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隔日一早,白溪魔女被掉在东牧城门口的事情就被传开。

    水痕月通过不少途径终于找到了身为间伯狱唯一领导人的黑衣斗篷人,也就是恭夜珏所说的秦焚。水痕月以金凤银凰为条件,勒令秦焚放人。

    秦焚一心想要得到金凤银凰,自然是答应的。可是穆繁城也是他要杀的人,他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穆繁城的。

    果然,三日后,恭夜习、陆羽邪人马终于会师东牧城下。

    恭夜习在看到穆繁城被吊在城门口的时候,立即就要攻占城东牧皇城,却被陆羽邪阻挠。

    夜晚,恭夜习的营长里。

    “大军休息三日,等规划好东牧内部格局后,再攻城。”陆羽邪看着东牧皇宫的地图说。

    “这里是我的军营,什么时候需要你来发号施令了?陆羽邪,你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这么晚了,繁城一个人被吊在上面,一定又冷又饿。

    今天看到她满身是血的样子,真的吓到他了。原以为,穆繁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她是一个已经伤痕累累的人,她不应该会害怕受伤。

    奇怪的是,她的本事那么大,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恭夜珏抓住呢?如果那人是假的话,那真的穆繁城怎么一点消息也不传给他们?至少,也要凿除谣言,说那是假的呀。

    “你不要被情谊蒙蔽了眼睛,那人是不是真的还不知道,贸然出兵只会徒添伤亡。我这是在为你考虑,你要是想得到你想要的东牧,那就听我的,至少在你冷静下来之前。

    但如果你想要你的兄弟因为你那份情谊去送死,现在你尽管可以出兵。看看因为你的情谊,地府要增加多少亡魂。”

    看似无情的话语,却处处充满着有情。陆羽邪看起来是个不重感情的人,其实他的心比任何都要细腻、他更是比所有人都要有情。但情也分很多种,他对所有蓝羽大军、所有庆丰百姓都要有情,甚至对天下人他都有着一种名为大爱的情在。

    紫陌劝说着:“主子,还望你以大局为重。”

    “穆繁城是要救,但还有很多个穆繁城等着你去救。你难道忘了这一路听到那些么?恭夜珏以白子百女献祭,这么多无辜的孩子被葬送,你认为只是一个穆繁城就能换回来的么?如果是,那她当时也不会出面去救那些孩子,也不会让自己的下属死于万箭穿心。

    穆繁城尚且有如此大爱情怀,身为东牧五皇子的你怎么就没有这种胸襟呢?你这一去,只会让穆繁城与你这么多日的辛苦白费,你要去就去吧,我不阻止你。”

    小小的牺牲,换来的是无比巨大的安了。以个人之苦,换天下之乐。佛祖割肉喂鹰,才有了今日的修成正果。不经历苦难,何以见彩虹?

    “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大义凛然,也改变不了我要救人的心。如果没有穆繁城,哪来今日的恭夜习?说不定,我早就死在皇宫中的尔虞我诈了。你是庆丰唯一的皇子,没有竞争没有压力,当然不会懂我们这些在水深火热的环境下长大的人。”

    他怎么会懂他的心思?看着自己重要的人一个一个得离开,自己却束手无策,那是一种怎样痛苦的感觉?

    如果恭夜习是长在黑暗悬崖边的彼岸花,那陆羽邪就是长在贵族花园里的向日葵!

    恭夜习的态度让陆羽邪感动吃惊,他所认识的恭夜习应该是一个浪荡不羁、逍遥飘洒的浪子。可此时此刻,在他面前的不再是那个吊儿郎当、不谙世事的五皇子,而是一个敢作敢为的大丈夫。

    “或许你说的对,我就是那种无忧无虑的皇子,没有经历过你们与亲人的那种生离死别,但我告诉你,凭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救出穆繁城,就像你当初不可能救你死去的亲人爱人一样。以前如此,现在也一样。没有我庆丰大军,你别想攻进东牧皇宫。

    你说这里是你恭夜习的军营,那好,本皇子现在就离开。哼!陵越、淮越,我们走!”

    如果不说一些刺激性的话语,这小子是不会开窍的,给点时间给他冷静冷静。

    陆羽邪气呼呼的走了,恭夜习呆呆的站在那里。

    紫陌也不晓得应不应该劝劝他,怎么说他才是主子。可是他还是希望主子能够理智一点,不要因为个人私怨,磨灭了这么多天的辛苦和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想起那天在晨露楼与穆繁城的争吵,恭夜习不由得苦笑一声。那个女人本是那么大,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死去吧。他,应该听陆羽邪的,以大局为重。

    夜晚冷风吹,城门火光明!

