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熟悉的手势亮起,十位舵主三开,分别守卫着自己的出口。

    穆繁城、红霜二人立马往暗牢方向赶去。

    恭夜零站在窗口仰望天空那半边月牙,一颗紫色的星星正在靠近月牙。恭夜珏终究还是作茧自缚,他的选择让他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他不会为恭夜珏感到伤心难过,他们之间除了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其他没有任何关联。就如恭夜习此生只认恭夜零一个兄弟一样,恭夜零此生也只有恭夜习这一个哥哥。

    在恭夜零心中,早就已经把恭夜习当成东牧皇。

    刷的一下,夏燕出现在恭夜零身后:“主子,穆小姐她们已经行动。”

    “五哥那边可有什么口信传来?”几个月了,五哥一点消息没有他真的很担心。他相信穆繁城有那个本事让五哥逃出去,也相信五哥有东山再起的资本。可是他的一颗心,还是悬在半空中,好像随时随地就会掉下去一样。

    人家都说没有消息的消息,就是好消息。

    可惜的是,那只是普通人家的说法,并不是皇室一族能寄予的希望。

    “还没有!”夏燕不想骗他,但他也没有办法。如果谎报,只会让九皇子更加担忧。

    “如此也罢,你去接应穆小姐,除了西边小树林的密道,御花园的密道我也准备好。恭夜珏心思缜密、阴晴不定,让他们有两手准备。”

    为了以防万一,一会儿还是去密道入口等好了。

    “是!”夏燕瞬间消失。

    恭夜零抹起袖子,盯着手腕上那条黑线。

    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五哥归来,还能不能见到他最后一面。呵呵,连死,都只有他一个人么?被亲兄弟逼着喝毒的滋味真让心痛,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死去真令人寂寞啊!

    把袖子整理好,穿好披风,恭夜零往御花园密道走去。殊不知,那里已经有一个陷阱在等着他了……

    因为不是第一次来到暗牢,穆繁城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

    她与红霜躲在草丛后面,她知道前面三棵树上都有铃铛,只要有人一站上去,铃铛就会响,这样附近巡逻的侍卫就会过来,也会给救援增添难度。

    “小姐,我先去探路!”红霜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手中的红剑在地上划出了一道火花。

    为了不让被人发现,红霜先把自己的红剑收了起来。

    穆繁城呆在原地,警惕的巡视着周围。她记得暗牢附近应该是有十八位死士守护的,今天这里怎么这么安静,除了前面守门的两人其他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有点奇怪!

    捡起地上的石头扔向红霜的右手,红霜一蹙眉,侧目看了一眼身后的穆繁城。穆繁城给她打了个手势,红霜明白身体趴在地上。

    穆繁城搜索着记忆中引出十八位死士的办法,前世她只被关进暗牢,虽然有贵人相助,可是外面的十八位死士是被怎么解决的,她却是不知道。

    她被救出来后,就被打昏扔在路边。可笑的是,她醒来自己又回暗牢里去,并没有接受那个人的好意。

    那个浑身都被黑布包裹着的人,她至今都没有找到。

    十八位死士,象征着金木水火土。金木水各有六位,火和土只有五位。那他们应该是象征方位才对,共有十六个方位,两个主位。

    仔细想想,引出十八死士的关键应该就是这中间的主位。

    她不是很擅长排兵布阵,但她知道这天下没有破不了的阵法。厉害如孟河家族机关术,不也一样还是被人破除?

    万法之阵,有一大部分都是孟河家人设计的,不还是被陆羽邪轻轻松松的解决了。

    一个想法从穆繁城的脑中快速闪过,戏谑的眸子转向三棵树中间的那棵,穆繁城灵机一动。又见了石子,用力扔向第二棵树。

    树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响了起来,红霜快速爬到穆繁城身边。不明所以的问:“小姐,这是……”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中间是所有方位的主位,那棵树恰好就在这里。

    四周的野草立刻晃动起来,冷风携带着冷肃的杀意顿显。

    穆繁城单手捂住红霜的嘴,感觉到身边有阵冷风吹过。风过,穆繁城才松开红霜的嘴。目光带着冷笑冷视着前方五个方位的几个人,中间站着那两人攻击力最大,把他们除掉,十八死士禁卫军才能完蛋。

    “红霜,你吸引左方五个人注意,我去攻击内部。”穆繁城小声的吩咐完,率先出手。

    随着她身体飞到半空,袖子里十几根银针同时飞射而出。

    十八人同时攻向穆繁城,不等他们接近穆繁城,红霜也跳了出来。快如闪电的动作,一出场就了解了其中一人。

    舞心宗杀手团都有一个特长,而红霜的特长就是剑的快如闪电、身体快如疾风。

    见同伴被杀,其余的几人出招更是凌厉。

    穆繁城冷笑,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害怕的是看不到的敌人,可是现在这些看不到的敌人已经落入了她的视线。

    她要做的,就是把赏赐给这些敌人人生完美的结束。

    笛子末端,锋利剑锋出。身形只是旋转一圈,靠近穆繁城的几个人胸口的衣服顿时被穆繁城笛剑雪开。

    血肉之躯,怎能敌得过钢铁之剑?

