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一路上,夏燕的心狂跳不止。前方就是宫门,因为担忧恭夜零,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许多。

    终于到了殇家旧地,夏燕急忙去找穆繁城等人。

    穆繁城见夏燕来了,急忙问:“东西到手了没有?”

    夏燕点头,把蛊虫从怀里拿出来放到穆繁城手上。夏燕说:“这种虫子真可怕,专门吸人血。”

    他不敢将自己在密室看到的事情告诉穆繁城他们,那些情景就连他也不想再想起。太可怕了,光是这么想想,那副血染密室的情景又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

    拿出在密室中捡到的两段笛子,夏燕说到:“这是我在密室中捡到的,还有,我见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他说,他是我们这边的。”

    “奇怪的人?他是谁?”红霜问,舞心宗所有有任务的人他们都知道,因为那些任务就是她派出去的。

    尽管夏燕在东牧潜伏了这么多年,但他也还是舞心宗的人。虽然他排不上舞心宗十二杀手,但是舞心宗的人他多少也认识。如果他说的那人是舞心宗的,他们没有理由不认识。

    夏燕将自己在密室中所见所闻,包括黑衣斗篷人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穆繁城、红霜等人皆是一愣。

    因为他们都不认识这样的人,就连封仇影也不懂。

    锐狱要是没有得到特殊任务,是没人赶泄露自己的行踪。那人既不是舞心宗的人、又不是锐狱的人,那到底是谁?

    “他还说,要想救九皇子,非要恭夜珏不可。”夏燕又说。

    “恭夜珏?先别提他,你们聊着,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我先进去看看这种蛊虫,想办法找到医治恭夜零的办法。”一听到恭夜珏的名字,她就想要杀了他。穆繁城拿着小瓶子,给封仇影一个颜色,两人双双进了屋。

    夏燕心有余悸,干脆坐在地上休息。

    红霜、采碧去准备一些热水,以防不时之需。

    进了屋,穆繁城望了望床上躺着的恭夜零,转身把小瓶子里的虫子倒进盆里。一倒出来,浓重的血腥味儿就涌进了鼻腔里。

    “这是什么蛊?”封仇影惊讶的问,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

    穆繁城眉目紧蹙、一脸凝重的盯着那变成血红色的虫子:“我也没见过,应该不是中原的蛊。”

    夏燕明明说是明黄色,怎么一到这里就变成了血红色?夏燕说这种蛊虫要喝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蛊?

    若是血蛊,那这上面的两根倒刺又是什么?

    穆繁城划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在蛊虫上。虫子一沾染到血腥,立马翻腾起来。两根倒刺拼命的吸着那红色的液体。血红色的虫体里面变成了明黄色,与皮肤的颜色差不多。

    “繁城,你有把握么?”封仇影问。

    穆繁城摇摇头:“此妖物非比寻常,还要等商洛他们回来才能解决。看来,恭夜珏给夜零下的蛊虫就是这个。这个倒不重要,我比较关心的是夏燕说的那个黑衣人。这个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说跟我们一边却又隐瞒自己的姓名?”

    “这个我也觉得纳闷,不过既然他说是站在我们这里,那就没必要关心他。你跟我商量的那件事,我已经做了准备。晁南也很快就会收到消息,恭夜珏这次怕是在劫难逃,还怕他交不出解药么。”

    封仇影在东牧呆了十年之久,自然是认识恭夜零,也知道他的为人。虽然他们不是很熟,也算不上朋友。但看繁城这么关心他,想必他们的关系应该不错。

    至少,恭夜零看上去比水痕月要顺眼多了。

    “怕就怕恭夜习那边因为恭夜零的事情,有了耽搁。他们兄弟两的感情一向要好,这次恭夜零变成这样,我们多多少少也有点责任。哎,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他那边会有什么动荡?”封仇影问。

