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妃妖娆

凤求凰 作品

    穆繁城满是惊讶的看向火澜,血,从她的口中不断的流出来。脸上的痛苦,慢慢转变成不信、转变成疑问。

    她在问火澜,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也在质疑,火澜会动手杀他。

    “为,为什么?”穆繁城一掌打开火澜,身体向后仰去。

    “不”封仇影狂叫一声,接住穆繁城落下的身体。“城儿,城儿!”

    他真的下手了,真的动手杀了自己的师姐?只因为,自己的贪念和私欲。

    封仇影将穆繁城交给水痕月,随即要对火澜出手。就在火澜危急之时,秦焚出现救走了火澜。

    水痕月不相信这是自己看到的,他错愕的看着怀里已经没了呼吸的穆繁城。“城儿,表哥带你回家!”

    这就是他相信的结果么?明明不想相信的,可是他还是……

    天、变得阴了!风、变得冷了!人,也跟着散了!

    战争还在继续,可是能看到战争胜利的人已经不在了。这场战争,还有什么意义?

    人在失去最重要的人之后,才知道这一切的荣华富贵、身份权位不过都是过眼浮华。你越想抓住,就越会失去。因为这本来就不是属于你的东西,不属于你的再怎么争夺也不会属于你。

    最后,封仇影兴兵东牧,陆羽邪、恭夜习三方汇聚,恭夜珏分身乏术,终于战败。恭夜珏失去了利用价值,秦焚在牢饭中下了见血封喉的慢性毒药。

    穆繁城竟然奇迹复生,还在来监牢里看望他,想起前世的自己是那么的爱他,把他当成了一切,所有的爱恨情仇,都是因为恭夜珏。

    她将自己的重生的事情以故事的形式告诉给恭夜珏,恭夜珏乍然不信。可惜,当穆繁城那把剑刺进他胸口那一刻,他才明白穆繁城对自己的恨意有多重。

    原来东牧战乱那天,火澜并没有刺到穆繁城的致命位置。她的没有呼吸、她的假死,也是火澜刻意安排的一切。

    因为火澜必须要按照秦焚说的做,杀了穆繁城,而他也真的动手杀死了她。现在的穆繁城,又死了一次。

    火澜被秦焚救走后,再无音讯。水痕月将水雪世家交给了穆繁城,自己则出去寻找火澜和秦焚的下落。

    而追击封沐汶的风荷等人,也在得到讯息后迅速赶回舞心宗。

    恭夜珏死了,东牧大败!

    攻占东牧皇城后,陆羽邪曾经想过要对恭夜习下手,将整个东牧占为己有。可是碍于封仇影站在恭夜习那边,这里又是东牧的地盘。

    若是动手,他就要承受东牧、晁南两方夹击。无奈,只好先班师回庆丰。

    恭夜习顺利登上东牧皇位,第一件事就是废除先皇规矩,大肆收入民间那些不得志之高手。有用之才尽被纳入囊中,率先成为东牧新一代臣子的便是恭夜习的好友孟常言、墨凌生、关跃衣等人。

    他们个个都是有才之士,只因出生低危才不得已入朝为官。如今恭夜习赏识人才,这些人自然是高官厚禄,一同为百姓创造福祉。

    穆繁城所有的仇敌中,只剩下穆府这一个伤心的地方。她让恭夜习找了个借口,铲除了穆府。

    除了穆长琴之外,穆府所有人都被流放。包括前皇后穆繁芯,被发配边疆,永世不得踏入东牧。

    经历一场大战,东牧、晁南、庆丰三国皆是遍体凌伤,封仇影、恭夜习、陆羽邪等人签订真正的和平条约,条约声明三年之内不得兴起战火。

    东牧情况稳定了下来,穆繁城打算带着死去的红霜等人回尘存溪山安葬。更发誓,再也不入世参与竞争之战。封仇影将晁南交给弟弟封琴鹤,让痕易、天悦好好辅佐。

    御寒飞也在东牧之战中中了恭夜珏一箭牺牲,对于他的死,大家都很伤心。

    穆长琴要暗杀穆繁城的消息被封仇影知道,封仇影暗中令人杀了他,并未让穆繁城知道。国已安定,穆繁城、封仇影二人回尘存溪山。

    安葬好了吹笙之后,恭夜零便与水雪世家二小姐水玉溪浪迹天,水雪世家正式归于舞心宗门下,外出的水痕月成为舞心宗第二宗主。

    不久后,庆丰传来消息陆然木病体不愈,传位陆羽邪!

