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东牧国城变成了人间地狱,可是还有一个人间别地存在。这里,有着热闹繁华的街道、息壤叫喊的人群、来来往往的马车……

    这里,热闹,热闹的不得了。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马车,只要涉足之处,没有一个地方是没有人的。

    忽而,两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走了进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一人一身银雪白衣、银白长发披散在肩上,手中的玉笛晶莹剔透、在阳光下还反射着银白色的光芒。绝美的容颜,映衬着是一片冷漠。纤薄的双唇紧闭,嘴角微扬,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可是她给人的感觉总是冷冷的,不易接近。尤其,是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明明很美,却折射出一种悲天悯人、怜悯苍生的悲伤。还有,一种名为恨意的东西。

    而另一人,一身酱紫加身,黑色长发被紫金冠高高竖起。如星辰般闪耀的双目,是这大好天气中阴冷的一处。最让人咂舌的是他的容颜,甚至比那白衣女子还要美上几分。

    他的唇,好似春天那桃花般红颜娇媚,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品尝一口。还有那如柳叶般的双眉,比刀刻出来的、比毛笔画出来的还要美。那脸型,简直就是上天最得意之作。

    还有他脖子上绕着的那条白狐狸,远看这狐狸就跟真的似的。狐狸眼睛,却像是在俯视众生……

    来人,正是封仇影与穆繁城二人。

    他们的装束在东牧、晁南、或者庆丰皆是平凡的装扮,可是在这群异乡人眼中,他们才是真正的异乡人。

    因为他们的服装不同,看面孔也不是这个地方的人。

    “这里,就是父亲口中的东南会。说不定,这个天随老者就在这些人中。我们,要小心留意。”封仇影拉住穆繁城的手说。

    “东南会,还真是个奇怪的地方。这里的人,虽然有吵闹却无比祥和,完全没有被外界的杀戮沾染。”仿佛,这里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从她一进入东南会入口开始,她所看到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惊异。

    延绵不绝的山青水绿,清脆苍峦层层叠绕。白云高山,仿佛近在眼前。每走一步,都好像是走在水面上,浮动浮动,让人看不真实。

    最让她难忘的,是中间那美的不像人间的梨花雨丛。她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地方,可以一边下雨一边开花的。

    现在,也不是梨花盛开的时候。

    那满天的梨花雨,很美很美!

    再往里面走,就是一片青翠树林,鸟叫兽欢。无不在彰显着,这个传奇地方的美丽和奇特。不愧,是传闻中的东南会。也是,那名天随老者居住的地方。

    这里依山傍水,与外界完全隔绝,是一个人人向往的人间乐土。

    “是个不错的地方,可却不是我们能够流恋的地方。”世人,总是在寻找自己所向往的东西,可是直到生命的尽头也没有找到,只能带着遗憾死去。

    “如果有一天,这个世上没有任何纷争、没有死亡没有恨,你愿意跟我一起来这里隐居么?”穆繁城深情的望着身边的男人,想要从他口中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

    就在她问出口的那一刻,她才开始感到害怕,虽然两人已经表白了情谊,可是她不敢肯定这个男人是不是愿意为了她付出整个天下。

    握住穆繁城的手松了又松,紧了又紧,最后那只大手紧紧的握住了那只小手。

    他说:“生生世世,我封仇影的心中只有你一人,所为之事,也只为你一人而为。”

    她说:“奈何,我心里却不止你一个。在我心里,生活着千千万万的生命。不过,只要我活着一天,这颗心的主人永远是你。”

    他知,她这是在为他。她在为他筹谋天下、在为他爱那芸芸众生。可惜,他的心已经装满了她。

    她晓,今生今世、来生来、永生永世,左胸膛那颗跳动的心脏永远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封仇影。

    对视的眸,为着同一个理念,也为了同一个守护。

    “哎呀,天老婆子,你又出来了呀。”忽然,一个叫嚣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对望。

    两人的目光同时转向那个人,只见那个人一头满发、佝偻着腰,还拿着一根破旧的拐杖。她每走一步,就要停下喘口气,揉揉自己的腰。

    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不少沧桑。

    只是,她的眼睛却异常的明亮有神。

    “会不会是她?”封仇影疑惑的问。

    穆繁城摇头:“不知道,应该不是吧,听痕易他们的言辞,那个人应该是老头。”

    封仇影点头:“那我们先去找家客栈住下,明天再说。”

    两人达成共识,往一家客栈走去,一路走着有不少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那名老婆子也转身,可能是看不清楚了,她用力的挤挤眼,却只看到两个进了客栈的身影。老婆子笑了笑,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离开。

    “落雪孤影天涯醉,血色沙影情终绝!爱恨离愁皆是空,老者只为当初言。”老婆子一边吟着诗,一边往一处走去。

    该来的,还是躲不掉呀!

