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零独坐在明月殿喝酒,等着恭夜珏的兴师问罪。忽然,心口一阵绞痛。他捂着胸口用力的喘息着,可是每吸进一口气胸口疼的就越加厉害。

    跳动的心脏,就好像被放在了没有放油的油锅上煎炸着、好像被扔进了万年寒冰中、又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食着。心疼的无法言喻,急促的呼吸宣示着他的痛苦。惨白的脸上,冷汗一滴滴的地落在桌子上。

    他实在是疼的受不了了,双手一扫,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被他扫落在地上。

    外面听到动静的孟杨急忙推开门跑进来,一进来就看到恭夜零疼得在地上打滚。“九皇子,您怎么了?”

    孟杨过去抱起恭夜零,发觉他身上的温度非常低。

    “来人,快宣太医!”怎么说他也是东牧的九皇子,不能让他死在他面前。怕没人听到,孟杨又大声叫了一句。

    暗牢那边,恭夜珏还未摆脱凌向铎等人纠缠。他并不知道自己给恭夜零下的毒会提前发作,当孟杨派人来通知他的时候,恭夜零已经陷入了昏迷。

    匆匆把战场交给那些没有经历过实战的侍卫们,恭夜珏匆匆的往明月殿赶去。到了门口,正好太医走了出来,恭夜珏浑身是血的抓着太医问:“他怎么样了?”

    还不能让恭夜零,就这么死去。

    “九皇子似乎是中了蛊毒,具体是什么,臣也没检查出来。”不过能让人疼成这样的,只有人培养出来的蛊虫。

    天下蛊毒如此之毒,又有很多相似,一时之间他实在是检查不出是哪一种。

    太医不懂,恭夜珏可是心知肚明的。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只要给他服用自己的血,那就没事了。这蛊虫,是喝着他的血长大,也只认他的血。

    太医走了几步后,恭夜珏又吩咐道:“这件事,不准让第三个知道,否则小心你一家老少的脑袋!”

    “可是,这种蛊虫会蚕食人的心,最后九皇子会心脏吞食而死。这……”太医似乎还想说什么。

    恭夜珏一个眼神,他的嘴巴立刻闭上了。

    恭夜珏说:“现下东牧有不少晁南奸细,若是让他们知道了,你认为东牧还会太平么?宫里的坏消息越少越好,九皇子的蛊毒朕会想办法解决,无需你多担心。你只需要按时给九皇子送上一些补身体的药就行了,其余的,不用你管。就这样,你先下去。”

    “皇上顾虑的是,是老臣偈语了,臣告退。”原来,皇上是怕乱臣贼子会趁虚而入,的确是他疏忽了。

    恭夜珏进了房间,遣走房间里的太监宫女。

    站在场边,冷冽的眸子冷视着床上的人。

    墨发披在身前,双目紧闭,眉头因为疼痛蹙在一起。身体,还在不停的发着抖。俊美的脸上,写满了痛苦。

    那天,逼着恭夜零服下蛊毒,就是为了好控制他。虽然他从来没有争抢天下的意思,可怎么说他身上流着的也是东牧皇族的血。

    他有好几次跟他说想带着自己的母亲去封地,借口当然是为东牧招揽人才,不过都被他驳回了。他也有自己提起,要去守皇陵,他还是反对。

    在恭夜珏的认知中,东牧皇子只要有一个活着,他的皇位就非常危险。他不允许,有任何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或许,是他对恭夜零残忍了。可,这是他的宿命!

    恭夜珏拿出匕首割破自己的手腕,他把手放到恭夜零唇边,另一只手捏着恭夜零的下巴,把自己的血灌进了恭夜零体内。

    恭夜零身体里的蛊毒一尝到恭夜珏鲜血的滋味儿,竟然再次翻腾起来,蚕食着恭夜零的心。

    恭夜零惨叫一声!

    “再过几个时辰,你就会没事了。放心,朕不会让你那么轻易死去。今天的事情,等你醒来再找你算账。朕已经在调查晁南奸细,希望你自求多福,别让朕抓到你的把柄!”

    粗略的用布包了一下手腕,恭夜珏冷漠离去。

    殇家旧地!

    御寒飞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夏燕守在床边,大夫正在给御寒飞上药。索性,御寒飞身上受的都是一些皮肉伤,休养几天就好了。

    只是,御寒飞的脸却要毁了。被那么滚烫的开水烫伤,恐怕永远不能复原了。

    “大夫,怎么样了?”夏燕冷声问。

    “外伤只要休养几天就可,脸上的伤还要找专门治疗脸伤的人来处理。再者,他十个手指的指甲都被一个个拔掉,指骨也受了很重的伤,手指恐怕不能再做重活。”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伤成这样的人,大夫写了一副药贴交给夏燕:“这服药,让他连续服用一个月。一月后,伤口自然痊愈。”

    “多谢!”夏燕看了看上面的药,一个不认识。把药方放到袖子里,“等下,还会有一个病人,您请先休息。”

    “这……”他这大半夜睡得好好的,硬是被人拽到这个鬼屋一样的地方。他还想着早点治完,早点回去呢。

    怎么这治了一个,还有一个啊。

    “怎么?”鬼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夫急忙咽了口口水:“没,没什么,我,我先去帮那姑娘烧水去。你,你好好得给病人擦擦身体。”

    大夫逃也似的逃走了!

