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这世上所有的事情有因必有果,有果必然会有因。但是这个因果,是善因还是恶因,完全取决与世人看待问题的角度。角度有高有低,有大有小。

    可是,若这个世上没有因果,那这个世界还算是世界么?

    穆繁城曾经想过,真的只是曾经,哪怕恭夜珏只有一刻钟的功夫后悔过。如果当年,他能稍微赏赐她一点微薄的情分,她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前世的穆繁蕊嫁给了一个王爷,虽然那王爷不得宠、也没什么身份权威,至少她的一生是在平平坦坦中度过,至少她不会像今天这样变成一个曾经的自己。

    看着一身麻布粗衣、脸色发黄的女人,不,她应该算不上是女人吧。怎么说,她也才十七岁。

    晨露楼、晨露楼、晨露楼,这栋纠葛了她前世今生所有悲欢离合的地方,纵然有过欢喜,有过忧愁,它至今依然屹立在这片不属于它的尘世暗夜中。

    坐在门口的人,心想着一炷香之前的对话。

    “报应,有现世报有来世报。或者现在的我,就是在偿还以前欠下的罪孽。繁城姐姐,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将会在那一刻得到终结,但是我相信,这一刻的我是真实存在的。存在于这个世上,存在在你的面前。”

    “人生有很多的不愉快,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可是,这也只是但愿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去争取的。也或许,借助别人的手可以达成自己的目的。”

    “然而这样的自己真的开心么?真的快乐么?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这一生所追求的,其实不过过眼浮华。梦醒初衷,一切成空!”

    这些日子的沉静,让穆繁蕊懂得了人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也晓得了对自己人生的追求。穆繁城是羡慕的,日暮黄昏、月影初上、星光转移,为的不过是一世的安稳。

    羡慕别人,不如自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

    现在所有的计划都在进行中,她要做的就是要完成这个完美的计划。然后,再好好地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自己以后的出路。还有,上天让她重生的真正意义……

    身后陡然一凉,玉笛亮出。再看来人,一身洁白如月。皎洁的面孔、深邃的眼眸。

    “你醒了?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看到来人是恭夜零,穆繁城将玉笛收了起来。

    “我,全都知道了,谢谢你!”本来,她没有那个必要去救自己,可是她却还是不顾一切的去救人,这样心地善良的女人,不应该背负着一切悲伤与忧愁。

    如果可以,他情愿代替她尝遍世间疾苦。

    “你该谢的人不是我,而是月,水痕月。是他违背了水雪世家的秘密,救了你。”当初水痕月非常坚定的说自己不知道,可是后来,他还是出手相救。

    水痕月救了的不只是恭夜零、封仇影、夏燕三人,他救了的还有天下众生。

    “我会去向他道谢的,你们的计划我都知道,我会好好的帮你完成它。就当,是我给给你的回礼。”恭夜零笑得宛若天上月,美丽而高洁。

    就连穆繁城都要自诩不如,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恭夜零笑的这么毫无顾忌、笑的这么开心自在。也可能,是他放下了肩上的枷锁,让自己的心不再沉重了吧。

    “多谢你!”他能做出这个决定已经很不容易了,亲兄弟对自己做出了那种事情,也亏得他能够忍受得了。

    要是按照她这种有仇必报的性格,她一定会将嗜血灵蛊放到他的体内,也让他尝尝这种被蛊虫啃心吸血的滋味儿,随后,再让凶猛恶兽将他碎尸万段,喝血拆骨。

    “没什么好谢的,对了繁城,你知道封仇影去哪里了么?我醒来,便没有看到他。”本来,他还想去见见他的,可是一醒来问别人才知道他根本不在殇家旧地。

    “可能,去执行计划了。”红霜、采碧又没有回来、火澜现在又在水雪世家养伤、水痕月的职责就是要保护火澜。

    现下,能够行动的人只有她、封仇影、陆羽邪、恭夜习,以及一个伤势未愈的恭夜零。庆丰、晁南、东牧国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谣言毕竟谣言,要想借助谣言来催动国之根本,那根本就是妄言。

    封仇影的这个计划固然很有用处,可是维持的时间能有多久,那就不得而知了。只能,一步步的走下去了。

    恭夜零又跟穆繁城说了几句,便离开为行动做准备。

    穆繁城回到晨露楼,坐在窗边静思着。

    弯月,照射着窗边的人!静默的心,被这黑夜的迷雾迷层笼罩的无一丝光媚!

    心中默默的为那些在水深火热种挣扎得人哀叹,不是他们生不逢时,而是他们没有选择一个像封仇影那样的明君!