    穆繁城、封仇影住在同一个房间,吃完晚饭,两人打算先去那个住址看看。白天人要出去可能不在,晚上应该会在的吧。

    “你就那么确定他会在?”穆繁城疑惑的问。

    “当然,父皇信中说过,他会一直在原地等着人去找他。”其实,他也不是很肯定,但他也要想办法让自己心爱的人安心才行。

    “这样最好,也省去我们不少麻烦。找到他,也能尽快回去。”这一路上,都在听说陆羽邪攻打城池的消息,有好的也有坏的。

    这一路,他们听到最好的消息是上贺州已经被拿下,陆羽邪已经攻到明城。最坏的消息也是这个,明城困难重重,他攻打了三次都没有打下来。

    在离开东牧之前,他们曾经做过分析,上贺州应该是最难打的,可是陆羽邪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攻下了上贺州。却是,在他们以为最容易被攻打的明城给打败。

    这让穆繁城他们,很是着急。

    封仇影、穆繁城二人急急地走在夜间小道上,空气中充斥着莫名的花草味儿。这种奇怪的花草香,竟然让他们二人有了想要睡觉的冲动。

    封仇影忽然道:“小心,花草有毒。”

    声音才刚落下,只觉得身边一重,穆繁城已经先倒下了。

    “城儿,城儿,城,额,额…”头重脚轻,封仇影也渐渐地把持不住。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只看到了一名老妇人一瘸一拐的走向他们……

    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辽阔的草原。

    封仇影揉揉眉心,看看身边的穆繁城,她还在安静的沉睡。查看一下,幸好没有中什么毒。

    四处看了看,却听到后面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入眼,是一片苍绿。我喜欢这片绿色,也讨厌这片绿色。因为绿色过后,便是一片橙黄。黄色,是太阳下山前最后的色彩。”

    封仇影立即转身,发现那个老婆子坐在那边,好像是在跟什么人说话,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语。他把衣服脱下来给穆繁城披上,猜想这人怕是不想让穆繁城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可是,这是为什么?

    “你就是天随老者?”封仇影问。

    那人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金色的凤傲于九天、银色的凰游离万海。金凤银凰,传奇之器。你们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两把匕首么?”

    “你怎么知道?”他们并没有亮出身份,也没有说明要找的人或者要做的事情,这个老者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你没有发现你虽然跟你母亲长得像,但是眉宇间更像你的父亲么?说起来,这也是一段孽缘。孩子,不管以后得天下如何,你只要记得自己初衷就好。

    不管金凤银凰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你只要相信自己的心,你的心就会给你答案。从你们进入东南会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们是来找我。

    我更明白,自己终究还是逃脱不了宿命的纠缠。如果你有耐心的,就请听我讲一个故事吧。金凤银凰,真正的来处!”

    老婆子拍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封仇影过去坐下。

    封仇影愣了一下,终于还是走了过去。

    “金凤银凰是一个被诅咒的存在,是一个爱情故事,其中,我就不给你细说了。金凤银凰也是一个由爱生恨产生的因果,持有金凤银凰的人必然要死一个,只有死了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金凤银凰。”

    “你说什么?”封仇影一惊!

    “诅咒,一个非常可怕的诅咒。每一世,金凤银凰都会选择一对恋人,这对恋人一定要是全天下最相爱最相爱的人。它们会把这对恋人分开,不管是生离还是死别。所以,持有它们的人最后下场都一样。”

    曾经的她,不就是一个例子么?

    “你的意思是,我跟繁城有一个一定要死?”怎么会这样?不行,不能让繁城就这么死去。

    “是,你们两个必须要死一个,因为你们是被金凤银凰选中的人。另一个活下来的人,会得到金凤银凰留下的一笔宝藏,它会帮你完成你所有的愿望。好了,我该去找我那个宿命中人了。”

    不告诉那个女子,是怕她会为封仇影而死,女人一旦坠入情网便难自拔。

    告诉封蓝均的儿子,也就是封仇影,是因为相信他有这个能力能够扭转一切,因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是天下的王,是金凤银凰真正选中的人。

    封仇影呆愣的站在原地,刚想问解救之法,再看看身边,那名老者已经不在了。

    这就是,父皇一定要他来找的人么?这就是,他一直在追索的答案么?

    察觉到穆繁城的视线,封仇影立刻转身看过去,可是看到的依旧是一张沉睡的绝美容颜。

    如果这真的是命中注定,那我情愿牺牲的人是我。城儿,我的城儿,我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

    走过去,将沉睡的人儿抱走,却没有发现怀中人脸上的那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