    夏燕冷然的看向旁边的温水,拿起毛巾给御寒飞擦洗着身体。血衣已经被换下,换上了一身干净的。

    御寒飞也够可怜的,腿毁了一条、现在手指也快要废了,这脸也算是完全的毁掉了。好好的一个人,竟然被折磨成了这样。

    听到外面有马叫,夏燕把毛巾扔到了血水里。

    一出门就看到吹笙抱着浑身是血的封仇影跑了进来,夏燕心想怎么这人伤的一个比一个重?他们都出来,也不知道九皇子现在怎么样。

    夏燕虽然也是舞心宗的杀手,可是他在恭夜零身边呆的久了,竟然对这个主子也有了一点感情。

    怎么说,他们也呆了那么长时间。

    床铺早已经准备好,吹笙把封仇影小心的放在床上。让红霜、穆繁城在门外等候。夏燕去叫大夫,采碧一直都在后面烧热水。

    见穆繁城他们回来了,她急忙把烧好的水端了过去。

    吹笙用匕首小心翼翼的割开封仇影的衣服,后面的衣服已经跟血肉粘在了一起。想要分开,只能用热水轻轻的烫开。

    夏燕扶着封仇影,吹笙帮封仇影解开后面的衣服。

    大夫一头冷汗,这人伤的更严重啊。那背后,早已经被铁钉穿透了。这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你,你们小心点,千万别碰到后面的伤。只要轻轻一碰,伤口就会流血。”流血了,他还怎么上药怎么治疗呀?他可不想把性命,丢在这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

    穆繁城在房间门口着急的走来走去,她已经给封仇影吃了续命丹,应该没事了吧。

    “小姐,别担心了,有吹笙公子在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看穆繁城这么担心,红霜也跟着难受起来。

    采碧虽然没有亲眼看着封仇影的伤,但御寒飞的伤她还是看到的。想必,封仇影的伤比御寒飞的更重。

    穆繁城强迫自己冷静,“采碧,御寒飞的情况如何?”只有借助别的,来分散她的注意力。不然,她怕自己忍不住回去找恭夜珏算账。

    “伤的不轻!”她都不忍心再想起,当时御寒飞被送来,浑身都是血,几乎已经看不到人样了。

    “醒了没有?”

    “还没!”采碧道!

    “我进去看看,你们两个守在外面。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

    穆繁城进去后,采碧才问:“红霜姐,小姐好像不太对劲。”她隐隐的感觉到小姐周身都散发着杀意,她正在极力的控制着。

    “你看过晁南皇的模样之后,就会明白!”心爱之人被伤成了那样,小姐没有立刻杀了恭夜珏已经算他的好运了。

    只怕日后,小姐的报复心会越来越强。

    “东牧百姓,又要遭殃了。”恭夜珏不给百姓幸福,反而将百姓往油锅里推。采碧心有余悸,不敢再多说。

    小姐平时看着挺冷,也比较喜欢开冷玩笑,可要是有人触及了她的底线。那么,她的防线会立刻崩散。

    记得当时夏老被下毒,小姐的怒火燃烧着,迟迟没有褪去。若不是红霜拉着不让她上前,说不定她已经被抓狂的小姐杀死了。

    大夫满头大汗的处理着封仇影的伤:“你们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碰到伤口,不能碰!”他的手颤抖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弄疼了他。

    “九皇子怎么样?”夏燕问。

    吹笙一边帮封仇影处理一边说:“他被恭夜珏带走,他们是兄弟他不会有事的。”

    “正因为他们是兄弟,所以才更容易出事。”夏燕开始担忧起来。

    吹笙手一停,想起之前恭夜珏对恭夜习的所作所为,心中顿时如雷一劈:“你说得对,你先回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怎么说,他们身上流着的也是同样的鲜血。

    恭夜翼这个人虽然不存在,但莫名的他还是被这股血缘牵引。恭夜零是个不错的兄弟,着实不能让他再出事。

    恭夜习临走之前,也有让他们好好照顾恭夜习,不能食言。

    “可是这里,吹笙公子,我怕……”

    “没什么,伤口看似很深,也不过是皮外伤。”如果一个帝王,连这点伤都承受不了,又何以承受日后的百般痛苦?

    “还是等到他醒来,确定没事了之后我再离开吧。”一时半会儿的,九皇子应该不会有事。

    真的,只是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