    一人独吊城门口,如一片在风中飘舞着的落叶。

    血衣在忽明忽灭的灯光下,一闪一闪的、如同黑暗中不可泯灭的萤火。

    昏迷的人,在疼痛的驱使下渐渐睁开双眸。嘴角扬起一抹嘲笑,嘲笑着自己的无知和无能为力。

    另一边,一人站在墙后,手指掐在城门上。不顾手指流血的疼痛,紧咬的嘴角留下了温热的红色液体。

    “对不起,师姐!”如果不是他与秦焚合谋,师姐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他自私,都是他的错。

    “谁?”虚弱的声音,在这夜风中渺小的几乎听不见。

    火澜急忙捂住口鼻,放慢自己的呼吸。

    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出来。穆繁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她闭上眼睛想着怎么样才能逃出去。她分析着现在的情势,听那些百姓说恭夜习与陆羽邪的军队已在距离东牧皇宫城门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寨。

    也就是说他们很快就会攻打东牧,若恭夜珏真心要让她成为东牧皇妃他就不会这么对她。恭夜珏这招引蛇出洞,怕是已经成功了一半。

    封仇影应该回到晁南,他们的军队也应该到了。

    恭夜珏定会拿她来威胁封仇影他们,这个时候她应该怎么做呢?

    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随着东方曙光的升起,远方的呼啸越来越大。战鼓声、马蹄声、征战的号角声成了迎接黎明最响彻的声音。

    黑压压的人群由远及近,声音由小变大。那蓝色的旗帜,是军队的象征,是人的象征。

    穆繁城缓慢睁开双眸,这是…恭夜习与陆羽邪的人马,他们来了么?

    东牧皇城左侧,齐声浩荡的呼啸也跟着响起来。白色的旗帜迎风飘扬,那‘晁’字异常的醒目。

    前方,渐渐映入眼帘的人,正是穆繁城想念了一夜的封仇影。

    三方人马,终于会齐了么?她的大仇,终于要得报了么?

    封仇影、陆羽邪、恭夜习三人同时到达东牧皇城之下,封仇影抬头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竟被折磨成这样。愤恨之际,让三军立刻攻城。

    恭夜珏高高站立的城楼上俯视着庆丰、晁南和恭夜习的军队,他一挥手城门大开,东牧大军像是潮水一样从城门内涌出来。

    封仇影冲着城门上大喊道:“放了繁城,今日东牧皇城内百姓可活、不放今日朕就要屠你东牧皇城!”

    “哼,乱军之辈你以为我东牧皇城真有那么容易让你们进来么?不放长线,怎么钓大鱼。”今日,他就要让封仇影、恭夜习死于他的剑下。

    恭夜习冷笑着:“四皇兄,好久不见了!就算你知道今天夜习玩耍归来,也没必要用这么大的排场啊。弟弟,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呢!”

    “恭夜习,你身为东牧五皇子,竟然与这些异国人一起攻打你的国家。你这种行为已经是叛国,你已经不配作为我们东牧皇子。”恭夜习的居然跟封仇影、陆羽邪两人联合在一起,他还有什么资格成为东牧皇子?

    “四皇子,何必说的这么严重呢?若是没有当初你的成全,哪有弟弟的今日呢?说起来,这一切都是四皇兄的美意呢?作为弟弟的我,怎么能不接纳呢?连带着夜零的那一份,夜习也全都接纳了。”

    语落,恭夜习率先亮出兵器。一翻身,迅速跳到了上方。银枪在空中回旋,旋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恭夜珏嘴角微扬,冷哼一声。身形往后一退,他一退下,无数弓箭书站立成一排,弓箭对准了恭夜习。

    陆羽邪见状,纵身站在马背上大喝一声:“蓝羽军听令,斩下恭夜珏人头着,赏金千万、位高三级!出战!”

    “杀啊~”杀伐动天、小的如同蚂蚁般的蓝羽军在陆羽邪的一声令下杀向东牧皇城。

    恭夜习训练出的军队在同一时刻,在紫陌的号令下冲击东牧皇城。

    晁南军队静观其变,封仇影时刻关注的穆繁城的安危。在恭夜珏、陆羽邪、恭夜习等人的注意力都在杀敌上。

    封仇影趁恭夜珏忙着对付恭夜习和陆羽邪,急忙飞身过去救下穆繁城。

    穆繁城正处于半昏迷状态,闻到熟悉的气味儿,听到熟悉的声音,她咬了咬舌头强迫自己清醒。

    “影,你来了!”穆繁城看着封仇影,这一刻,她不再悲伤、不再仇恨了。

    能再次依偎在他的怀里,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即便,让她去死,她也愿意。

    “城儿,我来了!”眼神的对望,是彼此心里的照萱。无声的对视,是对彼此爱的尊重与依恋。

    “师姐,我们来救你了。”忽而,火澜和水痕月也加入了战局。

    火澜跳到封仇影身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又把愧疚的眸子转向穆繁城:“师姐,我带你走!”

    封仇影、穆繁城对望一眼,穆繁城深知现在不是该谈论儿女情长的时候,她说:“影,你快去杀了恭夜珏,为红霜、采碧他们报仇。”

    封仇影惊愕,随即低下头颓丧的说:“你都知道了!”

    “是,都知道了!”

    原来那天,红霜、采碧进入广场帮助他们解困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被恭夜珏万箭穿心了。

    她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要活着为她们报仇雪恨。现在,就是她报仇的时候。

    封仇影将穆繁城交给火澜:“快把你师姐送回舞心宗,战后我会去找你们。”

    火澜点头:“我,我知道了!师姐,我们走吧。”

    火澜带着穆繁城走到后面,穆繁城的视线一直都在封仇影身上。

    忽然,穆繁城觉得身后一痛。

    封仇影刚走一步,就听到穆繁城痛苦的声音,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一转身,一把剑从穆繁城身后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