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对于水痕月的提问,火澜选择用沉默来回答。

    良久,水痕月才重新启口:“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恭夜珏的残忍,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教训。一家人,如果不相亲相爱,只能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拿来这个,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警告。”

    “芹桓的死我不想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因为这些都不太实际。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是憎恨自己,没能在他活着的时候了结他对我的仇恨。”

    憋了半天,火澜才问了那个一直不敢问出口的问题:“你怎么就这么相信,你弟弟不是我杀的?你在那里,看到了我的飞镖不是么?”

    说来也怪,他已经把飞镖带走了,怎么还会出现在那里?

    “你跟他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杀他?正值多事之春,可能这也是恭夜珏的一个诡计,给我们制造内乱想要我们自相残杀。我这么聪明,怎么会上那个当?火澜,你会帮我一起找出那个人的,是不是?”水痕月忽然抓住火澜的手,迫切的追问。

    狂跳的心,从那条年轻的生命死去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颤力。

    努力的抚平自己的情绪,火澜点点头。为了不让水痕月看出破绽,他急忙抽出自己的手假装给水痕月倒水。“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呵,呵呵呵!”

    “不然呢?”水痕月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火澜,接过他倒得茶喝了一口。

    就在水痕月抬手的时候,露出了肩上那半边的黑发。火澜急忙指着他的头发问到:“水痕月,你的头发怎么变成黑色的了?”

    闻言,水痕月大惊失色。急忙捂住自己的头发,言辞闪烁的说:“等到除掉恭夜珏卸下了水痕月的身份之后,打算用普通人的身份游走江湖,所以先试着染了一下。”

    不能让火澜看出来,不然大家一定会为他担心。水雪世家已经失去了一个人,不能再失去另一个。

    “真的么?”火澜不相信的问了一句。

    “那可不,我早就想自由自在,策马天下畅游一番了。怎么,也要为以后的事情做打算嘛。”水痕月的眼神不停的躲避火澜的,放下茶杯,用袖子擦擦嘴,水痕月问了问:“繁城那边怎么样了?最近,你怎么也不吵着闹着要去那里玩了?”

    “师姐那里有了封仇影,不需要我了。还是,以查出杀害你弟弟的凶手为准吧。繁城师姐应该也也不需要我帮忙的!”火澜失落的看向自己的左手,他最多有自保的能力,要想去帮繁城师姐,那是不可能的。他去了,也只能是捣乱的份儿。

    “火澜,人要向前看,失去越多得到的就越多。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存在的,尽管它可能非常的渺小、渺小到你几乎看不到。但只要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出现。你现在还小,以后你就会明白了。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就先走了。

    要是你实在闲着无聊了,可以去繁城那里看看,你不是还有轻功么,当个跑腿的也不错。”

    火澜毕竟还是个小孩子,现在跟他说太多只会让他迷茫。等她以后长大了,有些事情不用说他也能够明白。

    只希望那一天,不要来临的太早。

    其实,他已经都……

    “我,还有一个问题,能帮我的应该只有你了。”火澜拉住欲走的水痕月说。

    “恩?你说吧,只要我能帮忙的,一定帮你。”这个孩子,很少有问题问她、也很少有这样难看的表情呢。火澜,还是多点消笑容的好。

    “如果你的母亲正在遭受劫难,可是她曾经抛弃过你不要你,现在有一个人说可以救她,你说,你是救还是不救呢?”火澜问。

    “救了会发生什么?不救人又会怎么样?”水痕月问。

    “救了你的养母就会死,但救下的不只是亲生母亲一人,还有一个你认为最重要的人。不救养母同样会死,而且死的还不只他们三人、或许牵连更多。如果是你,你会救还是不救?在你,不能寻死的前提下。”如果水痕月说救那他就……

    “我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谁都不死。但必须要有牺牲的话,那我希望牺牲的越少越好。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牺牲一人可以救得了千万人,那这个人的牺牲就是值得的。你怎么会问这个?”水痕月奇怪的看向他。

    “没什么,今天看书的时候忽然看到这个问题。有点觉得那个主人公有点心狠了,连自己的养母都能杀。不过现在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那个人很可悲。”是啊,真的很可悲呢。

    因为,这个人就是他啊,火澜在心中苦笑着。

    “明白就好,我先走了。”火澜今天很奇怪啊,不想平航那么调皮,也不像以前那样喜欢跟他吵嘴、今天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他没有给他一脚。