    也对,这个世上只有一个封仇影。只有一个属于穆繁城的封仇影。

    静坐一夜,等来黎明曙光!染黑的发,在晨风中肆意的狂舞。脸上的伤疤,是黎明前最后的丑陋。

    穆繁城走到外面,红霜采碧还没有回来。又走到屋里,自己换了一身装扮。她穿了采碧的衣服,易容成采碧的模样。

    打开穆府的大门,穆繁城用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

    一走到大街上,她就发现街上很不寻常。街上只有两三个小贩,一些买菜的妇人们行色匆匆,走的非常快。一边走一边还往身后瞧瞧,看看身后有没有人。

    一个妇人走到了半道上,忽然另一个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那妇人立马就被吓得蹲在地上,手中买菜篮子掉在地上,瓜果蔬菜掉了一地,还在叫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吸我的血,不要不要。”

    那个拍肩膀的人只说了一句:“是你的钱忘了找了!”

    原来,那人是她买菜的那个小贩。

    妇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抹了把冷汗:“原来是你啊,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么?何况现在,现在,哎,不说了。”

    “为什么不说呢?现在怎么了吗?”穆繁城上前帮妇人捡起地上的瓜果,问道。

    “小姑娘啊,你是不知道昨天夜里啊出现恶了一个吸血怪物,他到处吸别人的血。也不晓得这个怪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真是要吓死人了。”妇人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胸口。

    “晚上,你可千万别出来。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出来的,不然吸血怪就会把你的血都给吸干了。尤其啊,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哎,我呀也就趁着这白天出来买点菜,不不不,我得回去了。”

    妇人说完,急忙拿过穆繁城手中的苹果,撒腿就跑。

    穆繁城冷在脸上,乐在心里。他们的办事效率真不低啊,才一夜的功夫,整个东牧国就变得人心惶惶的了。

    只要在加点油添点醋,对恭夜珏不利的谣言就会变成真实。

    还是,到处走走看看民风民情再说。

    走了一天,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吸血怪物,却没有听到恭夜零或者恭夜珏的名字。穆繁城有点失望啊,怎么不一并说出来呢?

    回到家,脱去了那一身易容戎装,。穆繁城躺在床上,想着封仇影。昨天恭夜零来到这里说封仇影不见踪影,今天一天流言蜚语倒是听了不少,却没有看到封仇影的人。

    这倒是有点说不通了,难不成他另外有计划?

    殇家旧地,已经成了大家联络根据地,封仇影、恭夜零、御寒飞等人坐在树林里,聊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

    虽然还没有找到恭夜习,跟他说这个计划,但是他们相信恭夜习会自己找上门来的。

    “没想到,绛潇竟然会……”恭夜零心中一顿苦涩,只是让绛潇去保护五皇兄,没想到那一次竟然成了他们主仆最后的诀别。哎,世态炎凉啊!

    “你也别太伤心了,至少我们还活着,我们会活着替死去的亲人报仇。”御寒飞拍了拍恭夜零的肩膀,安慰着他。

    “呵!以为自己早已经看开了,没想到我还是这么的没用。”

    说起来,这几个皇子中大皇兄太过自私、注重权位女人;四皇兄太过阴狠暴力,做事手段残忍至极;五皇兄性格虽然大大咧咧,可是他有一颗爱民如子的心。只有他,只有他是诸位皇子中最为没用的一个,性格太过怯懦软弱。

    “失去的太多不代表生命就没有意义,虽然我们身处不同阵营,但我相信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封仇影亲自帮恭夜零倒了杯茶,在东牧这些年,恭夜珏对他的态度冷若冰霜、恭夜习表面上刁难、嘴上也总是说着那些讽刺的话,实际上他也只是为了激励他、为了让他活下去而已。

    只有恭夜零,一直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美好。他就是一个不与世为争的世外谪仙,这样的人本就不应该沾染尘世肮脏的垢土。

    “这样说岂不太见外了,你我认识也不止一天两天了。而且,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怎能说不是同一阵线?若不然,就是晁南皇看不起在下。”恭夜零莞尔一笑。

    “哪里哪里!寒飞,夜零可是个不错的人才,你应该多跟他学习学习。”在遭遇一连串的变故后,还能如此容容淡定,且面不改色恭夜零还是那样不谙世事。只是,面上的他是如此,那他心里的自己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他自己能够解答了……

    御寒飞拱手道:“那是自然,寒飞还有很多不懂的事情,夜零皇子克药不吝赐教呀!”

    这反而让恭夜零不好意思了:“我已经不是东牧皇子,叫我夜零吧。不过,再让我最后一次用东牧皇子的身份,来给你们说声对不起!”

    “真的,很对不起!”出乎意料的,恭夜零忽然跪在地上。

    他要为东牧国给他们的伤害道歉,不管这伤害是由谁造成的。总归,他们身上流着的都是东牧的血……

    “这声道歉本不该由你来说,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等也只好接受。我们,原谅身为东牧皇子的你。而现在的你,不再是东牧皇子,而是我们的朋友恭夜零。”封仇影不是一个对朋友冷酷的人,他的冷他的残忍对准的都是他的仇敌。

    而恭夜珏,是他这一生最大的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