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恭夜珏、封仇影、穆繁城,这场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只有用手上的兵器来解决。

    消弭的仇恨、滋长的仇恨,今日又要如何应对?

    对视的眼、对视的人,似是隐藏在春风中的尖锐利刃。冷静、冷冽、冷肃!

    一片翠绿的绿叶,从一边的树上飘落,绿叶风中舞蹈。绿叶飘落在一人锋利的刀刃上,分为两半。

    就在绿叶掉落的一瞬间,两方人马终于有了动静。

    穆繁城一手拿着玉笛、一手拿着银剑,身如闪电、动若狡兔。手中的剑挥动着,心中的仇恨翻涌着。

    华丽的身形转出了一个华丽的舞蹈,灵巧的手腕运转着手中长笛。腰间飞舞着的白色丝带,是这冷风中一道靓丽的风景。

    黑衣人迅速包围穆繁城,强烈的杀意、从未有过的杀意,纵然是穆繁城竟然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心恐。

    颤抖的手,与眼前的敌人厮杀着。染红的眼,是对亡故友人的承诺。

    见一黑衣人欲途从后方暗算穆繁城,封仇影眼疾手快,红丝出现。一圈圈的红丝围绕着整个晨露楼,像一团团红色蜘蛛网。

    红丝与黑发交缠着,白衣与银剑飞舞着。

    两个洁白的身影穿梭在一群黑影中,两人虽然是第一次并肩作战,但二人的合作竟然是那么的亲密无间、心有灵犀。

    看得人,傻了、呆了、惊了、怔了……

    尊贵的王者,心中莫名怒火腾腾燃起。恭夜珏抢过身边一人的剑从中间分开穆繁城与封仇影二人,三人立刻站到不同的位置,两把剑峰同时指着恭夜珏,只有恭夜珏一人的剑锋直指封仇影。

    “封仇影,今日朕让你有来无回!”他不明白,他不明白当他看到穆繁城与封仇影双剑合一的时候,他的心会那么的难受。

    当他看到穆繁城对自己的恨意那么的强,他的心会很难受。他不想从穆繁城的眼中,看到对自己一丝不满的痕迹,这样他会不开心、很不开心。

    “别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穆繁城冷然开口,这里是晨露楼,是她前世与今生的避难所、也是她前世与今生的噩梦始源。

    这里,更是她与封仇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不管,是前世、亦或者是今生。

    假如她们现在站在外面的街道、或者站在穆府的门外,都是他恭夜珏的地盘,可是这里是晨露楼,而晨露楼是她的地盘。

    在这里,还轮不到他来撒野。

    “穆繁城,别忘了你是谁的女儿。”这个吃里扒外的丑女人,等等,她脸上的伤疤呢?恭夜珏愣了神,随后才想起来。她可是白溪魔女啊,白溪魔女什么都会,易容对她来说完全是小事一桩。

    “可能你不知道,我的父亲,叫做舞飞胥。可是你知道了,意味着你也该死了。”他还敢提这个,义父就是中了他的毒素才死的,今天他要是不提,她差点就因为吹笙的仇给忘了。

    如此一来,新仇旧恨就一起报。

    “舞飞胥?舞心宗宗主,你是他的女儿?”怎么会?她不是穆长琴的女儿么?怎么又变成舞飞胥的女儿了?难不成,她一直都在用穆繁城这个身份掩人耳目?目的,就是要为舞飞胥报仇?

    恭夜零诧异的看了穆繁城一眼,舞飞胥是谁?舞心宗,又是什么地方?即便是他,对这些江湖是也不是很了解。譬如舞心宗是江湖第一大宗派,他都没有听过。

    红霜没有忘了刚刚穆繁城给他的使命,趁着那些黑衣人不动,她立刻出手杀了前面挡路的人。

    “恭夜零,你快走。”红霜小声叫了一句。

    恭夜零听到,把目光转了过去,再把担忧的眸子转向穆繁城。要是他走了,穆繁城怎么办?

    红霜看出了他的犹豫,小声劝着:“就算你留下也无济于事,对宗主来说反而是负担。现在,应该先把吹笙公子带回舞心宗,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恭夜珏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小姐那里,这个时候要是不走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了。看恭夜珏的样子,他还有很多疑问没有解答,就算宗主和晁南皇战败被俘虏,他也不会对他们下毒手。

    被捕了,她还能利用舞心宗的力量将他们救回来。

    吹笙公子是带着遗憾离开的,她们必须要把他送回舞心宗,然后将他的遗憾完成,再带着对他的思念回到舞心宗,陪伴着他。红霜为吹笙的死感倒遗憾,他一死,这世上再无他的笛声、再无他与小姐的合奏之乐了。

