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犹豫再三,红霜把御寒飞交给夏燕背。自己走在夏燕身后保护,以防有什么不测。

    月光被云层遮住,整个御花园漆黑一片。

    恭夜零一颗心七上八下,已经三个时辰过去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过来?难不成,他们从西边小树林逃脱了?不对啊,要是他们逃走了,夏燕应该会过来给他回复才对。

    或者,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才想着,前面就有人影过来。恭夜零躲在假山后方,小心谨慎的看着前方过来的人。

    “九皇子?”夏燕没有看到恭夜零,以为恭夜零被人发现,急忙小声的叫了一声。

    原来是夏燕,恭夜零走出来。

    “九皇子,御寒飞已经救出来了,不过封仇影还没找到。”夏燕道。

    天色乌黑,看不到御寒飞的伤势。但被恭夜珏抓走的人,又能好到哪里去?即使命还在,也是遍体凌伤了。

    “红霜,繁城可有说你们再哪里相聚?”越是紧要关头,越是不能大意。

    “殇家旧地!”恭夜零并不是不可信任之人,在宫里,他也是他们的内应。这次有恭夜零相助,成功率加大了不少。

    “如此,夏燕你先跟红霜把御左相送到殇家旧地。我留在这里,等繁城他们过来。”看样子,御寒飞伤的不轻,要及时治疗才行。

    “夏燕先把御寒飞送去,我跟九皇子一起留下。”还不知道吹笙、江流影能不能留得住恭夜珏。刚刚与那些人打斗之际,那两个守门的侍卫跑掉了。

    他们要是去找恭夜珏报信那可就糟了,再让他们发现恭夜零,那恭夜零性命不保。

    “红霜!”恭夜零叫道,见红霜留下的心这么坚决,恭夜零厉声道:“夏燕,还不快去?”

    夏燕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红霜,这才背着御寒飞进入密道口。

    夏燕前脚刚走,后脚,一对身着铠甲的兵就往这边跑了过来。

    恭夜零让红霜先躲到密道口,防止有人绕过继续去追击。自己则坐在假山上,手中多了一壶酒假意在那边喝着酒。

    为首的御林军见恭夜零坐那儿,问:“这么晚了,九皇子不在寝宫休息,怎么想起跑到这里来赏月了?”那人看了看恭夜零,又指着天上的月牙道。

    “这是本皇子的事,怎么还需要向你汇报么?”恭夜零冷着脸,语气也跟着冷了起来。

    现在他在东牧皇宫里完全受到了限制,出了自己的寝宫之外,其余什么地方都不准去。恭夜珏给他下了死命令,今天晚上他出现在这里,必定会惹起恭夜珏的怀疑。

    罢了,他本就活不长。大不了,再让恭夜珏治他个通敌卖国之罪。

    “当然不需要,只是皇上早已下了命令,不准闲杂人等在皇城之内随意乱走。这条圣旨,九皇子不会不知道吧。”

    “孟杨,你这意思是本皇子不遵守圣旨了?那么,孟统领大半夜带着这么多人又要去哪呢?”能拖延一刻是一刻,现在繁城应该找到封仇影。

    把孟杨他们先托在这里,给穆繁城他们足够的时间赶往西边小树林,那今晚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有贼人入了宫,臣正在搜查呢。不知九皇子有没有看到那些恶贼?”这么晚了,恭夜零罔顾圣旨出现在这里,一定有鬼。

    “没有,时间也不早了,本皇子先回去了。”从假山上跳下来,恭夜零把酒壶扔到孟杨怀里:“本皇子还是和不管这些浓辣烈酒,这酒就送给孟统领了。”

    孟杨低头看了眼酒,那酒壶都没打开,他根本就没有喝酒。

    就在恭夜零要走的时候,令一道威严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朕想起多日未曾与九皇帝把酒言欢,不知道九皇弟愿不愿意跟为兄我喝几杯?”

    恭夜零心中暗叫不好!

    躲在假山密室门口的红霜心里也打起了鼓,他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穆繁城那边,也不知道的手了没有。

    情势越发紧张起来,两双对视的眸子同样冷冽带着杀意。

    恭夜零无所畏惧的盯着恭夜珏,“今日夜已经深了,不如明日夜零再与皇兄不醉不归如何?”

    恭夜珏冷眼一簇:“明日朕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恐怕没有时间,就今晚吧。孟杨,请九皇子到明月殿。”

    孟杨手上一伸:“九皇子,请!”

    恭夜零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只能硬着头皮跟随孟杨:“皇兄,不随夜零一起?”

    “不了,朕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处理完了朕自然会去找你。”恭夜珏转身往暗牢的方向赶去。

    恭夜零看着他尖叫消失的背影,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孟杨手一挥,两个小兵过走到恭夜零身后。

    恭夜零见情势无法逆转,只好先跟孟杨他们去明月殿。

    躲在假山后的红霜见大家都走光了后,才出来,一出来她飞快的往小树林方向赶去。

    穆繁城扶着封仇影往小树林赶去,途中,正好遇到恭夜珏带领的人。她立刻躲到树后面。

    穆繁城小声说:“红霜他们就在小树林等我们,到了那边恭夜珏就拿我们没办法。你再坚持一下!”

