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冰冷的床铺上,绝代公子平静的躺在上面。战靴的爱意,红点在白衣上开出一朵朵刺目的红花。无力的手耷拉在床边,乌黑的墨发顺着床沿垂落在地上。

    床边跪坐的人,眼中没有眼泪、心中没有哀痛。想要用心记下床上的人,可是越记就越模糊。

    忽而,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打破了室内的宁静。

    穆繁城缓缓转身,印入眼帘的是两抹白色。其中一人,一身紫衣华服、脖颈边的狐狸仿若真物、若有生机。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跌宕的心却没有因他这脚步而有任何的起伏。

    “夜零,你过来!”不喜不悲的声音、不笑不哭的表情。

    恭夜零的心莫名的跳得很快,看着穆繁城这样的表情,好像有什么事情是跟他有关的。

    “繁城,你还好吧?”恭夜零担心的问。

    “我很好,不好的是你眼前这个人。看看他吧,看看他被你那四皇兄害成了什么样子。”只要一想到恭夜珏,她就恨得牙痒痒。

    恭夜零心里咯噔了一声,难道繁城还在介意他是东牧皇子?可是,既然介意,又为何要救他?

    “吹笙?怎么会这样?”吹笙不是国师么?不是东牧国的国师么?他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又是,又是恭夜珏的杰作么?

    “夜零,我不是怪罪你的意思。只是,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有关吹笙的秘密、也是吹笙与东牧国的秘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但是这是事实。”穆繁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她拉过恭夜零,让他坐在床边。

    故事的存在,就是为了讲给听众。穆繁城担当了这次讲故事的人,这个故事很早以前她就想要讲给他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

    这次若是再不讲出来,怕是以后没有机会了。

    穆繁城一一的细说着吹笙的曾经,他的身份、他的恨意、他的孤独。一一的细说着,曾经的人、曾经的事。

    伤口在愈合后总会留下一点疤痕,有的疤痕用衣服、用粉饼化妆一下就能遮挡过去。可是,有的伤疤是看得到的。不管伪装的有多好,有多完美,总是会留下一些可以寻迹的扭曲点。

    讲的人面无表情、声音无起伏,听的人胸口动荡之大、心脏抨击如万石压心。吸进胃里的空气、冰冷、冰冷、冰冷。

    “你说的,都,都是真的?”父皇怎会如此残忍?怪不得,二皇子的位置一直悬空、怪不得从来没有人见过二皇子的真正面目。原来,这其中竟然还隐藏着如此惊天的阴谋。

    为了江山、为了权位,他们可以不择手段的迫害自己的亲人兄弟。父皇,连自己的儿子连自己的妃子都不远放过。这就是,他们一直尊爱的父亲么?

    惨笑声伴随着眼泪落下,后悔的泪水、屈辱的泪水、腥咸的泪水、悲恸的泪水。

    “你觉得呢?”

    “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自古帝王多无情、爱恨情仇贪嗔痴。一切,都是人的欲望在作祟。罢了罢了,正如吹笙不再是恭夜翼,而我也不再是恭夜零。”抛弃这些果然浮华,展开的人生会是另外一个天地。

    “人欲,太残忍。”站在一边御寒飞感慨着。

    “唔…”昏迷的吹笙猛地抽搐起来,血从他口中不断的流出来、身上的衣裳已经分不清是什么颜色。

    从刚刚的红血,变成了现在的黑血。

    “繁城,这是什么毒?会比恭夜零中的嗜血灵蛊还要毒么?”封仇影急忙上前问,嗜血灵蛊已经是他见过最毒的毒药了,什么毒比这个还要毒?

    他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是这人太深、这天也太高了。

    “听吹笙说是什么半命绝散,没见过。”恭夜珏那边的手段越来越高,东西一样,几乎都是他们没有见过的。

    绛潇的武功不弱,还是被人轻易的杀死。火澜的轻功在江湖上也是排的出名词的,能不动声色的出现在火澜身后,还能一招砍下火澜的胳膊。可见,这些人的武功都不弱,甚至有可能超过她。

    “城,城儿!”终于,吹笙醒来了。

    “吹笙!”穆繁城抓住吹笙的手,这才发现吹笙的手冷的让人害怕。再试下他的脉搏,几乎要消失了。而且,还不像是恭夜零中了嗜血灵蛊那样的消失。

    恭夜零一时间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吹笙,只要是穆繁城说的他都会相信。穆繁城说吹笙是恭夜翼,他就绝对是东牧二皇子。

    “对不起!”千万言语只能化作这一声对不起,恭夜零连吹笙的眼睛都不敢看。

    “呵!你,知道了?”吹笙虚弱的问。

    恭夜零不语,半晌点了点头。

    “你的态度,让我惊讶。我,我原以为你会大吵大闹的说着不相信,然,然后飞快的逃跑。”看来,他还是太过低估恭夜零了呀。

    “我相信,所以,对不起。”

    “这一生我听了很多人说过对不起,包括恭尚易。可是,他们说的对不起我一个都没有接受。夜零,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你的对不起我接受。”

    能在死前,再看到跟自己有这一样血液的人,他是开心的。东牧皇宫,永远都不会有这样的亲情存在。

    至少,他在恭夜零这边得到了一点。

    恭夜零被他这么一说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在说些什么,一句对不起又能怎么样?一句对不起能够换回失去的那些么?

