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夕阳西下,拉长了两人的身影。

    穆繁城、封仇影手牵手着手走在清心阁后方的小竹林里。

    竹叶飘落,徒留满地泛黄落叶。

    牵手的人,能否走到生命尽头。然而生命尽头,又是什么地方?

    两人都不是喜欢说甜言蜜语的人,聊天的内容不过是以前那些不堪回首的伤心事。今日,聊着过往种种,两人心中没有人任何伤痛后悔,甚至还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回忆开心的笑出声。

    封仇影横抱起穆繁城,将她放在石凳上,俊秀的眉眼闪烁着欢喜的笑意。以往的冷漠表情,已经被温柔爱恋所替代。

    紫色的长袍随着风儿摇摆,与一身红色的穆繁城结合在一起。两人身上的温度,因为彼此,不再冰冷……

    “这是那条蛇?”穆繁城惊讶的注视着封仇影肩膀上爬着的那条青色小蛇,她得知封影病死那天还去西厢房看过。

    这条蛇就躲在床底,它还咬了她一口。

    “这是小溪流,是我们传递消息用的。今天,我把它送给你,日后有什么消息直接告诉小溪流就可以。”

    “一改旧日飞鸽传书,改用蛇。普天之下,也就只有你能想得出来了。”舞心宗传递消息的工具,也跟着改改了。总是那么几样,让人容易怀疑。

    “普天之下,也只有穆繁城一人能让我送出这么心爱的宝贝。”封仇影说。

    “这是你最心爱的宝贝啊,那还给你好了。”小溪流顺着穆繁城的手往胳膊上爬,最后缠绕在穆繁城的脖子上。

    “呵!只是心爱的,却不是最爱。最爱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封仇影揽着穆繁城,在她额上印下了一吻。

    穆繁城从来没有怀疑过封仇影的心,他对她,亦如她对他。

    红霜、采碧二人躲在一边偷看。

    红霜小声说:“我们小姐也喜欢谈情说爱了,啧啧,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采碧也跟着:“在晨露楼就好啊,为什么要跑到这里呢?到处都是落叶,多不好啊。”

    红霜拍了一下采碧的脑袋:“笨蛋,穆府人多口杂的要是被谁看到了不是又要聒噪了么?这里风景不错,虽有落叶,却多了几分情趣。”

    “哦哦哦!”采碧摇头,还是不懂。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爱,她才不明白呢。

    骤然,红霜笑意退去眼中只剩冷厉的杀意。

    “谁!”红霜喝到,不等采碧反应过来,身形飞快一闪,人已经落在了竹子上。

    穆繁城、封仇影也被惊到,两人背对着背警惕着。

    倏尔,蓝发飘扬,一袭白衣的水玉溪缓步而出。

    水玉溪双目通红,她紧咬着出血的嘴唇。口中都是血的味道,血顺着口流进心里。

    不,流血的地方不是嘴唇,而是她的心。

    她本来以为封仇影是冷如寒冰、高贵如神。可是她错了,封仇影之所以不正眼看她一眼,是因为他心中已有所爱。

    这个丑八怪,就是他爱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情愿爱她,也不愿意接受我。”

    话一出口,水玉溪愣了。她,她怎么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事已至此,管不了那么多了。

    “是你!”冷漠的眸子没有一点温度,封仇影往前踏一步把穆繁城挡在身后。

    水玉溪?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她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水玉溪跟封仇影认识?看她的样子,似乎她…也喜欢封仇影。

    红霜、采碧立马上拦住欲往前的水玉溪,红霜道:“不可再上前!”

    “狗奴才,让开!”水玉溪怒了,蓝色绸缎在背后飞舞着。与水蓝色的长发迎成一体,冷风过,蓝发扬。心儿伤,却难掩眼中情。

    这几天,她像个傻子一样的讨好封仇影,他连正眼都没有给她一个。现在,却抱着这个丑八怪在这里卿卿我我,他还笑得那么温柔。

    从她认识他开始,他就总是一副冷冰冰,不易近人的模样。她以为这是王者特有的冷漠性子,她以为他是因为身份地位才会如此。

    原来,都是为了掩藏自己对这个丑八怪的爱意。

    穆繁城在宫宴上抢了她的风头,现在又在这里抢她心爱的男人。这个丑八怪,今天她就当着封仇影的面杀了她。看他们,还怎么情意绵绵。

    蓝色绸缎逼向穆繁城,封仇影刚要挡,穆繁城却已经飞到了上空。

    头上的发簪被她摘下,射向水玉溪。发簪从绸缎中间分割,刹那间,蓝色布条在空中飞舞。发簪顺着水玉溪的脸射进了后方的竹子上,水玉溪呆愣的站在原地。

    她的武功竟然,这么高。

    “水玉溪,你闹够了么?”冷漠的声调、冷漠的容颜,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人双眸反射着寒冷的光。黑色长发,在一瞬间变成白色。

