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小姐,要不要……”

    “不用,你先把他送到殇家旧地,让大夫医治。”真不应该把飞雪也一起派到雪山去,这下连医治他们的人都没有。依靠东牧那些庸医恐怕不行,还得要找到一个好的大夫才行。不管了,先把封仇影救出来吧。

    穆繁城只身一人往密道走去,密道很窄,窄的只够两个人并肩而行。周边,每隔几米就会有一个火把照明。

    东牧资金什么时候这么短缺了,连造个密道的钱都没有了么?这么小的地方,跟殇家旧地那个密道比起来,就跟蚂蚁窝一样。

    墙壁上方非常潮湿,这里的臭味不比外面的少。这哪里算的上是人住的地方?恭夜珏也太小气了,竟然把人关在这里。

    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密室的尽头。

    尽头处还有一扇门,按钮就在旁边。穆繁城故作镇定,手颤抖的打开石门。

    印入眼帘的景象,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封仇影浑身凌乱,两根铁链锁了他的琵琶骨。浑身上下到处都伤痕,有鞭子抽打的痕迹、也有火烙烙下的痕迹。

    更让穆繁城气愤的,是贴在封仇影身后的那块铁板。露出的地方,扎满了手指粗的针。穆繁城刚上前动了一下封仇影的脸,封仇影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他疼痛的呻吟了一声,眼睛却没有睁开。

    看到被折磨成这样的封仇影,穆繁城捂着嘴,眼泪在眼中打着转儿。

    不能随便移动他,只要他一动,后面那块铁板上的钉子就会陷入他的身体一分。

    “影!”穆繁城没有察觉自己的声音有多么的颤抖,仿佛她整个灵魂都跟封仇影一样被钉在这块铁板上。

    心,疼的无法言喻。

    她的太阳,被铁链锁住,在承受着无边的痛苦。

    而她,只能站在这里看着他,什么都做不了。

    “影,我,我来迟了!”她不该听吹笙的,不该这么迟才来救他。

    只不过一天,只不过一天的功夫,她的阳光就被遮去了一半。

    这一声,唤醒了昏迷的人。

    封仇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的头只能低垂着,只要往后一仰,他的脑袋就会被那些铁钉刺穿。

    穆繁城半蹲着,托起封仇影的脸。

    “城,城儿,你,我…”

    “你别说话,我会想办法带你出去。也会,给你报仇!”恭夜珏,前世你负我,今生你还想把我唯一的爱恋给摧残掉么?你这个恶魔,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我,我以为你生我的气了。”之前她在殇家旧地头也不回的离开,又在清心阁不留一语的离去,他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

    虽然红霜有给他解释,可是他更希望能听到穆繁城亲口对他说,她没有生气。

    “傻瓜,我生谁的气都不会生你的气。”都什么时候,他还在想这些?一向精明的晁南皇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笨了?穆繁城擦擦眼泪,以免手心沾满泪水弄疼了封仇影的伤。

    “御,御寒飞呢?”他跟自己一起被抓进来,恭夜珏都敢对他动刑,何况一个御寒飞?

    “红霜已经带他出去了,你先等我一下,我想办法把你弄出来。可,可能会有一点疼。”穆繁城说的颤抖,双手从封仇影身上转移到后方那块钉子板上。

    她刚轻轻用手一推,封仇影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紧咬着嘴唇,硬是不吭一声。

    “影,想想我们小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当时你让我闭上眼睛,说有话要对我说。那句话,到现在你都没有告诉我,现在,我想听你说。”穆繁城尽量让自己情绪平复,不让封仇影看出她的害怕。

    看到她的眼泪,比这铁板钉在他的身体里还要痛。他知道,穆繁城比自己更痛。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封仇影道:“那你,要把眼睛重新闭上才行,把眼睛闭上,我就告诉你。”

    穆繁城轻笑了一声,把耳朵贴在封仇影嘴边:“好,我闭上!”她也不想,看到这幅模样的封仇影。

    封仇影轻轻的吻了下她的耳垂,忽然,他用力的拽动两边的铁链。身体用力向前移动了好几步,铁板是镶在墙里面。封仇影这么一动,铁钉从他的身体里连带着血肉一起被抽出来。

    穆繁城猛地睁开眼睛:“你在做什么?”就算不被疼死,也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封仇影这么做,完全是不要命了。

    “呵,呵呵,有,有什么痛比,比得上你的眼泪更加,让,让我痛呢?这,这点皮肉伤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以前比这严重的还多得多呢。呵,呵呵。”

    “傻瓜!”她知道他痛,也知道他苦,可她没想到他会这么痛,这么苦。

    “现,现在拉,拉我一把。”钉子只剩一点在他体内,他实在是没力气再动,只好交给穆繁城来做。

    重生后的穆繁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然而这一刻让她心惊肉跳、让她神魂都被吓出了体。她害怕,害怕铁钉一出来,封仇影的血会喷射出来,封仇影的命会在这一刻失去。

    颤抖着的手慢慢靠近铁板,心跳的越来越快,眼睛瞪的越来越痛。

    “不,我不能!等,等我把这快墙给拆了。等找到…”

    “你不做,那我…”

    “我做!”

