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吹笙坐在西楼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窗外,直到江流影的身影窜入了他的视线,紧张的心情才算得真正放松下来。

    江流影看上去跟恭夜习一样大大咧咧的,可是他们的内心都非常的纤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不能触碰的伤疤,或许江流影也是一样。

    他用这层不宜穿透的纸,来包裹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心。

    呵呵,他又何尝不是把自己的苦楚往肚子里咽呢?有时候,不说出来比说出来更要难熬。

    江流影把手放在吹笙勉强晃了晃,他都上来好一阵子了他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喂,大国师,醒醒了。大白天的还在做梦,昨晚没睡醒吧你。”

    吹笙可没多少时间跟他在这里开玩笑,“江流影,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张老二,关门!”

    吹笙对下面喊了两句,掌柜的立马把下面的人都赶走,连饭钱也没要。张老二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什么可疑的人之后,才把门关上。

    “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见吹笙面色凝重,江流影也不在开玩笑,坐下给两人倒了杯酒。

    “封仇影已经被我关在了一个地方,我在想要不要秘密把他送回去。”吹笙道。

    “送回去?送回哪去?晁南?别开玩笑了,这不是放虎归山么?你这次把他放跑了以后就别再想把他抓回来。”

    “对了,你竟然能够抓住封仇影,用的什么办法?”说不定以后,还能用这样的办法抓到恭夜珏呢。

    吹笙陷入难色:“这一点我当然知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把他交给恭夜珏?”

    吹笙也是急迫,当初抓封仇影是受了恭夜珏的命令,然而现在,他抓到封仇影又陷入了迟疑。封仇影是晁南的皇帝,他要在东牧国出事,晁南必定不会这么善摆甘休。

    到时候恐怕又将是烽火连天,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繁城虽是为了报仇才回来的,然而她的首要目的并不是百姓。她的心是善良的,不然她不会冒着被传染的危险去东部治疗瘟疫,也不会给恭夜习办法去拯救南部水灾。

    既然是个人仇恨,她是不会牵扯到整个东牧的。

    “那更不行了,交给恭夜珏那晁南皇岂不是有去无回?”

    “东牧现在还不能招惹到封仇影,但也不能就这样把他放回去。这样,我们不但无法跟恭夜珏交代,恐怕,封仇影那边也会视我们为仇人。腹背受敌,对我们不利。”江流影喝了口酒舒缓着自己的情绪。

    事情也总不能僵硬在这儿,要是封仇影跑了,这事又被恭夜珏知道,那死的可就是他们两个了。

    死他倒是不怕,就是他的抱负还没有完成,恭夜珏也还没有死。

    “看来,只能把封仇影交给繁城,这不是我们能承担的交了的了。”吹笙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他交给穆繁城。

    晨露楼!

    穆繁城坐在桌子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扣着桌面。

    鸾山、莫沉、柳叶三人站在一边。红霜、采碧坐在床沿上,两人对看了一眼。

    “小姐,我们主子还没有……”鸾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穆繁城打断,

    穆繁城手轻轻一挥,示意他别说话。

    封仇影是也许人也,他怎么会让别人这么轻易的就把他抓走了呢?还有,到底是什么人把他带走的?

    “我问你一句,你就要答一句,必须要说真话,知道么?”穆繁城站起来,冷冷的注视着鸾山。

    鸾山被她这种眼神看的心里一毛,若不是锐狱的秘密不能曝光,他早就去找锐狱的人找主子了。可是现在,能依靠的只有穆繁城。她跟主子是那种关系,主子有难,她一定会帮忙。

    这个女人怎么跟主子一样?那么冰冷如霜,不易接近?而且,她好像比主子还要难相处。至少他们主子对待下人,就跟对待朋友一样。

    她这个人…

    鸾山瞄了瞄红霜采碧,却见她们两个在那边聊天,对这里的情况竟然一点不在乎。难不成,是他想错了?

    “是!”鸾山道。

    “当时,谁请你们过去的?”这一点很重要,连绑架的人都不知道,那要如何去救人?

    “是一位白衣公子,那人只跟主子说了句话就往殇家旧地去了。”鸾山说。

    当他们赶到旧地的时候,那里到处都是迷烟,又有树林掩护,若不是他们训练过,恐怕也要在那片迷林中迷失方向了。

    等他们解决了那些官兵后,才发现封仇影已经不见踪影。再问那些官兵,一个个都说不知道是什么人叫他们来的,有骨气的直接自杀了。

    “殇家旧地?这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地方?

    “五十年前殇家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过一夕之间家门被屠杀殆尽,至今都没人知道殇家惨案是如何酿成的。那里荒废了这么多年,成了秘密荒地。只有鲜少一部分人,才知道殇家旧地的存在。”

    穆繁城问:“那你们进去找过么?有没有什么别的发现?”