    回到尘存溪山的穆繁城、封仇影,不在为几个国家之间的战争烦恼,过上了几天没有阴谋算计的日子。

    随后他们便浪迹天下,不再搭理凡事争绕。

    穆繁城想起舞飞胥被葬在舞心宗的最终根据地忆泽谷,想起自己的亲生母亲也葬在那里,便与封仇影一同前往忆泽谷。

    忆泽谷、忆泽谷,这个存满了思念的地方。是他们唯一能够在一起的宁静之地。

    穆繁城的小腹微微隆起,脸上多了一丝身为人母的喜悦。

    从她离开舞心宗到现在,一转眼已经两年了,前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义父死了、舞心宗陪伴着她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也死了。而她却在苟活着,为了大家共同的信念,也带着大家的祝福。

    然而这一年里,也发生了很多事。她与封仇影一起走遍天下,看尽了天下的悲欢离合。没错,这一站便是她最不想踏入却必须踏入的地方。

    封仇影一身紫袍,从马车上拿了一件披风给穆繁城披上。

    “这里,就是忆泽谷么?”封仇影看向那满天飘洒的梨花,好似雪花丛空中星点飘落、美不胜收。

    两边的山崖峭壁上,全都栽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更多的,却是梨树。

    “听风荷姨说,我母亲生前钟爱梨花,她死后义父便将她的骨灰埋葬在这里。这里的梨花虽然已经凋落,但我相信来年春天它们依然会绽放的非常美丽。”

    穆繁城展开手掌,一片梨花飘落到她的手心。

    “影,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到晁南,就不关心那里的情况么?”穆繁城问。

    “没什么好关心的,有痕易、天悦扶持琴鹤,我相信琴鹤会成为一个好皇上的。”能跟穆繁城一起浪迹天下、看遍天下美景,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生活。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为了我放弃皇位。”皇位,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在为了功名利禄打拼,他却放弃了随手可得的荣华富贵,与她一起被风吹被雨打。

    “这些都是虚幻的,你知道么?在我看到火澜的剑刺进你身体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害怕,我从来没有体会害怕,而那一刻我真正的体会到了。以后,我再也不要体会这种害怕的感觉。”

    皇宫,本就是一个尔虞我诈、充满阴谋诡计的地方,他的城儿不适合生活在那里。她应该像一只飞鸟一样,自由自在的飞翔在这片广阔未知的天空中。

    他们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往忆泽谷里走去!

    前面,被梨花掩埋的地方,便是舞飞胥与枫硕岩的坟墓。

    封仇影站在远方,静静的看着穆繁城将一树梨花放在枫硕岩、舞飞胥的墓前。他不知道穆繁城在说些什么,穆繁城说了一半后便将手伸向了他。

    等到封仇影走近后,她又说道:“母亲、义父,他就是我的丈夫。你们放心,我过得很好。

    义父,很抱歉,这么晚才来看你们。有红霜他们在下面陪着你们,你们应该不会孤单的吧。原谅我的自私,暂时还不能下去陪你们。总有一天我会下去,你们一定要接纳我啊。”

    封仇影笑着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城儿。今生今世,我封仇影只爱她一人。纵使山河破碎、风雨阻挡,此心不变!”

    “影,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温暖,给了我陪伴。

    倏尔,封仇影指着后面问:“为什么那里,还有一座坟墓?”

    穆繁城顺着封仇影指的方向看过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一看,穆繁城蹲下身子抚摸着墓碑上的两个字:‘火澜!’

    封仇影叹息道:“没想到,火澜竟然会在这里?”

    那一日,他以为火澜真心要杀穆繁城,所以才会对他出手。火澜被秦焚救走后,就在也没有消息,而水痕月一直也没消息。

    后方,传来浅浅的脚步声。

    封仇影转身:“是你,水痕月!”

    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他!

    “没想到你们还是来了,呵,没错,是我把火澜葬在这里的。”

    水痕月面容憔悴、比起以前又削瘦了许多。他的头发已经有一大半变成了黑色,黑色与蓝色交杂着,有一种不一样的美感。

    穆繁城问是怎么回事,水痕月将一切告诉了他们。

    那一日火澜被秦焚带走,秦焚以为火澜真的杀了穆繁城高兴之际,火澜动手要杀他,可是火澜不是他的对手。秦焚死了,火澜也重伤。

    水痕月找到火澜后,火澜已经是半死之躯。火澜在死前让他一定要把塔葬在这里,说是这里他的繁城师姐回来后,就会看到他了。为什么不葬在舞心宗,因为火澜觉得他没有资格在成为舞心宗的弟子。

    得之一切后,穆繁城没有哭反而笑了起来。火澜这个傻孩子,有什么事怎么也不跟他们商量,独自面对呢?

    火澜一定很痛苦吧!

    “既然你们来了,我也该走了!”红了眼眶的水痕月说。

    “你要去哪里?”封仇影问。

    “浪迹天下,四海为家。等到你们孩子出生的时候,别忘了请我喝一杯喜酒。告辞!”水痕月拱拱手,不再多说一句转身离开。

    封仇影将穆繁城抱在怀里:“以后,我会陪你一起守着他们。”

    穆繁城笑着:“好,我们一起守着。”

    一起守到天荒地老、山河破碎……

    满天飘洒的梨花,也在祝福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