    封仇影的头枕在穆繁城的肩上,微弱的语气吐着那几个字:“长痛,不如短痛!帮我!”

    请求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身上这人薄弱的呼吸就在自己耳边。心已经疼的麻木了,她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的一切。

    手,猛地用力推开拉动封仇影。

    只听被拉动的人轻哼一声,只是很轻轻,在穆繁城听来却如同千斤重石压在她心口。在封仇影要倒下的那一刻,穆繁城立刻用双手抱住了她。

    她感觉到滚热的鲜血从她指缝间流出来,封仇影身后的衣服已经湿透。冷汗,不断从他们两人身上冒出来。

    “在,在坚持一下,千万不要睡着。”穆繁城费力的背着封仇影,不管封仇影有多重,她一步步的背着封仇影往出口走去。

    封仇影咬了咬舌头强迫自己清醒,这次是他失误。本以为恭夜珏会碍于他是晁南皇不会对他用刑,最多也就是监禁起来。

    不曾想到,他已经嚣张到如此地步。

    当时,恭夜珏带了很多人包围清心阁。他虽然有本事逃出去,可是御寒飞不会武功,若是留下他一人肯定难逃一死。为了保全臣子的性命,他只能选择先跟恭夜珏回去。

    现在,还需要繁城来救他们。让她看到这幅样子,封仇影的怒火燃烧着。

    是他,疏忽了。这笔账,他要向封仇影讨回来。

    “影,你别睡着,听到没有?”她真的好害怕封仇影会就这样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她不能再接受任何一个她爱的人死在她面前。

    “我,没有睡,城儿给我唱首歌好么?”

    “我没那个心情,不过我还记得那首儿歌。你要听么?”在这里唱歌,肯定会引来恭夜珏的人马。

    “好!”只要能,听着你的声音就好。

    “雪儿飘,雪儿飘、掩盖影子看不到。城儿哭、城儿哭,雪精灵来陪城儿笑。你还记得么?”穆繁城忍着想哭的冲动!

    “呵!当然记得,那天下得很大的雪,穆繁青和穆繁芯在欺负你。把你的馒头扔给了小狗,后来我偷了两个馒头给你,你还分了一个给我。这首歌谣,就,就是那个时候我给你唱的。”

    没想,她竟然记得这么清楚。封仇影有些欣慰,至少她还记得这些。是啊,童年虽然有很多不愉快、很多难过伤心的事情,至少他们也有过欢笑。他们,就是彼此的温暖。

    “三天只吃了一个馒头,饿得我头晕眼花的。早知道,就不把那个馒头给你了。”穆繁城轻笑着。

    “哈哈,要不要我,我把那个馒头吐出来,还给你。”没错,这个时候就是应该说这些,这样,彼此才不会痛苦。

    “那倒不用,从那以后我就非常讨厌吃馒头了。”她的馒头,不是被穆繁青扔了喂狗,就是被踩在脚底全都染上烂泥,她还得吃那比石头还硬的馒头。

    “城儿,这些年在外面的故事,说给我听好么?”很想很想,知道她这些年在外面的发生的事情。

    有些事是穆繁城不愿意提起的伤心事,她不会让自己结了疤的伤口再显在别人面前,也不想看它流血。

    “对不起,时机到了,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现在,还不是时候。”原谅我吧,原谅我的自私。穆繁城苦笑着,双手用了用力。

    “前面,就是出口。”他突然很不想快到出口,心中小小的希望出口还能再远一点。他还能跟穆繁城再多说一会儿话,可是,出口已经到了。

    穆繁城小心的把封仇影扶着靠在墙上,伸手把密室门打开。

    封仇影一接触到外面的火光,眼睛竟然会这么疼,他立刻把眼睛闭了起来。

    “你怎么了?”察觉到封仇影的异样,穆繁城担忧的问。

    “没什么,放我下来,我可以走。”伸手擦了擦穆繁城额头上的汗水,封仇影心疼的说。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走?我们想先到西边小树林,那里有人接应。”说着,怕封仇影不给她背,又连忙拉住他的手。

    封仇影的手非常的冷,整个人比一张白纸还要苍白。

    目光接触到肩膀上那滩血迹,穆繁城别过头去,不愿在看。

    另一方,红霜背着一个大男人依旧脚步依旧那么快。前方,一紫衣男子挡在那里。红霜单手拿剑,防备着前方的紫衣男子。

    男子慢慢转身!

    “是你?”警戒心放下,红霜把剑放到了背后。

    夏燕冷视着红霜:“我来背吧!主子在前方的密道口等你们,跟我来!”

    红霜想了想道:“不用了,你先把御寒飞送出去,我一会儿就回来。”

    小姐还没有回来,她怎么能先走?

    “这是你的任务吧,既然是你的就要做到。”夏燕冷冷的说着。

    红霜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