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震惊了一会儿后,恭夜珏冷冷的开口:“穆丞相,这一切你要怎么解释?”

    穆长琴被吓得额头直冒汗,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皇上恕罪,臣,臣也不知道封仇影这个反贼怎么会跑到我府上。”

    他的确是不知道啊,要是知道他也不用满大街的找人、也不会用带着人到城外去寻找了。

    “封仇影可以忽略,但是穆繁城呢?她可是你的女儿啊,你看看她如今的模样,怎么你连自己的女儿都分不清楚了么?”

    说完,恭夜珏还特地看了一眼穆繁城。这样白发血衣的她,还是那么的美丽。从她身上,他看出了不同于正常女人的味道,她的这种狂、这种野,让他有了一种征服的欲望。

    是的,他想要征服穆繁城。

    “繁城,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惊讶的盯着穆繁城那一头白发,这个人真的是他的女儿么?

    “就是这么回事?怎么?又不想认我了么?哈哈哈,我本来也打算认你,穆长琴这次我先放过你,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我们之间的帐,我一定会找机会跟你算。”不过现在,她要杀了恭夜珏。

    就在穆繁城要动手的时候,一只白色雪鹰盘旋在他们头顶。

    穆繁城一看便知道那是舞心宗特有的信号,只有在舞心宗处于极度危险的情况下,雪鹰才会被放出。

    难道,是舞心宗出了事?

    仇可以暂且阁下,但是舞心宗绝对不能放置不管。

    从腰间拿出一颗红色药丸,往空中一扔。顿时,红色烟雾弥漫了整个晨露楼,遮住了大家的视线。

    恭夜珏等人捂着口鼻,等到烟雾散尽,已不见穆繁城、封仇影的踪迹。

    只有遗落在风中的那句:“恭夜珏,你的人头暂时寄存在你的脖子上,来日我定灭你东牧。”

    “可恶!”竟然被他们这么轻易的就逃走了,真是要气死他了。恭夜珏愤怒的丢掉手中的剑,瞅了瞅手背上被穆繁城划伤的地方,心,莫名的颤抖着。

    穆繁城的势力太大了,必须要根除他们。

    瞪了一眼穆长琴,道:“跟朕回宫,朕又要事要交给你去处理。”

    穆长琴颤颤抖抖的说了声是,这一地尸骸都是穆繁城赐予的。这个小蹄子,果真来路不简单。恐怕,她也不是自己的女儿。

    都怪他一时眼瞎,竟会真的相信她就是自己死去的女儿穆繁城。

    这次,麻烦大了。

    能离开晨露楼,封仇影自然是高兴的,当然他不是因为怕死,因为这样正好证明了穆繁城还没有被仇恨蒙蔽心智。这,才是真正值得高兴的地方。

    虽然,他不知道穆繁城为什么会忽然退出战场,但他相信穆繁城一定是有她的思考。

    “雪鹰!”穆繁城对天空叫了一声,雪鹰嗷叫声划破苍穹,眨眼间一只雪白的老鹰落在了穆繁城的胳膊上。

    封仇影哑然,就是这只老鹰让穆繁城放下了暂时要杀恭夜珏的心?

    “有什么消息?”封仇影问,看来这只雪鹰对她非常重要。

    穆繁城拿下雪鹰腿上的纸条,在看了上面的消息后,她终于展开了笑颜:“陆羽邪已经对东牧边境展开攻击,而且已经接连拿下了两座城池,正在往东牧皇城这边杀来。”

    这对现在的他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庆丰的军队已经快要到达东牧,也就意味着恭夜习的军队就快要与他们会合。这样一来,再加上晁南,三方军,不,应该是四方军会合,拿下一个恭夜珏简直是易如反掌。

    “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城儿,我们先去殇家旧地,找御寒飞。相信,晁南的消息也已经传递过来了。”要想打赢这场仗,晁南部分必不可少。

    现在,陆羽邪只是打赢了两场杖。他太过年轻气盛,接下来的战争还不晓得会如何惨烈。陆羽邪空会纸上谈兵,谁胜谁负真的说不准。

    还是,以防万一,还是多做准备的好。

    “好!”这只雪鹰,应该是红霜为了让与她尽快摆脱恭夜珏才放出来的,果然最了解她的人还是红霜。知道她一定会留下与恭夜珏一决生死,为吹笙报仇。

    她也还是那么聪明睿智,知道要用舞心宗人见了不得不回去的雪鹰。

    雪鹰是舞飞胥饲养的一只老鹰,看到雪鹰必须要按照雪鹰带来的消息做事。整个舞心宗能够调动雪鹰的,除了穆繁城和舞飞胥,就只有六大杀手。而现在,六大杀手中绛潇已死、花落下落不明、火澜受伤、吹笙也死了,就只剩下沫瑛柒瑛、还有红霜。

    沫瑛柒瑛有他们被派出去做任务,应该不会知道她现在正与恭夜珏纠缠,所以唯一有可能使用雪鹰的,就只有红霜了。

    采碧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现在也没什么消息。

    如今,也只能先去殇家旧地,与众人商讨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殇家旧地,一个尘封了百年的地方、一个寂静了百年的地方。如今已被一群不速之客占领,成为他们的联络消息的根据地。

    盛开的梨花树丛中,一群人静坐在那儿商讨着什么。

    忽而,在这群商讨声中,想起了两道略微急促的脚步声。商讨声静下,商讨的人同时看向来人。

    来人身上全都是血迹斑斑,一人白发飘飘、杀意还未褪去。一人血丝绕身,俊俏的脸上一片冷意。

    “参见宗主!”