    应该,是觉得他刚死了弟弟,所以在同情他吧。

    火澜看着水痕月的背影,眼泪不停地在眼中打着转儿。水痕月还漏说了一句,就是不管选择哪一边,痛苦的永远只有那个当刽子手的那个。不管哪边,都是他最爱的人。

    既然只能选择一个,那他的选择就只有牺牲最小了、以换取最大利益了。或许一死,一切就能结束了。再怎么说,一切都是因为她开始。

    时光在流水中一点一滴的流走,一个月三十个日夜,总是眨眼即逝。想要留住的人、想要留住的心、想要留下的曾经,被流水冲得越来越淡、直至完全消失。

    恭夜珏继续忙着东牧与庆丰之间的战争,在得知恭夜习没死后,勃然大怒的他决定让秦焚成为东牧新一任国师,继续征讨恭夜习、陆羽邪二人。

    日子一天天的过下去,东牧战局每况越下,这时黑衣斗篷人以火烧天涯城为前提,意图将整个天涯城之人火烧殆尽。

    穆繁城等人知晓后,深入东牧皇宫抓住恭夜珏要挟黑衣斗篷人未果。黑衣斗篷人现身,以陆羽邪、火澜等人的性命要挟,穆繁城等人无奈最后只能以人换人。

    一次,恭夜珏找到机会出宫想要向穆繁城表白心意,却被穆繁城冷嘲热讽。

    恭夜珏说不清是愤怒还是嫉妒,打算要立穆繁城为皇妃,然而却被穆繁城拒绝。

    无奈,碍于先前穆繁城对他的侮辱,恭夜珏命令斗篷人暗中将穆繁城抓走。纵使穆繁城的武功再高、警惕性再好,终究还是敌不过斗篷人的老奸巨猾。斗篷人以抓住火澜,要挟穆繁城束手就擒。为了救火澜,穆繁城只好答应入东牧皇宫。

    封仇影、痕易立刻返回晁南,与天悦一起调兵遣将攻打丁目。势必,要将整个东牧踏为平地。

    恭夜珏几次三番想让穆繁城当他的皇妃,可是都被她拒绝了。在穆繁城的攻势下,恭夜珏选择对她施以重刑。好好的一个人,被他打的皮开肉绽。

    夜晚,恭夜珏带着几个人来到明月殿,一开门,浓重的血腥味儿立即扑面而来。低头,冷眼看着趴在地上的狼狈女人,这个人让他着迷也让他憎恨。

    没错,曾经的他真的非常讨厌这个女人。一看到她,就恨不得立即将她杀死。可是在秦焚的帮助下,他好不容易将穆繁城抓了过来。想要杀他,心中竟然起了怜悯之心,他竟然下不了手。

    多么讽刺啊,自己最恨的人就趴在地上等着他动手杀死她,自己却舍不得。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很奇怪。又生气又愤怒又有点欣喜,看到她他就感到莫名的开心与激动,看不到了他会愤怒会冷漠。

    “穆繁城,朕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恭夜珏蹲下高贵的身子,也不嫌弃穆繁城一身血污的抬起她的下巴。

    穆繁城死咬着嘴唇,强迫自己清醒。不能,不能再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现在的她也恨得是后悔的要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设计让恭夜珏坐上这个位置?

    如果当初一下山,立刻就找他报仇的话,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多事情。如果当初她没有骄傲自大、任性可恶,就不会有今日的牺牲。她恨啊、她悔啊!

    “我真后悔当初没有一刀杀了你,恭夜珏,你恶贯满盈、人皮兽心,总有一天报应会降临到你的头上。哼,你也不过是,间伯狱养的一只下贱的狗。”穆繁城用力躲开恭夜珏的钳制:“走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前世的她,真的有那么爱这个男人么?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他应该,是没有心的吧。

    想要她成为他的妃子,不过是看中了她背后的势力。舞心宗、水雪世家,这两个加起来足以颠覆整个东牧国。

    舞心宗的人现在正与恭夜习联合在一起攻打东牧,她这个时候答应的话很有可能让恭夜习这么多天的辛苦白费,反而白白丢了性命。

    这次丢的命,就不只恭夜习、陆羽邪、封仇影三人的性命,而是他们背后的那数千万条人命。

    牵连到这么多条人命,她怎么能为了自己能活下就这么不择手段呢?

    加之她现在与封仇影的关系,抓住他就能用她来要挟封仇影。不行,她说过不会成为封仇影的累赘。只要是她说过的话,她就一定要做到。

    “因为我恨你,所以我要得到你,然后狠狠的折磨你。你别以为这样我对你就没办法,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明白你在怕什么?你说,如果我把白溪魔女要被处斩的消息散播出去,会有多少鱼儿上钩呢?”

    穆繁城哼了两声:“你以为我对他们很重要?可笑,很可惜你一条鱼都钓不上来,反而会失去很多很多的鱼饵。”

    恭夜习、陆羽邪都是爱江山不爱美人的人,何况她与陆羽邪并没有什么关系。恭夜习是庆丰的联盟军,他想走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至于封仇影,他一心忙着晁南的事,对他这边更是无暇顾及。所有人员都排除出去了,她还需要怕么?

    “要不要跟我赌一把,我保证所有的鱼儿都会上钩。不信,我们等着瞧。”

    恭夜珏起身,对身边的人挥了挥手:“传令下去,江湖第一女摸头白溪魔女今日被我东牧所

    哼,恭夜珏我就跟你赌上这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