    “恭夜习的性子比较急,要是恭夜零出事难保他会做出什么什么出格的事情。好不容易庆丰要主动出击,若再有晁南和恭夜习那边相助,恭夜珏的下场可想而知。

    既然我们要做,就要做到万无一失,一方都不能有耽搁。恭夜习一定要稳住才,否则计划可能有变。”只是,她还是低估了恭夜习。

    “你说也对,好,一会儿我运功先稳住恭夜零的伤势。好了,你先出去吧。”既然不能用药物抑制,就只好先用内里将他的内息稳住,说不定还能坚持到商洛等人回来。

    “那就麻烦你了!”封仇影的实力与她不相上下,恭夜零虽然是伤患,可他也是一个男人。毕竟,男女有别。这里,还是交给他来处理吧。

    穆繁城走后,封仇影特地将虫子拿在手里看了看。这种虫子一离开血液,就会变成血红色。一沾染到血液,就会变成明黄色。

    的确罕见,然而世上万物相生相克,既然有这种蛊虫出现,那必定有可以克制他的东西。只是现在,他们不知道罢了。

    暗中叫来小溪流,把这个消息传递到锐狱,让那边也帮忙寻找解救良方。锐狱那边的消息一想传的很快,办事效率也是数一数二的。

    这么多年,也多亏了锐狱。

    再者,就是为恭夜零运功疗伤。

    封仇影解开恭夜零的上衣,看到上面青青紫紫的伤疤,心中骇然。恭夜珏对自己的亲兄弟都如此,真是荒无人性。

    想到此,他不由得也要嘲笑自己一番了,他对封沐汶何尝不是心狠手辣,坐到斩草除根呢?

    可是两方一比,却又有不同。封沐汶野心浩大,而恭夜零却什么都不贪图。两人差距如此之大,但结果确实不尽相同。

    封沐汶那边半点消息没有,可能,是还没哟找到吧。

    算了,不想那么多,还是先疗伤要紧。

    封仇影盘腿坐在床上,给恭夜零运功。不一会儿,白色热气从他们两人身后涌起。恭夜零头顶冒着白烟,额头的汗水如雨淋下。

    “呜…”似乎是触动到了那嗜血蛊虫,恭夜零痛苦的呜咽了一声。

    封仇影再次运功,一掌打在恭夜零背后。恭夜零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染红了白色的里衣。

    “咳,咳咳…”心口的疼痛,让恭夜零在床上不安的蠕动起来。或许是太疼了,恭夜零竟然挣脱了封仇影的牵制,反而打向了他。

    封仇影见状急忙出手挡住来击:“恭夜零,你醒了?”

    恭夜零揉揉脑袋,心那里再次疼了起来。“走,快走,你快走!”他捂着心口,趴在床上,似乎很痛苦的在压抑着什么。

    “你觉得怎么样?”不应该,他已经把一大半的真气传到了他体内。即使不能让他痊愈,也能抵制一会儿,怎么会全无功效呢?

    “快走,别,别管我,快…”嗓子那儿好难受,好想喝点什么。恭夜零咽了口口水,却在不经意间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猩红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口腔。

    心口那儿,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似乎就在叫嚣着要喝血。

    不,他不能再这样,不可以,他不是怪物,不是怪物。

    “恭夜零,你到底…”

    “快走!”忽的,恭夜零朝着封仇影用力一吼。

    这一吼,让封仇影看到了他那变的猩红的眸子。一点,都不像是人应该有的眼睛。

    “哼,你觉得我会丢下你不管么?恭夜零,你的命是繁城救回来的,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你不准死。”说着让自己泛酸的话,封仇影一把扯过恭夜零,想要把他固定在床上。

    可是恭夜零的力气竟然出奇的很大,大到连封仇影都没办法控制住他。

    两人在屋里打作一团,桌子椅子几乎都被打翻在地。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动静急忙跑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恭夜零趴在封仇影身上,张大嘴巴似乎想要咬封仇影。

    封仇影的胳膊划了几道伤口,应该是怕伤到恭夜零才不敢动手。

    夏燕与程延园飞快的去把恭夜零拉开,可是恭夜零一个劲的要去咬封仇影。两人费了好大得劲才把他按在地上。

    穆繁城给恭夜零后脑穴道扎了一针,让他暂时昏死了过去。夏燕把恭夜零抱到床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变成了这个样子?”

    被子床单都被撕碎,桌子椅子倒了一地,盆也倒仍在了地上。

    穆繁城看了看,幸好当时把蛊虫收起来了,不然后果一定……

    “影,你没事吧?”封仇影的手臂是被抓伤的,穆繁城拿出瓶子给他上了药。

    “我没事,有事的是恭夜零。”刚刚他好像一只野兽,想要喝人血吃人肉,还有他的指甲明明不是很长,却能抓伤他的胳膊。

    封仇影看了看自己被抓伤的地方,居然流出了黑血。

    “有毒!”穆繁城惊愕的喊了一句。

    “主上,您还好吧?”一听到有毒,御寒飞立马凑了过去。

    “没什么感觉!”

    穆繁城一听急忙用手指戳了戳:“这样,有感觉么?”

    封仇影摇摇头:“没有,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知道了,御寒飞,你先把影送到隔壁房间去,一会儿我再去看你们。”

    御寒飞急忙把封仇影先送过去,临走的时候封仇影说了句:“别担心,我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