    这么多年都坚持下来了,又怎么会在乎这点时间。封仇影四处寻找着能够传递消息的东西。只要找到一条蛇,他就能把消息传出去。

    恭夜珏让侍卫们留在外面,只带了一个贴身护卫进了暗牢。因为外面有十八死士禁卫军守护,暗牢里面通常不会有人看守。

    密室的门已经被人打开过,说明冯秋英已经被救走了。

    出来的恭夜珏一整张脸都黑透了:“他们一定还没有逃走,封锁所有出口,一定要把封仇影他们给朕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会一一瓦解封仇影的势力,不过他们既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救走封仇影,说明他们对东牧皇城内布局非常了解。

    如果不是封仇影在东牧国这段时间偷偷进入皇城,就是东牧皇城有了奸细。二者皆有可能,都不可轻易放过。如果东牧出了奸细,恭夜零的嫌疑最大。

    侍卫们按照恭夜珏的吩咐,四处搜寻着。

    恭夜珏想到恭夜零还在明月殿,立刻往那边走去。

    穆繁城、封仇影躲在一边,眼看着一个侍卫就要搜过来了。穆繁城眼疾手快,银针飞快射中那人的脑袋。侍卫倒地身亡,一看有人倒下了,分散的人又如凝聚之雨,全都跑到了穆繁城他们呆的树下。

    “什么人?”

    “出来!”

    ……

    没有走远的恭夜珏听到动静,又赶忙带着人赶了回去。

    这次反而弄巧成拙,树下围了不少的官兵。

    封仇影趁穆繁城不注意,点了她的穴道。自己则跳下了树,有人下来,围在一块的侍卫急忙分散开。

    “真是没想到啊,你竟然还敢留在这里”恭夜珏从人群中走出来,抽过旁边侍卫的直指封仇影。

    封仇影冷哼一声,浮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东牧密室不过如此,东牧皇你们东牧的治国之策和皇宫布局真应该好好的琢磨一番。这样简单的暗牢,很容易被人闯破。”

    “死到临头你还笑得出来,你放过这次逃走的机会,你认为我还会再给第二次机会么?”恭夜珏把玩着手中的剑。

    “哈哈,你也太小看我了。既然我能从密室中逃脱一次,就能逃走两次。恭夜珏,你这么做不怕我晁南大军明天就兵发东牧,端了你的窝么?”

    他这么明目张胆的敢把他囚禁在这里,不就是仗着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人在东牧,又不能传递消息回晁南么。

    他这么想,会不会太天真了?

    他能在东牧忍辱屈尊那么多年,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能够让晁南军直达东牧?

    别忘了,他最神秘的锐狱组织还在东牧范围内活动,只要他一声令下,东牧就会变成一片尘土。

    “这个世上没什么值得朕害怕的!”

    封仇影听完,连连摇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可敬的对手,看来还是我错了。”他的语气听起来虽然中肯有力,可那都是他硬撑着的。

    封仇影倚在树上,背后的血顺着树干流淌到地上。身后的衣服已经湿透,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穆繁城被封仇影点了穴道不能动,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个时候的他,就没有力量跟恭夜珏对战。

    心里只能寄托红霜他们能够尽快赶来,否则封仇影他……

    然而,穆繁城还是低估了封仇影的实力。

    东牧晁南一战,让封仇影对恭夜珏有了别的想法。他认知中的恭夜珏应该是一个顶天立地、不畏强权不畏生死的英雄。

    如今看来,恭夜珏应该是个名副其实的狗熊才对。

    对恭夜珏的鄙视之心越发的重了起来,封仇影鄙夷的道:“你确定,你有跟我一战的资本?”

    “不妨可以试试!”他自认为自己不比封仇影差,他是东牧皇帝,而他是晁南皇帝。今日他倒是想跟他分个胜负。

    看是晁南皇厉害,还是东牧皇厉害。

    “哼!你是群攻,还是单打独斗!”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封仇影是谁?一个能在地狱中生存下来的王者,他天生就是不败战神。这些享尽荣华富贵的人类,怎么能是从地狱中走出来,锐狱狱主的对手?

    恭夜珏是经历过不少磨难才登上东牧皇的宝座,然而他借助的不过也是东牧丞相、水雪世家掌门人等人的推荐。

    其中三人,还是穆繁城亲自授权的。

    如果没有穆繁城,今日登上东牧皇宝座的绝对不会是他恭夜珏。

    “所有人听命,若朕今日死于封仇影手下,任何人不得为朕报仇。”若是封仇影输了,那他输掉的不仅是自己的命,还有整个晁南。

    “这么快就吩咐自己的后事了,连自己对自己都不信任,何以谈整个天下对你的信任?”这场战争,你必输无疑。

    穆繁城静坐在树上俯视着一切,封仇影那么多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

    这一刻,她竟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封仇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