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有了宁王这句话,就相当于是对王纶刚刚的疑惑全算的否定,当然,宁王肯定也不会因为何家安就把跟了自己这么久的智囊踢到一边,夸完了何家安之后,转身还要安慰

    一下王纶才可以。

    “王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就连孤王到永乡的时候,也觉得战报上是夸大其词而已,直到亲眼看到那些倭寇留下来的衣服和倭刀之后,这才确信无误。”既然宁王都这么说了,王纶自然不好在挑何家安的字眼,故做大方地笑了笑,端起酒杯冲着何家安遥遥一举,笑道:“看来的确是王某人孟浪了,这杯酒就算是我跟何公子

    赔罪,希望何公子大人不见小人过,王某先干为敬。”说完,王纶也没等何家安有什么反应,直接就把杯里的酒给干了,既然王纶都这么说了,何家安也不是那种不能容人的人,自然也说了几句敞亮话,自己也一口把酒喝干

    。刚刚的小冲突就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大厅里的气氛倒是变得活跃了起来,在酒精的催动下,众人也变得不是那么的拘谨,有反应快的已经料到何家安以后在宁王府中的地

    位,不停地有人走过来敬何家安一杯,套套近乎。何家安虽然没做到酒到杯干,但就这么一会肚子里便灌了不少的酒水,虽说这种酒度数不高,可是喝多了也是一样不太好受,而就在这么热闹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王纶

    却又突然站了起来,冲着外面喊道:“来人,拿纸笔来。”

    哎哟,听这语气,我们这位探花郎像是要写诗了不成?对于书法何家安并不陌生,自己前世可是从小时候便被爷爷抓着练字,长大之后书法几乎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看到王纶这般的豪气,他的兴致也变得高昂

    了起来,把酒往桌子上一放,目光盯着王纶,自己倒要看看这位探花郎能写出什么样的一笔好字。不多时,便有太监把纸笔拿了过来,岂知王纶接过来之后,并没有自己直接挥毫泼墨,而是把毛笔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宁王,笑道:“这第一首诗自然还是由千岁所书才是。

    ”

    宁王笑着摇了摇头,苦笑道:“今天实在是过于高兴,多喝了几杯,这脑子有些不大灵光,这第一首诗还是由王卿献上吧。”宁王不接笔,王纶自然把手收了回来,按理说宁王都发话了,那自然应该是王纶献诗才是,可是王纶手里拿着笔却没有吟诗的意思,反倒是冲着何家安诡异的一笑,接着

    满面笑意地说道:“既然今天摆的是何公子的接风宴,那主角自然是何公子才是,怎么样何公子,这第一首诗还是你来吧。”哟,何家安这才搞明白,说来说去,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这王纶却是想让自己先来这第一首,要是自己写得好,那自己是他相让的结果,要是自己写不好,他到时候还

    能笑话自己,合着怎么地都跟他没什么关系呀。

    何家安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这家伙,看来叫这个名字的果然没什么好人,当时水浒传里梁山上就有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王纶,这回到了明朝自己居然见到一位复刻版的。

    “王老先生这不是开玩笑吗,我一不是状元,二不是探花,就连秀才都跟我无缘,王老先生让我做诗,这是不是太为难我了?”

    为难的就是你。何家安越是为难,王纶脸上的笑意就是越浓,摆摆手说道:“何公子说的这是哪里话,你可是千岁钦点的一等客卿,怎么能连一首诗都不会做呢?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纶知道何家安的底细,可是周围的人却是不知,再加上宁王给何家安笼罩的光环实在是够大,其余人哪里相信他刚刚的话,纷纷附和起王纶的话来,连声说道:“何公子

    别客气,还是做一首才是。”

    “请何公子赐教。”我赐你一脚才是,何家安听着身边众人的声音,心里对王纶却是越加的不屑,看来自己刚刚的策略是错误的,这王纶根本就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自己越是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239章 一计不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