    莫沉说:“我们找过,可是里面都荒了,连门窗都烂了,根本不能藏人。”

    穆繁城问:“密道呢?”

    鸾山道:“我们都找过,始终未果。”

    穆繁城绕着桌子走了一圈,目光转向红霜:“红霜,你可知道殇家旧地有什么秘密通道,或者密室之类的?”

    红霜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什么殇家旧地,我们都没有听过。”

    殇家?难不成,跟那个有关?采碧心里打着鼓,应该不可能吧。虽然他也是姓殇,但天下姓殇的人这么多,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殇家旧地她也没从那边的人口中听说过,应该不可能的。

    采碧不再想以前的事情,转心听穆繁城他们谈话。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黑暗帝国的魔抓,已经慢慢地伸向了他们……

    柳叶道:“或许,水雪世家掌门人水痕月能知晓其中秘密。”

    “水痕月?”这又关他什么事儿?穆繁城越来越迷糊了,水雪世家与殇家又有何关系?为何水痕月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件事?

    莫沉开口:“水雪世家虽然是在殇家之后才建立的,可是听闻他们与殇家关系密切,水雪世家应该有人知道殇家旧地有什么玄妙。”

    他们刚打完,封仇影他们就没了踪迹。那里一片几乎没有什么阻挡视线的东西,就算是有迷雾作为掩饰,那也应该看得到轮廓才对。结合之前所说,封仇影很有可能还在殇家旧地。

    若他们再晚一点去的话,说不定他们就会立刻转移地方。

    必须,要快点。

    时间不容许她再做过多的思考布局,穆繁城立刻吩咐着:“采碧,你立刻去水雪世家找水痕月跟火澜,让他们两人迅速赶去殇家旧地。红霜,你立刻让十舵主带人包围殇家旧地。

    鸾山,你们三人跟我立刻去殇家探路。”

    “是!”五人同时拱手,说完后红霜、采碧各自执行命令。

    到了楼下,正巧遇到来的穆繁蕊,穆繁蕊见她们这么找急忙慌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她抬头看向窗户那儿,却只看到一身白纱的穆繁城蒙着面从窗户跳了出来,跟着她出来的还有其他三个蒙面男子。

    穆繁蕊急忙躲在一边偷看,心想穆繁城的武功实力竟然这么高,而且那三人能跟在穆繁城身边说明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凡。

    穆繁城有这么多能人异士帮忙,自己的性命虽然没什么担忧的,可是恭夜珏那边么?也不知道穆繁城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希望她不会做出伤害恭夜珏的事情。

    穆繁芯在宫里这么逍遥自在,她却在这边黯然伤神。母亲为了她死了,现在她要依附穆繁城才能活下去,这到底是什么人生啊。

    柴菲叫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又往兰荷苑走去。

    在穆繁城没有完成她的事情之前,她还是乖乖的在那边呆着,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府里的威胁并没有得到解除,只要白禾仪活着一天,她的生命就多一天的危险。

    她可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自己成为穆繁芯她们针对的目标。

    还是那样美妙如仙境的地方,可惜的是那嫩绿的枝桠变了一种颜色。

    这才相隔不到十个时辰,嫩芽上面沾着的血迹还没有干涸。如同雨水一样覆盖着整棵树,红色的血水顺着树叶地落在泥土里。

    穆繁城走近一看,这里的树木是梨树。

    再看前面那破败的地方,她想若是这里还是那么昌盛繁华,那这里应该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吧。

    可惜啊,好好的一个地方,竟然就这么毁掉了。

    “小姐,就是这里。”鸾山指着身边的桌子,一抬头却见穆繁城盯着那些梨树看得入了神。

    梨树桃花是春天最先盛开的花,它们盛开的非常快凋零也非常快。短短的几个月,便已经尝遍了人生。不过至少,它们存在过,它们也有欣赏到这个丑陋的人世。

    “莫沉,你去里面看看。”

    “柳叶,你去后面接应红霜他们。”

    “鸾山,你去前面接应水痕月。”

    穆繁城命令着,莫沉三人对穆繁城的看法有点多。她是第一个敢这么命令他们的人,也是第一个让他们感到害怕心悸的人。即使是封仇影,也从来没有给他们这种感觉。

    看着满院子的春意,唯独前方那破败的景象毁掉了这里的美景。

    穆繁城飞快的转身,眸子警惕的看向四周。但是这里除了这些带血的树和一点还没有消散的烟雾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总觉得这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好像要把她刺透了一般。

    这里肯定还有别人,而这人一定不是东牧的人。

    五十年前的殇家,又是怎么一回事,看来这事儿有必要好好调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