    脸上的伤疤也随之掉落,绝颜暴出,冷鸷的眸子仿若一把把寒刃。飘飞的白衣,被冷风吹的呼呼作响。

    “你,是白溪…魔女…”水玉溪惊讶的瞪着穆繁城,世人皆知,白溪白发、武功高强,不死凡人似仙人。

    封仇影也震惊到了,没想到名震天下的白溪魔女竟然是穆繁城。他虽然一猜测过,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确认。今儿个,却是让他看到了穆繁城真正的容颜。

    “红霜,送水小姐回去。”穆繁城冷漠转身,若不是看在她是水雪世家二小姐的份上,那支发簪刺中的就不是那根竹子,而是她的眉心。

    “哼,你让我走我就走啊。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就可以……”

    “玉溪!”温润的声音带着一点怒气,水玉溪转身,来人正是水雪世家掌门人水痕月。

    满地的蓝布碎片,不用问也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水痕月双眉紧皱,脸色比较难看。抓住水玉溪纤细的胳膊,水痕月意将水玉溪带走,却被水玉溪挣脱。

    水玉溪不解的问:“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水痕月的眸子转向穆繁城,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也对,白溪魔女怎么会是个丑八怪呢?虽然一直知道穆繁城的脸是经过伪装的,可是真的看到了还是让他震惊。

    “玉溪,有些事情回去再告诉你,我们先走吧。”水痕月转身。

    “不,就在这里说,大哥,你跟她认识是不是?她到底是谁?”大哥看她的眼神很不正常,却又不像是爱慕的眼神。更像,更像是一种疼爱,大哥为什么要对穆繁城有这种感情?

    穆繁城冷冷的看着他们上演兄妹情深的戏码,她干脆拉着封仇影一起坐下观赏。

    封仇影一时间也没愣过来,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繁城的样子,似乎知道什么。繁城身上的谜团,真不少。

    水痕月为难的看看穆繁城,又看看水玉溪。问穆繁城:“可以说么?”

    “随便!”迟早是要知道的,早说晚说也没什么区别。

    “玉溪,其实,其实繁城就是硕姨的女儿。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帮……”

    水痕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水玉溪,水玉溪的听的一愣一愣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穆繁城,就差把她的脸给瞪出个洞来。

    她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先是惊讶不可置信,随后又非常奇怪的点点头、又皱眉摇头。就跟吃了一斤的黄连、又喝了大坛子的酒、再加上一缸的酱菜似的。

    水玉溪沉默不语,水痕月以为她生气了,连忙道歉:“玉溪,大哥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只是……”

    再一回神,水玉溪已经不在刚刚的位置了。

    穆繁城嘴角抽搐,怒视着这个突然抱住她的女人。

    “你就是硕姨的女儿啊,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繁城妹妹啊,来来来,跟我说说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穆长琴那个王八蛋有没有欺负你,穆长琴那个没良心的,亏得硕姨对他那么好。”

    水玉溪一边说着一边把鼻涕眼泪往穆繁城身上涂,怪不得第一眼看她就觉得她有点眼熟呢。硕姨的女儿没死,她还是名震天下的白溪魔女。

    硕姨也可以安息了!

    “水玉溪,你放开。”穆繁城被她勒的有点喘不过气,又不好把她打开。

    “哎,你要叫我姐姐才行。那个封仇影啊,你以后可就是我妹夫了,你要好好对我们家繁城。”

    纵然自己再喜欢她又有什么用?他与繁城同小就是一起长大的,经历过的风雨也比她的多的多。

    他们才是当之无愧的一对,那就让她把这段情感彻底埋葬吧。

    没想到自己第一个爱上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妹夫。

    这下穆繁城嘴角抽搐得更加厉害了,那脸都变形了。瞪向水痕月,水痕月摸摸头转过来脸去假装没看到。

    穆繁城抛给水痕月一个‘你再不把她弄开,我一巴掌拍死她’的眼神,水痕月这才过来把水玉溪拉开:“玉溪,有话慢慢说。”

    水玉溪紧拽着穆繁城的手,问水痕月:“大哥,三弟他知道么?要不要去把三弟叫过来?咱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

    “不用了!”穆繁城、水痕月二人同时说道。

    水玉溪奇怪的问:“为什么?”

    水痕月看向穆繁城,示意她自己说。

    穆繁城道:“现在还不是团聚的时候,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些事,就等到大事完成后,再商量吧。”

    “师姐,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啊。”一身火红的小火澜窜了出来,他一出来就给了水痕月一脚。

    水痕月摸着屁股,疑惑的盯着他。

    火澜扣扣鼻子:“找师姐,也不带上我,活该挨揍!”

    除了水痕月,在场的几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