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苏红袖已经走掉了,是带着满满一头雾水走掉的,尽管听了何家安的解释,可是她还是对这种拍卖的方式感觉到了一丝的疑惑,不就是转让一个铺子而已吗,用得着把全城的人都惊动起来吗?

    跟她同样疑惑的还有陈月英,俩个人送走了苏红袖之后,再一次来到了何家安的院子里面,同样坐在昨天的位置,陈月英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家安,你说的那个什么拍卖到底是怎么回事?”

    拍卖就是拍卖,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呢。

    何家安拿了一把小水壶出来,就在院子里的炉子上点着了火,看着小火苗慢慢地升起来时,话风一转却突然说道:“怎么样,我就说这个苏红袖有问题吧,你看她那付迫不及待的样子,恐怕早就等着你松口了。”

    的确,在苏红袖这件事上,是自己的不对,可是自己哪想到这个对自己处处关怀的姐姐居然会藏有如此的祸心,陈月英一脸讪讪的表情,委屈地说道:“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咱们该怎么办?”

    “很简单。”

    水开了,何家安把水壶从炉子上拿了下来,先放到了一边,然后嘴角一勾,冷笑道:“她不是想要那些铺子吗,那就都卖给她。”

    “真要全要卖呀?”对那些铺子,陈月英还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一想到曾经遍布清江浦的陈记如今就要消失掉时,心里的滋味真的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人怎么就想不开呢,俗话说得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陈家以往的模式已经有些落后了,趁这个机会做一个大转形岂不是更好。

    “当然要卖,我心里暂时有个想法,等成熟之后我再跟你说,总不会让那么多的银子放在仓库里发霉的,现在我跟你讲讲这个拍卖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月英可以证明,银子放仓库里是不会发霉的,不过她对何家安的想法还是有些好奇,刚刚只是大概听了一个概念,还没听懂时,他就不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了防着苏红袖一手。

    “拍卖,其实解释起来也很简单,就像是现在,我手里有一个价值比较高的东西,我想把他卖了换成现银,可是我不知道该卖多少钱才好。”

    “比如你是买家,你自然想卖便宜买到越好,可是我却偏偏想把这个东西卖出一个高价,咱俩这就出现矛盾了,出现问题怎么办才好?拍卖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之一。”

    “先把这个东西是什么,用告示贴出来,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你在某一天某一时辰在哪里卖这个东西,到时候对这个感兴趣的自然就都会聚在一起,到时候我先出个低价,比如这把水壶,底价是一两,现在就假如你就是其中一个买家,你非常非常想买到这个水壶,你说你该怎么办?”

    “我?”陈月英调皮地指了指自己,眨了眨眼睛,冒出了一个数字:“五两?”

    “没你这么玩的,一把水壶就出五两,我说卖了,你要是不买该怎么办?”

    陈月英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地说道:“对呀,要是他们报了一个数之后,不买了该怎么办?”

    “哎,这就又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了,叫做保证金。”

    “保证金?”陈月英果然又听不懂了,一头雾水地盯着何家安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名思义,这个保证金呢,就是买家的一个入场资格,你不是想买这把水壶吗,好,先拿一两银子的保证金来,然后才可以拍这把壶,要是再遇到像这那样光喊价不出银子的,那就对不起了,这银子概不退回。”

    这回陈月英明白了,把何家安刚刚的话整体地串起来自己想了想,片刻后眼睛就亮了起来,何家安出的这个办法的确是够高明,这种拍卖的制度能保证自己卖的东西不会在太低的价位上被人给买走,而且人这么一多,东西肯定也会很容易卖掉的。

    一想到何家安这么聪明,陈月英却不由得有些吃味,自己开始只是把他当成一个摆设的,现在倒好,俩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51章 全部拍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