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香烟袅袅,整个房间内都被烟雾迷得混乱起来。房里的温度与外面的温度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太阳一个月亮。

    穆繁芯从小就怕冷,寝宫内排放了许多个暖炉。

    白禾仪坐在对面,身上的衣服裹得紧紧的。就算是在这么温暖的环境里,她也还是觉得冷。自从穆樊涛死了之后,她整个人精神非常不好,若不是有穆繁芯安慰着,恐怕她早就已经精神失常而亡了。

    “母亲,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现在我是东牧皇后,只要我一声令下穆繁城必定死无葬身之地。”看到母亲这幅样子,她的心也很不好受。大哥的仇至今没报,那个人肯定也是穆繁城安排好的。

    她是白溪魔女,只要她一个手指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给她当帮手。大哥的死,跟穆繁城一定脱不了关系。

    加之之前穆繁城在宫宴上出的风头,更是让穆繁芯怒火中烧。丑女就应该有丑女的样子,别总是时刻刻出来显摆自己。

    “穆繁城这个妖女,母亲是不会放过她的。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要跟你说一件事。你知道么?封仇影,就是封影那个奴隶,没想到他竟然是晁南十七皇子。”白禾仪恨恨的说,语气却又有点担忧。

    穆繁芯猛地站起来,“什么?封仇影就是封影?这,这怎么可能?”

    如果真的是,那封仇影一定会找他们报仇。在穆府她们那么欺负他,他肯定会怀恨在心。

    这下坏了,东牧与晁南的关系本就不好。恭夜珏先前去攻打晁南,害死晁南最英勇的将军华云,还有华云的三千子弟兵。这笔仇,恐怕是解不开了。

    封仇影跟穆繁城的关系最要好,他也是最清楚穆繁城在穆府受的那些苦。他们两个,一个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白溪魔女,一个是晁南最厉害的君王。

    他们两人若是联手,那东牧岂不是成了任由他们宰割的俎上鱼肉了?不,她才刚当上东牧的皇后,怎么能让穆繁城那个贱人抢了她的位置?

    “我还怀疑为什么封影受伤命在旦夕、又得了瘟疫,你父亲对他那么关系在乎。现在想想,真是可怕。若是当时封仇影死在穆府,我们穆府上下几百口人就要跟着他一起陪葬了。”

    别说是晁南对东牧了,就是封仇影对穆府的仇恨,恐怕是怎么都解不了了。

    “封仇影是晁南的皇帝,不能对他下手。再说,他这次敢只身来东牧,肯定是有什么后招。既然我们不能从他那里下手,那就从穆繁城身上着手。”穆繁芯目露杀意,现在她是君,穆繁城不过是一个随时能杀的蝼蚁。

    她是白溪魔女又如何?东牧几十万大军,难不成拿不下一个白溪魔女?

    只要随便给穆繁城安插上一个罪名,就能将她打下十八层地狱。

    封仇影那么在乎穆繁城,若是穆繁城死了,他也必定会崩溃。

    “先别着急,还有一个消息呢。水雪世家二小姐水玉溪倾心封仇影这件事你知道么?”白禾仪道。

    “哦,还有这件事?”水玉溪喜欢封仇影,封仇影喜欢穆繁城。这场三人之间的戏码,要如何上演才算精彩呢?

    “我们可以就着水玉溪这边下手,水雪世家势力不小,如果我们劝说水玉溪跟我们站在同一阵线,就算穆繁城有通天的本领也是必死无疑。”白禾仪说的咬牙切齿,她恨不得马上就去找水玉溪,看她们狗咬狗。

    “母亲说的对,明天我就去把水玉溪找过来。”穆繁城杠上整个水雪世家,谁胜谁败,谁能得到封仇影的心,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

    封仇影还真吃香呢,这两个可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穆繁芯与白禾仪二人又话了点家常,直到半夜白禾仪才离去。

    恭夜珏还在书房处理政务,穆繁芯令人煮了点补身体的汤药端过去给他。恭夜珏只是冷冷的一瞥,让她放下先回去休息。

    回到寝宫的穆繁芯陷入了惆怅,自从宫宴过后恭夜珏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他总是借口政务繁忙要在书房处理政务,她的寝宫也不来了。

    就算放了这么多火炉,她还是觉得浑身冰冷。一个人被丢在这里,又冷有害怕。

    在窗口站到天明,穆繁芯才上床休息。

    中午用膳的时候,她让人去把水玉溪找来了。

    水玉溪托着下巴奇怪的看着这个皇后,她记得她们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交集吧?除了宫廷宴会上见过一次,其他就再也没怎么联系过。今日,她怎么想起来找她了?

