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居然又是猜琴曲的名字。

    上一次自己只是一个看客,虽说也压上了十两银子,可是就算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一回却是不同,当自己处在这风

    暴中心的时候,萧雨儿顿时感觉到了身上巨大的压力,这一回的输赢跟银子无关,却跟自己的脸面有关,赢了,季昀斯文扫地

    ,输了的话……

    轻轻晃了晃脑子,萧雨儿还是把这个念头给抛掉,趁着这个功夫,自己在心里默默地重温了一遍要弹的曲子,待觉得没有什么

    瑕疵后,冲着何家安微微一点头。

    何家安不是没有压力,他只是把这种压力很好地掩饰在自己的笑容下面,上一次诗会时,四周多是不懂琴律的书生,而这次却

    是不同,能跟季昀同级别的boss就有五个,更不要说围着自己的几百人全都是琴中高手,说不定其中的某一位还真能说出这

    个曲子的名字来。

    越是有压力,何家安就越是有动力,自己不是已经跟季昀打过赌了吗,何家安先是要来纸笔,找一个谁也看不到的角落里,把

    这首歌子的名称写在一张白纸上面,折好,拿了回来。

    这时的何家安却并没有着急把纸条交给其中的某一个人,而是原地转了一圈,让所有人都看清楚这张纸条的存在,接着又找了

    一个石头把纸条垫在自己琴桌的上面,完事后,转身看着季昀笑道:“上次害得季先生输了银子,要不然,咱们这一次再来赌一

    场如何?”

    “好呀。”一想到上次输掉的百两白银季昀的心里就是一阵的不舒服,既然何家安又提到这一茬,那自己自然不会轻易地放过他

    ,只是……因为今天是来当考官,自己身上并没有带太多的现银,这下他可是着了急,摸了摸身上,碰到一物时,自己不由大

    喜,连忙解了下来,往何家安面前一晃,得意地笑道:“看到没,这可是我季家祖传的玉佩,价值连城,我押这个可以吧。”

    玉佩是不是祖传的,这个何家安可是看不懂,不过远远的看去,倒也觉得这块玉的成色不错,不过让他更为注意的却不是季昀

    手中的这块玉,而是玉下面用来做的点缀的十几块蓝色的小圆珠。

    “季先生这块玉想当多少钱?”何家安又仔细地盯着看了一眼,之后不动声色地抬起头,轻声地问了一句。

    “这个……”季昀犹豫了一下,这块玉自然不像是自己所说的乃是季家祖传之物,这是自己花了二十两银子在玉器坊买来的,可

    是搁这里自己哪好意思说这只值二十两,顿了顿,一咬牙开了个大价钱:“五十两。”

    人群中哪有不识货的,一听季昀开的这个价格,就知道这家伙实在太过虚伪,明明只值二十两的东西,居然要当五十两用,这

    不是拿人家何家安不识货吗。

    自然有人按捺不住喊了起来,倒是让季昀闹得满脸通红,刚想压压价钱的时候,自己面前的何家安却突然说道:“不就是五十两

    吗,我接了。”

    他真的接了?

    季昀顿时愣住了,自己又仔细地看了一眼手上的玉佩,难道这是一块自己看走眼的玉佩不成?

    这可要再仔细地看几眼才行,可不能让这何家安占了便宜去。

    看着季昀那一些不舍的表情,何家安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无奈地说道:“别看了,就你那块破玉也就值个十两八两的银子,我给

    你这么高的价不是说你真的值那么多,反正你也拿不回去,就算估到一百两又能如何。”

    这特么的就是在鄙视自己。

    季昀心里顿时一气,重重地哼了一声,把手中的玉佩往桌子上一放,再也不看何家安一眼。

    他不理自己没关系,反正接下来也没他什么事,一扭头,不经意间,何家安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到四周观众看向自己的目光有

    些不对,那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光芒,分明就是在说三个词:人傻、钱多、速来。

    我去,我不过是相中那几块青金石罢了,难道你们还真的以为我傻了巴几的相中了他的那块破玉了不成。

 &n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137章 众人参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