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整个大厅的气氛尤其的冷冽,每个人都板着一张脸、每个人的手几乎都在发抖,他们不知道为何要颤抖的这么厉害。

    或许,在他们都以为金凤银凰是救世之物,就在这时却有人说这是灭世之物。这样的噩耗,谁能接受的了?

    终于,穆繁城开口了:“那这跟吹笙的秘密,又有什么关系?”

    “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吹笙就是东牧二皇子恭夜翼的事情了,也知道他是扇燕族的人吧。扇燕族,就是曾经这片大陆的统治者之一。”

    “那其余的两处呢?”封仇影着急的问。

    “水雪世家,还有间伯狱。东牧、庆丰、晁南这三个国家的皇帝其实是这三个统治者选出来的,因为金凤银凰的缘故,统治者选出来的人分裂成了三处。而水雪世家、间伯狱和扇燕族便从此销声匿迹。

    水雪世家已经现世,扇燕族已经灭族,间伯狱自然是要来淌这趟混水了。我想,水雪世家会出现在东牧,说明恭夜珏的祖先就是水雪世家所选出来的东牧继承人。”

    穆繁城又问:“既然如此,那为何扇燕族、间伯狱不是出现在晁南、庆丰两处?”

    “哎,我也不是万能的呀,刚刚那些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至于他们为何没有出现在相应的地点,应该只有一个原因。这个原因,你们应该都知道吧。”酒瓶都已经翻过来了,连最后的一滴酒都没了。

    “金凤银凰!”

    “金凤银凰!”穆繁城、封仇影异口同声的说着。

    穆繁城说:“金凤银凰,只是人性贪婪的丑恶产物。”

    封仇影说:“单凭这两把匕首就能让天下血流成河,这匕首究竟有什么样的力量。”

    痕易仔细的想了想封蓝均临死前、还有太后交给他匕首时候说的话。他们两个的言辞不同,封蓝均只说了让他去找一个人,而太后却说这是救世的必要、王者的象征。

    他们两人的言辞,怎么会出现分舵呢?

    “主子,您还记得元女节那天先皇让我带给你的那几句话么?”或许,玄机就在这句话中。

    “山以南河、水以佻河。最是人间逍遥处,哪怕寂寞也当行。”父皇临终前,又对他说了一遍让他的印象非常深刻。

    “没错,或许我们只有找到这个又逍遥又寂寞的人,才能知道答案。”这只是他的猜测,具体能不能行,他也不太清楚。

    “要找这个人,就要去东南会,东南会距离有好几天的路程,而且此行一去还不知道要耽搁多久。”也就意味着他要跟穆繁城分开。不行,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呢?

    “可要是不解开这疑问,金凤银凰可不就要……”痕易才要劝说他,就知道他在顾忌担心什么。主上,应该是放心不下穆繁城吧。

    穆繁城倒是无所谓的问了一句:“要是不去,这个疑问恐怕永远也解不开吧。影,这边你不用担心,交给我就好了。”

    “城儿!”这个笨蛋在别的事情上那么聪明,怎么在感情上这么拖泥带水。这个时候他们谁都不清楚这一去会发生什么,她就要让他去。

    是,去东南会那个市集找个人是很简单,找到这个人之后的事情呢?

    “要去,也是城儿跟封仇影你一起去。”水痕月及时出现,一脸浓重的他好像极力在掩藏什么。

    “月,东西带来了么?”穆繁城问。

    水痕月从怀里将金凤拿出来,只要是穆繁城交代的事情,他怎么能不完成呢?之前,繁城还要他亲自去找银凰的下落,这次倒是银凰自己找上门来了。

    更让水痕月吃惊的是,银凰选择的主人竟然是封仇影。

    真的有可能是前世今生,就已经注定好的事情。金凤银凰,会选择自己的主人一点不假。也就是说,它们身上背负着的不仅是历代水雪掌门人的爱恨情仇,更有对彼此的情深意重。

    能不能找到传说中的宝藏,就要看他们两人的情谊究竟有多深。

    “你刚刚说城儿必须要跟我一起去,这是什么意思?”陆羽邪已经快要打通上贺州,这个时候让他们离开,对局势难道没有影响么?