    穆繁城手快、剑更快。只一瞬间,十八禁卫已死伤七位。

    中间那两个人一直以退为守,不敢正面迎战。

    凌厉的眼神如同一把利剑一半冷视着那后退的两人,周边又有三个禁卫靠近穆繁城。红霜红剑瞬间分为两把,一把握在手,另一把飞射出去。

    分剑从一人后胸穿了过去,红霜飞过去,迎空接住分剑。身形再转,左手刚拿到分剑立刻刺入后方袭击那人的胸口。血,如山泉瀑布喷射而出。

    穆繁城冷眼一视,趁着中位两人分神之际,袖中再次飞射出两根银针。银针不偏不倚的射中了那两人的眉心,轻如羽毛般的身体倒着,笛子扔出,射中!

    一系列动作,完成的完美无缺。

    “红霜,剩下的交给你。”封仇影现在生死未知,她的速度必须快。

    十八死士禁卫军最厉害的就是中间两人,现在他们已双双死于她的银针之下,剩下的几个小喽啰,红霜对付他们是绰绰有余的了。

    门口那两个守卫,在十八死士禁卫军出现之前就飞快的逃走了。

    他们肯定是给恭夜珏报信去了,穆繁城知道,自己的速度还要快。

    用笛子打开门上的锁链,推门而入迎面的是冷的空气、发了霉的空气。早已习惯这里的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穆繁城一间间的搜索着,只在最后一间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御寒飞。

    她只见过御寒飞以免,但她知道御寒飞是晁南新左相,是封仇影看中的人。看到他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她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御寒飞,你知道封仇影被关去哪里了么?”穆繁城趴在门口,着急的问。

    她已经把整个暗牢都反过来了,可还是没有找到封仇影。难不成,他没有被关进暗牢?

    御寒飞气息奄奄,意识非常模糊。听到有人在叫他,他艰难的抬起头。涣散的瞳孔在见到来人之后,立刻显出生机。嗓子干涩的疼痛,他只能抬起血迹斑斑的手指着穆繁城身后。

    顺着御寒飞的手看向后面,是另外一间牢房,后面就是墙壁。

    墙?

    “你说他在密道里?”穆繁城焦急的问。

    御寒飞点头,口里突出一些不清楚的字眼。但穆繁城依稀能听到‘救’‘皇’两个字,“我知道了,你坚持住红霜一会就会过来。我先去救封仇影!”

    御寒飞点头,手无力的垂在地上。

    看到御寒飞被打成这样,穆繁城心中一阵苦涩,但更多的是害怕。她害怕,封仇影也会变成这样。

    御寒飞不过一介书生,恭夜珏下手竟然如此狠毒。很难想象,他会对晁南皇帝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前世,每次她都是被关在这里的普通监牢,并没有被关到密道里。对这里的密道,她不是很熟悉。

    穆繁城沿着墙壁一步步的走着,一下下敲打着墙砖,一寸都没有放过。经过火把照耀的地方,她也会动动火把。

    整个监狱都没有密道几关,沉静的心再次有了起伏。

    愤怒的情绪,让她忍不住一拳打在墙上。白玉青葱般的手背,立刻血流如注。

    红霜解决了外面的人,把监牢的门锁好后才进来。一进来,就看到穆繁城在自残。难不成,是晁南皇出事了?

    红霜立刻跑过去,担忧的问道:“小姐,晁南皇呢?”

    平复了一下心情,穆繁城大口喘气,眼中杀意越来越浓烈:“你先把御寒飞带出去!”

    “那……”

    “封仇影被关在密室里,还没找到!”她实在是不愿想象,封仇影那样如谪仙的人在受刑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心,狠狠的抽疼着。

    红霜从不违逆穆繁城的话,更加不会怀疑她。

    红霜找到御寒飞的时候已经完全昏厥,红霜只好背起他。“小姐,我先把他送出去了。”

    好好一个人竟然被折磨成这样,御寒飞浑身的血腥味儿让红霜眉头皱了皱。把剑放到剑鞘里,红霜立马带着御寒飞出去。

    到了门口,红霜发现暗牢门上的图案好像有点不一样,又急忙把穆繁城叫过来。“小姐,你看这里!”红双指着白虎的眼睛,白虎琥珀色的眼睛一个颜色深一个颜色浅。

    穆繁城心存疑惑,两只手指并起来摸着那两只眼睛。

    忽的,手碰到浅色眼睛,门口旁边的石壁蹭蹭的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