屋里的香炉炊烟袅袅。金鸟屏风立在方中央,后方,蓝色的长发拖在地上,一个侍女拿着梳子半跪在那儿给主人梳头。

    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着许许多多亮人夺目的首饰,其中,一根银白色上面有着许多蓝色宝石的发簪放在最上面。即使是没有光亮,这根发簪也在散发着异常光彩的光辉。

    纤细洁白的手指玩弄着自己额前的长发,白色的里衣半敞着,露出那半边的酥肩,令人无限遐想。

    忽而,一个个子矮小的小侍女找急忙慌的跑了进来,一进来她就气喘吁吁的说着:“小,小姐,打,打听到了。”

    闻言,睡着的美人儿立刻窜了起来。

    “快说,他在哪里?做什么?”水玉溪急切的抢了过去。

    “在西楼,喝,喝酒呢。”终于缓过来了,小侍女笑着说着。

    西楼?喝酒?这不是天赐良机么?

    水玉溪双眉一挑,“华儿、珍儿,快给本小姐更衣洗漱。咱们,去西楼溜达溜达。”

    梳头的珍儿立马站起来去拿衣服,跑进来汇报消息的华儿立马转身去准备洗漱用品。

    为了不耽搁时间,水玉溪只简单的换了一身白色的袍子。带上那支蓝色宝石簪子,立马就往西楼赶去。

    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可不能白白的浪费了。不知道封仇影要在东牧呆上多久,说不定过几天他就要走了,得赶紧趁他离开之前收获他的心才行呢。

    三匹马儿在路上飞奔着,路过的人看到那一头蓝发都纷纷让位。谁不知道蓝发是水雪世家的标签,也就只有水雪世家的小姐少爷们才遗传这种蓝发。这也是,水雪世家的一个标签了。

    下马,仰视着坐在窗户边的紫衣男子。水玉溪心中乐开了花,还好他没走。把缰绳往华儿手上一丢,她急忙上了西楼。

    小二立马过来招待,水玉溪挥挥手直奔向二楼。

    站在楼梯口,盯着静坐的他。没来由的,心跳开始加速,她觉得脸上的温度也在急剧上升着。真是没想到她也有这么一天,希望他能喜欢自己吧。

    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水玉溪踏着小碎步走到封仇影面前。

    封仇影抬头瞥了她一眼,目光又转到了下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被无视了?可恶啊,怎么说她也是水雪世家的千金小姐啊,有多少人眼巴巴的想目睹她的芳颜呢!

    “咳,那什么,我可以坐下么?”水玉溪咳嗽两声,拈着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柔柔弱弱的。

    封仇影没有答话,一袭紫衣的鸾山立马挡在他面前。冷声道:“小姐,不好意思,请您去别的地方。”

    他们的王者,岂能是她这种小女人可以惦记的?再说,皇已经有了皇后。

    “额,这个,恰好本小姐也喜欢这个位置,要不通融一下?”这个该死的狗奴才,她在跟封仇影说话呢,人家都没说什么,一个奴才多嘴什么。水玉溪愤恨的瞪了一眼鸾山,在心里说着要忍耐,要忍耐。

    “请!”鸾山做了个请的动作,就是不让水玉溪坐。

    水玉溪愣愣神,感情这小子是跟她杠上了是吧。嘿呀,今天她偏偏要坐在这里,看他能怎么着。

    不管鸾山要杀人的目光,水玉溪一屁股坐在封仇影对面。拿起筷子戳着桌子,他在看什么呢?

    顺着封仇影的视线看下去,下面什么都没有啊,只有一大堆的行人。“喂,你在看什么呢?”水玉溪摸摸脑袋,她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封仇影不答,只顾着看着下面。

    “哟!这不是水小姐么,怎么在这儿遇到你了?”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左手拿剑,两只手又抱在一起。看了一眼水玉溪对面的封仇影调笑道:“哎哟!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声音水玉溪看过去,立马窜了起来:“赵琛银,你怎么弄成这幅德行啊?”

    看到熟人,水玉溪立马变脸。这人可是她最好的哥儿们,明明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今儿个怎么变成落魄大叔了?

    听到水玉溪喊叫,封仇影终于收回了目光,看了一眼水玉溪又看了看赵琛银。“鸾山,我们走!”