    “参见主上!”

    众人起身,给来人行礼。两群人,一颗心。

    “现在情况如何?”穆繁城随意折下一根梨树枝,将那一头乱发暂时的束缚起来。

    “陆羽邪已攻占庆州、滦州两座城市,现在正在攻打上贺州。”说话的人白袍加身,一双睿智的眼盯着穆繁城,好看的眉头却不知因何缘故紧蹙着。

    “痕易?你怎么会来东牧,不是让你主持晁南证据么?”痕易竟然会亲自来东牧,这倒是出乎了封仇影的意外。

    “主上放心,晁南如今一切安好,有天悦、冷河等人坐镇,您可以完全放心。至于属下为何来此,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金凤银凰。”说着,痕易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交到封仇影手上。

    金凤银凰?穆繁城诧异的看向封仇影手上的盒子,金凤银凰不是水雪世家的至尊宝物么?怎么会在晁南出现?而且,还在封仇影手上?

    “这是什么?”封仇影奇怪的问。

    “这是太后在我来东牧前一个晚上交给属下的,她只告诉了属下两句话。金凤银凰临天下,一代明君出龙来。”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还有这金凤银凰到底是什么东西。

    封仇影打开盒子,一把银光闪烁的匕首印入眼帘。

    拿起银凰,忽然觉得有一种力量源源不断的从那蓝色宝石眼中传递到手心。很热也很冷,银色的凤凰翱翔九天,祥云绕在它身边。两只眼睛都是用极其罕见的蓝色水晶宝石镶嵌的,银凰身上的花纹一条条的清晰可见。

    可是匕首上银凰好像缺了点什么,金凤银凰,银凰已现世,那金凤呢?

    “影,你知道金凤银凰的典故?”穆繁城诧异的问。

    封仇影浅笑一声:“听你的口气,真正了解它们的人应该是你吧。城儿,这应该是属于你的东西。”

    就在穆繁城不解要问出口之际,封仇影将银凰放到她的手上:“匕首尾端,有水雪两个字。可见,这本就是水雪世家的东西。而你,是如今水雪世家的掌门人,所以这应该是你的东西。”

    穆繁城也不否认,见采碧端着谁过来,叫道:“采碧,去把水痕月请过来。”

    采碧这丫头果然够聪明,知道先来这里等他们。

    “小姐,你没事了吧。”她刚刚想去搬救兵来着,可是到了这里,他们说小姐自然有脱身的办法又不让她回去。没办法,她只好留在这里帮忙倒茶。

    “我没事了,你快去吧。对了,让他把金凤也带来。”金凤银凰,本就是一对。看来,她跟封仇影的缘分,前世就应注定。可惜的是,命运偏偏让她走了一条弯路,才终于让她又走上了正确的这条路。

    采碧立马说是,放下茶盘,连忙赶去水雪世家。

    穆繁城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御寒飞、程延园、凌向铎、向南燕、痕易、还有三个穿着一样紫色的蒙面带刀客。他们,应该是痕易带来的人。

    封仇影猜出了穆繁城心中的想法,说道:“他们是我的侍卫,殇漠、泽兴、冰柯!”

    “还有你的兄弟,封琴鹤。”封仇影的声音刚落下,后方又响起了一道。

    封仇影、穆繁城一起转身,见来人与火澜一样的个头,却比火澜稳重成熟了许多。黑色的长发,没有任何装饰的披散在肩上。

    白皙的额头,有着一个很奇怪的黑色图案。那个黑色图案,一直蔓延到他的左脸上。说不出的怪异,不过看上去却更加精神、更加有魄力。

    “琴鹤?”封仇影惊诧出声,再看向封琴鹤后方,尺非、蛮翼、将蕴三人也跟在封琴鹤身后。他们,也一起来了。

    “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少了我呢?皇兄,这就是你给我找的皇嫂么?”带着笑意的眸子转向穆繁城,先是被穆繁城身上那股血腥震慑了一下。不过,对于他来说血只为这个世界多添了一种颜色。

    穆繁城嘴角抽了抽,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油嘴滑舌的小子就是封仇影的兄弟?

    封仇影好笑的看了看穆繁城的脸色,既不回答也不否认。“几个月不见,你倒是长高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

    既然他们来,那就真正来一场惊天地、改天换地的战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