    “吹,我、我,哥,对不起!”他只能一句句的说着对不起。

    “你刚刚,叫我…什么?”是他出现幻听了么?

    “哥,你是我哥。这个世上我只有两个哥哥,一个是你、一个是五皇,不五哥。”恭夜珏,他已经没有资格再让他叫上一声哥哥了。

    吹笙很欣慰,这一刻他没有排斥身体里流着的血。因为这声哥哥,他再无遗憾……

    “哈哈哈,恭夜珏,你以为你赢了么?其实,你才是,输得最惨的那个。”吹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出了令人心痛的话。

    穆繁城看着放在自己手心的手慢慢的垂落,所有的动作都变得很慢,慢的她都忘了要怎么样去呼吸。

    最后看了一眼床上没有呼吸的人,穆繁城起身,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刚站起来有跌坐在地上。

    封仇影伸过手去扶她,将她抱在了怀里。“他的仇,我会帮你报。”

    感觉到怀里的人摇了摇头,苦涩的味道涌上心头。

    “恭夜珏,必须要由我亲自杀死。红霜,麻烦你把吹笙送回去、跟绛潇在一起。他们在一起,也不会孤单了。”很快,真的很快,解决掉恭夜珏之后,她就会回去。以后,再也不离开尘存溪山,永远留在那里陪伴着他们。

    “繁城,这次,让我送吧。”这里已经没什么需要他做的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他的兄长送回去。

    “红霜,你跟夜零一起去。”尘存溪山不是他能找到的地方。

    “是!”

    穆繁城走到窗口,任由着冷风拍打着她的脸庞。用力扯掉脸上的伤疤,露出那张倾世绝容。现在的她,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伪装了。

    宁我付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

    恭夜珏,杀!东牧,灭!

    “采碧,让程延园、凌向铎、向南燕三人立即来见我。”不能再等到陆羽邪、恭夜习他们来了,现在她就要谋反。

    “是!”

    封仇影问:“繁城,你要做什么?”

    “讨债!”从牙缝中强逼着说出这两个字,可见穆繁城对恭夜珏的恨意有多浓烈。

    封仇影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对御寒飞使了个眼色。御寒飞明白,跟随红霜、恭夜零一起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封仇影与穆繁城两人。

    封仇影静静的看着穆繁城,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就是冷静。越是关键时刻,越要沉下心来冷静思考。

    恭夜珏知道吹笙的身份后,可以直接杀了他,为何还会给吹笙离开的机会?为何,还会这样平静的让吹笙离开呢?

    知道了吹笙是恭夜翼,也就代表他知道了吹笙是奸细。他这么做的目的……糟糕,不好。

    “繁城,快跟我走。”恭夜珏的目的绝不单纯,他们要是再不走,恐怕……

    “你们,还走得了么?”窗外,威严的声音带着嘲讽的意味。

    穆繁城、封仇影皆是一怔,两人对看了一眼。同时破窗而出,安稳的落在地上,再看对面。

    龙袍加身的恭夜珏好似一条威风凛凛的战龙,他站在那里,前后都有四个黑衣人守护。恭夜珏一挥手,另一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迅速将封仇影、穆繁城二人包围起来。

    红霜、恭夜零还没有来得及逃走,也被堵在门口。不过,却没有见到采碧的踪迹。采碧是这丫头比较聪明,应该是看到情势不对之后,走了别的路。

    “我还没去找你,你倒先找上门来了。恭夜珏,这些债我要你血债血偿。”穆繁城头一次耐不住性子,率先亮出了兵器。

    “穆繁城,或者叫你白溪魔女更加正确吧。你在这里潜伏了这么久,为的应该就是今天吧。”阴鸷的眸子转向恭夜零,修罗般的言语到处:“九弟,你怎么抱着吹笙国师呢?”

    看到恭夜零的嗜血灵蛊好了,恭夜珏心下一颤。他不是说绝对不会有人能解嗜血灵蛊,只有下蛊的人才能解毒的么?为何现在,恭夜零完好如初的站在这里。

    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知道吹笙的真实身份。这一次,他利用吹笙抓到封仇影、穆繁城、恭夜零,这步棋真的是走对了。

    “住口!谁是你九弟,恭夜珏你这次来应该不只是看看丈母娘吧。”面对恭夜珏如此强势的阵型,恭夜零依旧面不改色。

    “看来,你都知道了。可惜啊,他却再也没有机会再听你叫声哥哥了。”恭夜珏冷声嘲笑着。

    “二哥那么帮你,你还杀他,你的双眼早就被权欲蒙蔽。你已不再是那个嫉恶如仇的恭夜珏了,现在的你陌生的让人害怕。”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以前的他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恭夜珏虽然很冷酷,可是还没有到无情的地步。他心中也会正义感,也会有爱民的那颗心。然而现在,他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心狠手辣冷酷无情!

    “哼,他是在帮我么?应该,是在帮你们吧。穆繁城、封仇影,你们这些叛贼今天一个也别想离开这里。”恭夜珏后退一步,守着他的四个黑衣人立即窜到了前面,手上拿着的都是他们没有见过的兵器。

    穆繁城冷哼,她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谁踏不出这里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