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珏拿过旁边那人的剑扔给封仇影,他不是个爱占别人便宜的人:“你伤的不轻,朕让你十招!”

    封仇影冷笑:“那,就多谢东牧皇了!”

    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剑,握在封仇影手中好像变得珍贵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穆繁城盯着封仇影的剑,似乎看到围绕在剑身两周的紫色王气。

    是错觉么?

    封仇影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拿剑挡在自己面前。敌不动,我不动!这是他一贯的行事作风,他在等,等恭夜珏先对他出手。

    冷风吹佛着两人的脸,衣衫被冷风吹得呼呼作响。

    封仇影一头散乱的墨发凌乱的狂舞,长长的刘海遮挡着他整张脸。一双阴鸷的眸子杀向眼前静站的人,血衣在黑夜中竟是那么令人心惊肉跳。

    没来由的,恭夜珏觉得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好像不是人,而是一个魔鬼。一个浑身都血的魔鬼,他手中的剑在他看来居然还在流血。

    怎么了?

    “找死!”恭夜珏冷喝一声,剑随风挥舞。

    人,在空中凝成了一个卓悦的风姿。剑,在风中划出美丽的弧线。

    恭夜珏人快,剑也快!

    挥舞着的剑,颇有雷霆万钧之势。

    再观封仇影,冷剑横在胸前,只防不攻。

    自己的身体当然自己最了解,封仇影知道自己的身体负荷不了远距离的战斗。所以,他每次都是等恭夜珏与他的距离拉近才出手。

    一出手,就直攻恭夜珏面门。

    恭夜珏身形一顿,剑挥动如银蛇狂舞!

    恭夜珏快,封仇影比他还要快。

    封仇影一点都不像是受伤的样子,速度也没有因为背后这些伤痕而有所减慢。

    只是眨眼的功夫,两人已经过了十几招。

    封仇影完全是在硬撑,恭夜珏虽然没有受伤可是他的速度还没有封仇影的快。很快,恭夜珏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封仇影见状,双手拉住剑身反手一弹。恭夜珏竟然硬生生的被他逼退了好几步,还是被一个小兵扶住的。

    被一个伤成这样的击败,恭夜珏心有不甘。一着急,速度也跟着提升到极致。

    封仇影完全不惧怕愤怒的恭夜珏,好像他就是想要把恭夜珏激怒一样。封仇影真的很聪明,在与恭夜珏的对战中,他还不忘要杀几个小兵。

    战败的屈辱让恭夜珏不顾那些士兵的死活,只顾着要把封仇影杀死。

    反观封仇影,一边与恭夜珏过招,一边杀侍卫。只要封仇影一靠近,不少侍卫纷纷退开,就怕下一个杀的就是自己。

    穆繁城一边欣赏着这场嬉闹戏剧,一边努力挣开封仇影的穴道。封仇影虽然更胜一筹,但她发现封仇影的双腿已经开始发抖。

    血液跟随着汗水一起流失,再这样下去不用恭夜珏下杀手,封仇影就会力竭身亡。她不能让封仇影一人在那边浴血奋战,自己则坐在上面看戏。

    闭上眼睛,努力的想着封仇影点穴手法。

    正当封仇影与恭夜珏打的水生火热、难舍难分之际,穆繁城身体猛地一怔,终于冲破了穴道。

    穆繁城蒙着面,把玉笛藏到腰上,抽出软剑。

    天下人都知道白溪魔女的兵器是玉笛,然而很少人知道其实穆繁城除了玉笛这个兵器外,还有一把软剑。软剑吹可断发,这才是白溪魔女真正的武器。

    恭夜珏也不会想到,白溪魔女会拿着这把剑来攻击他。他甚至不知道,攻击自己的人是白溪魔女。

    封仇影见白影飞来,眉目一蹙、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封仇影速度看似快,可是他身上除了之前受的伤,或多或少也添上了新的剑伤。

    “东牧皇是么,让我来跟你过过招!”穆繁城身子停在封仇影面前,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接下来你休息,他交给我!”

    恭夜珏让封仇影受了这么多伤,他身上的每一道伤口,她都要让恭夜珏十道百道的还回来。

    封仇影也实在是没力气,点点头专心对付这些小喽啰,让穆繁城全身心的对付恭夜珏。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动手,穆繁城对恭夜珏,封仇影对付剩下的一些士兵。

    “你是谁?穆繁城?”冰冷的口气,略带着一点疑问。

    封仇影灵机一动:“白鸟,不可杀他!”不能让恭夜珏怀疑是穆繁城救了他,不然的话……

    “是,主人!”

    她不是穆繁城?恭夜珏眼中写满了疑问,也对白溪魔女是使用笛子,又不是剑。而且,她的声音也不向是她的。

    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哼,无知小辈!”就凭她,也想跟他斗?

    不过也不大能大意,封仇影伤成这样都能跟他打成这样。这个人,不可小觑。

    穆繁城的剑刚挥动起来,后面,一团黑影飞快窜了过来。穆繁城一喜,收起剑跳到封仇影身边。

    来的五个人都蒙着脸,只是他们腰上那个金色图腾,让穆繁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是镇守在东牧十二舵主中的凌向铎,他的人比老虎狮子还厉害。对付恭夜珏和这些人,就跟是老虎和兔子打架。

    凌向铎对穆繁城道:“我们救驾来迟,还请主人恕罪!”

