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居然……居然相同。

    不光众人懵掉了,就连季昀也懵掉了,若是说前面几首何家安还有可能听过的话,那这最后一首可是绝对不应该能听过的,更不要提他是如何知道这曲子的名字的,难道,难道这位何家安也是刚刚从南京过来的?

    可就算他也是刚刚从南京过来,那也未必会听过这首定慧引,想想那庙里的老和尚总也不见外人,这首曲子又怎么会被他给听去?

    想到这里,季昀的脸色开始变得更加的难看,突然声色俱厉地指责道:“何家安,此曲乃我好友前些日子所作,并不曾传出,为何你却知道这首琴曲的名字?”

    季昀刚刚指责完,还没等何家安开口解释,站在季昀身后的那帮人却犹如抓住何家安的小辫子一般,又有人跳了出来,指着何家安骂道:“不告而取是为贼,何家安你为了琴谱,居然做出如此苟且之事,真是羞煞我等。”

    有了第一个,就不缺第二个,这些人连事情的真像到底是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一味的狂吼,就像是只要这么说了,何家安就能撤回刚才的话,乖乖地把银子送回到他们手里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书生,何家安脸上的嘲弄之色更浓,最后干脆竖起食指放在自己的唇边,以自己无言的动作来对抗着众人。

    场地中再乱,也终于有平息下来的那一刻,毕竟这些书生还顾及着自己的脸面,没有做什么太过份的事情,闹了一阵之后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倒是最开始说话的那人往前站了一步,怒视着何家安,侃侃而谈道:“何家安,这次的事情是你做贼在先,所以这一局要判你输才可以。”

    “对,判他输。”

    “让他道歉。”

    “呵呵。”听了这么多的理由,也许这句话才是他们想说的吧,何家安忍不住开始笑了起来,笑声渐渐的变大,渐渐把对方吵杂的声音全部都压了下去。

    书生们心里本来就没有底,毕竟季昀出题,何家安答了上来,就算自己非得往贼上扯,那又能怎么样?琴曲作出来自然要是给人听的,就算何家安听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当众人看到何家安仰头狂笑的模样,心里却是更加的没底,却嘴硬地喊道:“何家安,你以为你笑就能改变事实的真像吗?你越是笑就越是在掩饰,掩饰你的慌张。”

    “我慌张?”何家安突然停下笑声,大声地反问了一句,然后冷哼道:“最应该慌张的应该是你们吧,怎么,我刚答上来一曲你们就都慌了?一个个满口的之乎者也,却连是非都不能分辨,还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圣人弟子,你们想跟我辩,我今天就跟你们辩上一辩。”

    说完,何家安大步从琴桌后面走出,来到场中央时停了下来,目光从众学子身上转到了季昀的脸上,沉声道:“季老头,你刚才说这首曲子是你好友刚刚作出来的,可曾是真?”

    “当然。”季昀点了点头。

    “那我就奇怪了,这首曲子明明就已经出现在世上,怎么还会有人说这曲子是他作的呢?难道……”顿了顿,何家安重重地说道:“他是抄袭?”

    “不可能。”季昀下意识地便喊了一声,只是接下来他却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的好友分辨才是,当时好友给他弹琴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是新得一曲,那难道这个新得……是自己理解错了?不是他新作的曲子,而是刚刚得到的不成?

    季昀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这时候后悔却已经晚了,接着又听何家安说道:“再者说,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这清江浦,从未去过南京,更不要说认识你的什么好友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27章 不服来战(六)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