    纵然心中万般不舍,但恭夜零还是跟着红霜率先离开。

    那些黑衣人回过神来要去抓,却被恭夜珏叫住。

    小鱼小虾走了就走了,一个恭夜零还能掀起多大的波澜。穆繁城与封仇影,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放下武器投降,朕可以饶你一命。”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不能与穆繁城为敌、不能与穆繁城为敌。

    “你的话,连鬼都不相信。恭夜珏,今日我要为那些死在你收中的舞心宗人报仇。舞飞胥、绛潇、火澜、还有…吹笙,我会亲自斩断你的罪孽。”

    吹笙的死给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她说过,封仇影是她的阳光、吹笙是她的月光。每次,只要她一冲动的想要做什么,吹笙都会出来阻止她,会劝说她其中的厉害关系。

    可以说,吹笙也是她的导师,如果没有他这么多年来的支持和劝导。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说不定她早就因为对恭夜珏的强烈恨意,出世杀了他,也可能她的刺杀会失败,反而被恭夜珏杀死。

    吹笙啊吹笙,你的一生都在为别人考量,从来没有为自己考虑过。你的世界,一片黑暗,却不让任何光芒照射进去。

    你一味的考虑别人,担忧别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朋友们、还有那些被你拯救的人,他们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们所希望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安!’

    只有当你平安了,关心你的人才会开心。

    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正如穆繁蕊所说的,梦醒初衷,一切成空!

    空荡的心,要用什么来填补呢?

    “城儿,找个机会走。这里,交给我。”他说过,他要保护她,不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不再让她流一滴眼泪。

    吹笙死了,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人死了,爱没了,只有恨!他不想看到穆繁城如此愤恨的模样,因为这样会失去她原本的纯真善良、失去那个真正的穆繁城。

    “败落花前伤心去,恨意浓浓无可替!恩怨情仇似水流,无缘尽头尽是仇!”仇恨,磨灭良知的仇恨,要用手中的剑来了结。

    悲伤的词句,是在对命运不公的叫嚣和鄙夷。

    “哼,不知所谓!”既然他们如此不识抬举,他也没必要再手下留情。“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朕成全你们。杀!”

    强烈的杀意、强烈的恨意,乱刀之下无人生还。

    穆繁城仰天一笑,似是对这些无知之人的嘲笑、又好像是在嘲笑现在的自己。笑,伴随着眼泪的笑。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心中的伤,为什么而撕痛?

    穆繁城、封仇影立刻加入战局,混乱的人、交织着的剑声,一声一声的抨击着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伤心人、伤心剑、伤心泪、伤心情……

    剑声,带着恨意的剑声。混乱、杂乱、看似无规律的挥动,却是招招致命。

    白衣染血、墨发刹那斑白。玉笛两断剑锋出,伤心人剑伤心落。

    红丝缠绕、剑锋丁零作响。那红丝犹如斩不断的红龙,要将这里的一切吞没。血红的丝、血红的眼、血红的衣。

    两人本来的白衣,早已经被这厮杀的鲜血染得通红。

    两人连接的心意,早已经在前世便已经注定了今生。

    穆繁城、封仇影,一丝一笛一剑,杀出了一条血路。

    几十个黑衣人,武功纵然再高,却也敌不过舞心宗现任宗主、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白溪魔女穆繁城;却也敌不过锐狱狱主、朝南新帝封仇影。

    恭夜珏眼光情势不对,心下骇然。光凭他们两人,竟然能将间伯狱的高手尽数斩杀殆尽。保护他的那四人,情急之下出口:“皇上,撤吧!”

    恭夜珏哪里会甘心让他们离去,手腕一动,剑锋一转:“哼,不过是一对狗男女,能有多大的能耐。谁敢退,杀无赦!”

    胆怯的黑衣人无奈,只能继续上前与敌不过的对手厮杀。

    穆府众人在听到如此杀声震天,有的躲了起来、有的不怕死的人前来观看,免不了要被喷上一点猩红。

    闻风而来的穆长琴,脚步比平常放快了几十倍。

    只是站在晨露楼的入口处,就已经闻到了浓厚的血腥味儿。穆长琴惊吓的差点昏死过去,当他看到来人是恭夜珏,急忙打了自己两把嘴巴让自己清醒清醒。

    目光再接触到那一头白发的穆繁城,还有他们正在追捕中的封仇影,又差点吓得昏死过去。封仇影是什么时候跑到穆府来的?还有穆繁城,她到底是……

    “全都住手!”威严的声音中,多多少少带了一些怯懦。穆长琴故作镇定,快步的走过去。

    听到声音,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封仇影从面前的黑衣人身上抽出自己的红丝,目光冷冷的转向穆长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