    穆繁城拉啦封仇影,封仇影明白:“这里,交给你们了!”

    凌向铎奇怪的看了看穆繁城,见穆繁城点头,才说:“是,来人,动手!”

    除了凌向铎之外的四个人,立刻与侍卫们打作一团。

    恭夜珏上前要抓封仇影和穆繁城,却被凌向铎拦住:“恭夜珏,你的对手是我!”

    “这里交给他们就行了,我们先走!”穆繁城拉着封仇影,立刻退出战场。

    因为穆繁城跟封仇影是站在一起的,恭夜珏也不知道凌向铎到底是在叫穆繁城主子,还是在叫封仇影主子。

    眼看着封仇影就要被人救走,恭夜珏更加愤怒。奈何,这个黑衣人又缠的他分不了身。刚开口叫人去追,那人立刻被凌向铎的人杀死。

    穆繁城带着封仇影到了西边小树林,封仇影体力不支单膝跪地:“繁城,我不行了,你先走吧!”

    穆繁城蹲在封仇影身边:“说什么傻话,红霜他们就在前面,再坚持一下好么?”

    封仇影的力气几乎都在与恭夜珏的战斗中耗尽了,穆繁城抚摸着封仇影那毫无血色毫无温度的脸。

    “你知道么,以前有你的时候,我活的很快乐!在穆府那段时间,只有你与我同甘共苦,与我一起笑一起哭。你是我今生唯一的依靠,这只不过是一点小困难,在坚持一下就没事了。我们坚持了这么久,你真的想要放弃了么?”

    穆繁城用力的抱紧封仇影,碍于他背上的那些伤口,她又不敢真的用力。

    “我知道了,扶我起来!”是他错了,他不该说这话让她伤心。只剩下几步,就只有几步之遥了,他要坚持住。

    穆繁城双目含泪,轻轻的扶起封仇影,将他身体一大部分重量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好让他,减少一点痛苦。

    她知道的,她都知道,这些年封仇影一直在坚持着。他用自己的生命在与命运抗争,在用自己的鲜血写下一笔一笔的辉煌。

    封仇影这些年的苦,她懂!

    所以,以后所有的痛苦,她都会与他一起品尝。

    红霜带着人焦急的等在原地,忽然一人叫道:“是宗主他们!”

    红霜急忙喊道:“小姐,晁南皇!”天哪,怎么封仇影的伤势比御寒飞的还要严重?恭夜珏难道不知道,他是晁南新帝么,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他是在拿百姓的死活开玩笑么?

    红霜几人赶忙过去,从穆繁城手里接过封仇影:“小姐,你们可算来了。”

    “别多说了,你们快走,马车已经在西宫门口准备好了。后面的事情,交给我们。”向南燕说。

    “向舵主,这里交给你们了,殇家旧地见。”穆繁城感激的点点头,封仇影的伤势不能耽搁。

    十二舵主之一的程延园背着封仇影,穆繁城、红霜在后面,剩下的几个舵主两个护在前,五个守在后面。

    马车就在宫门口,驾马的人是吹笙。

    见封仇影伤重至此,吹笙双目一凛。再看穆繁城那么担心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晁南皇也是的,凭他的本事要从恭夜珏手里逃脱应该很轻松,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封仇影被放在马车上,穆繁城上车照顾。红霜与吹笙驾马车,其他人在后面阻挡恭夜珏追杀人马。

    一到马车上,封仇影的意识也跟着模糊起来。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头被一双不算温暖的手托起来放在腿上,随后又感觉到唇上凉凉的。

    穆繁城多多少少也懂得一些医术,她给封仇影先一步做了检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救命药,给封仇影服下。

    这药是她亲自炼出来的,对外伤有一定的疗效,又能保持人的体温不下降。人的体温一旦凉了,那他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何况封仇影伤的这么严重。

    马车飞快驰骋在街道上,带起了一阵风。

    吹笙把缰绳交给红霜,自己进了马车。看到穆繁城把封仇影抱在怀里,眼中一冷:“繁城,把他交给我吧。”

    “不用了!”穆繁城没有注意到吹笙失落的脸,一颗心都放在了封仇影身上。

    “城儿,你很在意他,是么?”或许,繁城对他的感觉只限于青梅竹马。也或许……

    “他是把我从地狱中拉出来的人,不,应该说我们两人都是从地狱中重生的。我们,是彼此的希望,是彼此的温暖,也是彼此生命中的阳光。

    以前,我从未想过还有今天,从没想过在我的生命征程中还会有这样的存在。我爱他,非常非常的爱他!”

    现在,他就是我的命!除了复仇之外,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那我呢?我是你的什么?”封仇影是你的温暖,是你的阳光。可你有没有想过,你也是我的阳光。吹笙的心狠狠的抽痛着,他爱了她这么多年,竟还比不过一个封仇影。

    “你是我最亲最爱的人,从我到舞心宗那天开始,你就给我无微不至的关照。你是我的光,指引着我前进。你也是与我形影不离的影子,因为你伴随着我一起长大。

    如果封仇影是我的太阳,你就是我茫茫黑夜中的那抹最亮的月光。”

    穆繁城从未想过今日的这番话,会让吹笙记一辈子。她也不会想到,这番话成了吹笙生命中最好听的告白,伴随着吹笙的灵魂随着风儿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