    宫宴的第二天,陆羽邪就带着河阳公主回了庆丰。说是庆丰临时出了什么事情,谁知道呢。

    宫宴上穆繁芯跟河阳公主一起欺负穆繁城的事情,水玉溪可记得清清楚楚。在不知道穆繁城就是枫硕岩女儿的时候她们做什么都跟她没关系,可是现在不同,穆繁城是硕姨的女儿也是她的妹妹,这次可不能姑息。

    “不知道皇后娘娘找水玉溪有何贵干呢?”水玉溪信手捏着一串葡萄往嘴里塞,她不是普通的东牧大臣,就算是皇后又如何?在她眼里,她不过是个被宫闱圈箍住的小鸟罢了。

    “本宫在这深宫大院的也没几个认识的人,前几日见小姐的舞姿深深的被你吸引,今日找小姐来此就是想跟小姐学习学习舞蹈,不知小姐能否不吝赐教?”穆繁芯笑的一脸诡异。

    原来是想要学习舞蹈拴住恭夜珏的心啊。

    “娘娘这就找错人了,当日最出风头的可是娘娘的姐姐。她的一曲舞蹈,令水玉溪自愧不如啊。娘娘何不去找繁城姑娘学习一番?”水玉溪吃着葡萄,把葡萄皮往地上一吐,双腿翘在一块,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

    “繁城姐姐的舞蹈固然世上罕有,可是本宫倒觉得小姐的舞蹈略胜一筹。”听她这语气,似乎对穆繁城也是非常不满啊,那正好。

    “娘娘这样说,让水玉溪有点不好意思了。”水玉溪半掩着脸,继续吃葡萄。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那小姐的意思是愿意教本宫了?”穆繁芯的语气有点急切,只要跟水玉溪变成好朋友,还怕她不帮她除掉穆繁城?

    “额,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宫廷舞师的舞蹈比我跳的还要好呢,我的也是跟他们学习的。娘娘若是喜欢,可是让他们来教你。”让她帮她,岂不是要跟繁城为敌了?不不不,这可不行。

    “是不是水小姐有要是要忙,所以没空教本宫?”让她教她是给她面子,这个水玉溪竟然这么不知好歹。

    “可不是,家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

    “哦,是家里的事么?我倒听说最近水小姐喜欢上了一个人,若是小姐不介意可否跟我说一下此人是谁?”她应该是在处理封仇影的事情吧,只要她愿意帮她,那穆繁城一定会……

    “娘娘,这是我的私人问题。”这个穆繁芯是不是有点太爱多管闲事了?还有,她有喜欢的人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在她们身边,有她的奸细?

    “本宫只是好奇罢了,既然水小姐不想说那就算了。哎,对了,听说晁南皇也有了喜欢的人。”

    “晁南皇?”她怎么又提起封仇影了?

    “是啊,听说他喜欢我繁城姐姐呢。我刚在想,要不要想办法促成他们这一对呢。想必你也知道繁城姐姐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好不容易才回到家,我正想着要给她找一门好亲事呢。水小姐认为他们两个相配么?”

    “他们两个…挺,挺不错的。”穆繁城是白溪,又是硕姨的女儿,封仇影是晁南皇帝,他们两人不管身份地位,还是外貌都很合适。这世上,没有比穆繁城更加适合封仇影的人了。

    只是为何她在听到封仇影与穆繁城名字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心痛呢?

    果真,还是放不下么?也对,再怎么说封仇影也是她第一个有意思的男子。这一生,她怕是再也不会对其他人动心了。

    “不不,他们不相配。如果说这个世上有人能够配得上封仇影的话,本宫倒觉得这个人是小姐你。”水玉溪痛苦的样子全都落入穆繁芯眼中,穆繁芯冷笑着。

    “我?”水玉溪惊讶的叫出声。

    “是,水小姐如此天姿国色,怎能配不上封仇影呢?水小姐要是愿意的话,本宫可以帮你等到封仇影。”

    水玉溪的确心动,为了自己的喜欢的男人,她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可是有一点,她不会为男人去伤害亲人。

    枫硕岩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结果伤害到的不仅是自己,更是爱她的人。

    爱情固然可贵,然而却比不过亲情。在水玉溪心中排名第一的,是亲人而不是爱人。

    “不知皇后娘娘打算如何帮我呢?”封仇影早就已经喜欢上繁城,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不是一朝一夕。时间,是她跨不过的距离。

    “跟你说点心里话吧,现在东牧晁南关系如此恶劣。看皇上日理万机的那么辛苦,本宫也是想要帮皇上分担一点。水小姐,你要是真的喜欢封仇影那本宫可以帮你,你也算是帮了本宫一个忙了。

    至于繁城姐姐那边,父亲一定会给她找一门好的亲事,这个可以放心。尽管本宫有心想要撮合繁城姐姐与封仇影,可是繁城姐姐的容貌实在是…哎…”

    “我明白皇后娘娘在担心什么,可是娘娘认为封仇影真的会看上我么?既然娘娘担心封仇影会趁机报复东牧,那不如也跟晁南一样,把宫里的公主嫁给他不就行了。”

    “那不一样,水小姐是水雪贵族的小姐,封仇影多多少少会卖一点面子给你们。若是简单的一个小公主,起不了甚么作用。”

    “那皇后娘娘的意思呢?”水玉溪问。

    “你成为封仇影的女人,而我得到我想要的。”穆繁芯道。

    “哦,那娘娘想要的是什么?”

    “一个人的命!本宫只能说这些,水小姐可以回去仔细考虑一番,不用急着给本宫答案。”穆繁芯走到柜子那儿,拿了一根簪子放到水玉溪的手中。

    水玉溪盯着那根簪子,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