    这里太吵了,不愧是水雪世家的二小姐,性格特点都跟别的女子不一样。

    “哎,这就要走了啊。封公子,比如我们一起坐下聊聊嘛。这个,这个是我朋友,叫赵琛银。”听封仇影说要走,水玉溪一下就急了。

    可惜的是封仇影都没有看她一眼,就带着鸾山、莫沉他们三人离开西楼了。水玉溪扒在窗户上盯着走在街上的人,轻叹了口气。

    “水小姐,那人是谁呀,竟然对你如此无礼?”赵琛银被封仇影那种傲慢的态度气着了,人家水小姐如此谦让他是看得起他,这小子竟然还敢无视小姐。

    “惹不起的人物,赵兄你不是在晁南么,怎么也跑到东牧了?而且,还是……”以前的赵琛银是多么的风流倜傥啊,今日却变成了这幅模样。

    “甭提了,说来话长啊。”

    赵琛银将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水玉溪,原来赵琛银的家被人一锅端了,家里十三口人全都被灭口。这次来东牧,就是要寻找灭家仇人,为自己的家人报仇。

    听说那人逃到了东牧,他也跟着来东牧了。

    “那你知道凶手是谁么?”水玉溪面色凝重,她兄弟家遭遇这样的变数,让她怎么能袖手旁观。她一定要帮他查清真相,帮他报仇。

    “哎,若是知道我早就去报仇了,就是不知道才在这里喝酒。却不曾想到,竟然遇到水小姐你了。”赵琛银就着封仇影他们的桌子坐下,拿起桌子上的酒就往肚子里灌。

    忽然想到了什么,赵琛银问:“水小姐,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啊?”

    不等水玉溪开口,站在楼梯口的华儿就开口了:“他啊,是我们小姐喜欢的人。我们正在想方设法的虏获他的心呢,小姐封公子走了,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啊?”

    水玉溪没好气的剜了她一眼,这小妮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是想让整个东牧的人都知道她喜欢封仇影么?可恶啊,封仇影也太不给面子了。

    “啊?这世上还有男人不为水小姐心动?”赵琛银一脸的惊讶。

    “眼前不就有一个么?”水玉溪没好气的说。

    “那我不一样啊,我是个有家室的人。若我没有…哎,要说男人嘛当然要问男人了。水小姐,那个人就交给我吧,我一定帮你搞定他。”

    “真的?你愿意帮我?”

    “可不!”

    水玉溪、赵琛银急忙去追封仇影,看到封仇影站在城门口跟人说着什么。水玉溪悄悄过去,假装路过去找封仇影。

    赵琛银对她使了个眼色,水玉溪深吸一口气飞快窜过去。

    一把剑不偏不倚的抵住了水玉溪的脖子,好看的眸子转过去。水玉溪愤恨的喊出口:“怎么又是你?”

    鸾山把剑收回,“小姐,有何贵干?”

    “我不是找你,我找他。”水玉溪指着封仇影。

    恰好封仇影的目光也转向了她,“水姑娘找在下,有何事?”

    本来就没想着封仇影会开口说话,他这一问倒是把水玉溪给难住了。忽然一只有力的手拍打着她的肩膀。“玉溪啊,有什么话还是要说出来的。不然憋在心里,别人不知道,难受的只是自己哦。”

    “封,封,哎呀不行!”水玉溪飞快的攒走。

    赵琛银的手悬在半空,封仇影给了一个无聊的眼神,也走了。剩下赵琛银一个人站在那边,华儿玲儿连忙跑过去一人一只手驾着他离开。

    赵琛银的办法就是让水玉溪直接跟封仇影说喜欢他,可是这种话她怎么说得出口呢?水玉溪捶胸捣足的,懊悔刚刚在封仇影面前的丢脸行为。

    晚上,封仇影站在月桥上。

    想起那天红衣如血的她,心中多了一丝惆怅。如果清醒后的她是悲伤孤寂的,那么他情愿穆繁城一直都是个傻子。这样,她就不会有那么多忧愁、就不会那么多愁善感,令人心疼。

    鸾山站在桥头、莫沉站在桥尾、柳叶跟在封仇影身后。

    桥下的冰已经融化,鱼儿游来游去,月光照耀在水面上,鱼鳞泛光。岸边红灯笼闪着温柔的光,不知道是哪家的人过寿,几个烟花‘砰!’的一声飞到了上空,绽放出美丽的花图案。

    水玉溪远远的看着,封仇影为什么要那么令人悲恸呢?为什么要有那样的凄怆的神情呢?这样优秀的王者,是不应该这样的。

    心,为他疼着……

    下面有人守卫,她暂时不能过去。可不想再让那个鸾山挡着一次了,鸾山也真够可恶的。

    隔天一早,水玉溪打扮好又去找封仇影。赵琛银一直都跟在封仇影屁股后面,当然是为了随时随地能让水玉溪找到了。

    水玉溪一连试了好几个方法要去接近封仇影,然而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让一个女子去说这种事情,果然还是不行。

    越是困难越是激发了水玉溪的好胜心,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

    赵琛银帮水玉溪引开鸾山,好让水玉溪找到机会去接近封仇影。

    少了一个鸾山,还有莫沉、柳叶。水玉溪气的要死,一个劲的找他们两人的麻烦,最终封仇影实在是受不了水玉溪的死缠烂打,终于发话要回晁南。

    这下水玉溪慌了,连水痕月都被她吵得不行,要去找封仇影说情。封仇影看在水痕月的面子上,这才答应再留下一段时间。

    水玉溪这次不敢再用极端的手法,只能缓慢进行着自己的小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