    “东南会,天随道者那里,会有你们想知道的一切。只有手持着金凤银凰的人,才能找到天随老者。城儿、晁南皇,你们便是金凤银凰的持有者。”

    水雪世家的秘密终究还是被掀开了,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掀开这个秘密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与水雪世家没有任何关系的江流影。

    质疑的目光转向他,他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江流影假装无意的把酒瓶扔向水痕月,用来解答他的疑问。他不是个喜欢被人质疑的人,尤其是自己人质疑自己。

    水痕月接住一看,瓶底刻着几个字,字体虽然已经模糊不清,却还是能认出那是吹笙的字体。吹笙是扇燕族惟一遗孤,知道这些也很正常。

    “对不起!”水痕月把酒瓶双手送还给了江流影,只是他还有一个疑问,江流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能让吹笙这么相信他?愿意将这么多大的秘密,送给他。

    “本来呢,我打算只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就快马天涯、逍遥快活去的。不过现在,另一个任务自己找上门来了。看着情况,我只有把这个任务完成才能离开了。”

    吹笙死了,官场也玩够了,是时候该离开了。

    “什么任务?”御寒飞好奇的问。

    痕易看了一眼御寒飞,又看向江流影。

    “当然是杀了恭夜珏了,除了这个任务还能有什么。哎,人生呐总是充满着悲欢离合。或喜或悲,只在人的一念之间。我的一念,变成了恨!”就当是为吹笙这个好友,送上的最后一个礼物。

    “江流影,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想要去恭夜珏。他也同样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同样有资格杀死这个仇人。”吹笙不是他一个人的朋友,他是大家的。

    从小,一直都是吹笙在鼓励她,开导她,如今他被恭夜珏害死,她怎么能不帮他报仇雪恨?

    恭夜珏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伤害她身边的人,这笔账她好好的跟他算清楚。

    “嗯嗯嗯,那是当然,可是我也有我的仇恨。好了,在这里耽搁的也够久了,我该回去了。现在人家有了间伯狱的帮助,可就在也不重用咱们咯!要是间伯狱的人在恭夜珏面前美言几句,那小人的脑袋保不保得住就不一定了。”

    呵呵呵,这就是人生、这就是人生!

    穆繁城道:“你已经没有留在那边的必要了,留下吧。”他跟吹笙的关系那么好,现在吹笙死了,把他一个留在那里还让大家担心。

    江流影是她出面救的人,也是他们的朋友。刚才跳出狼窝,怎么能让他再回去。若是江流影落入恭夜珏手里,那他们也没办法再去营救了。

    陆羽邪、恭夜习他们已经快要到这里,他们绝对不能再横生枝节。

    “不了,对了,我忘了说殇家旧地,本是间伯狱的地方。他们曾经回来过一段时间,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会销声匿迹,抛弃了这里。这里,也就成了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殇家旧地!”

    江流影说完这句话,立刻拿着酒壶转身离开。

    穆繁城还想出口劝阻,被封仇影拉住:“每个人的路皆是由自己选择,这条路的终点会是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还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全都是自己的选择。”

    江流影冲着身后的人的挥挥手,了无牵挂的往东牧皇宫走去。

    即便心中有千万不舍,可是他们将对彼此的不舍化为前进的动力。他们坚信着,有一天能够再次相逢,再次坐下喝着小酒、聊着人生不如意。

    “这里就是间伯狱以前的根据地?”穆繁城的语气有点惊讶,这倒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了。什么原因,能让他们放弃这个地方?

    水痕月说:“没错,正如江流影说的那样。曾经这片大陆是有三个统治者,也就是水雪世家祖先、间伯狱祖先以及扇燕族的祖先。扇燕族如今已经完全灭族,只有水雪世家与间伯狱。

    现在,水雪世家正面临着生存危机,这个时候的间伯狱比往往任何时候来的都要强。殇汝彦此次,定然会帮恭夜珏取得天下,而恭夜珏也势必会帮他找到金凤银凰。所以,此行务必要小心。

    还有,间伯狱的人无处不在,你们一定要小心提防。时间使者,已经不容许我们再耽搁。你们今晚休息一晚,明天早上立刻动身吧。”

    这,就是金凤银凰以及水雪世家真正的秘密!

    “那这里……”

    封琴鹤道:“这里就交给我们吧,在你们回来之前我们一定会守住这里。我们等到晁南、庆丰、恭夜习的军队一起到达,然后再等你们回来商讨对付恭夜珏之法。”

    “十九弟,你真的长大了。皇兄,很欣慰!”封仇影走到他身边,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他身边的这个少年,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爱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着十七皇兄十七皇兄的那个爱撒娇的少年了。

    锐狱也是时候该有一个新的主人了,这些还是等到他们回来之后再说。

    痕易、御寒飞同时抱拳:“臣等定不辱使命,誓死保护十七皇子!”

    御寒飞知道自己只是一介书生,并不会多少功夫,可是他可以动动脑子、出谋划策!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穆繁城双手抱拳,江湖女子韵味十足。

    水痕月点点头:“你们放心去吧,我会看着这里。”

    这里他最年长,又是穆繁城的表哥,的确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一抹火红色的身影飞快闪过,用力踢了水痕月一脚:“你个死不要脸的水痕月,又想背着我把我师姐送走,我踢死你。”

    水痕月、穆繁城等人全都无语,只有与火澜年纪相仿的封琴鹤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