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要说永城最出名的酒楼,首推一指的自然是城东的‘古井坊’,相传这座酒楼已经差不多将近一百年的历史,还有人传说当年太祖朱元璋起事之前还在这里吃过饭,夸过这里

    的美酒,不过这也只是传说而已,反正也没有人能够查得到,不过话说回来,这家酒楼的‘古井陈酿’味道的确很好。出了客栈,一行人便奔着这古井坊而来,别看何家安很少来这永城县,可是自己也听过这古井陈酿的大名,跟唐庆说了几回之后,倒是让唐庆开始惦记上,一进酒楼就颇

    为豪气地说道:“把你家的好酒全都端上来。”美酒、佳肴、亲人们相聚一堂,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为舒心的事了,就连何家安也忍不住跟唐庆开始对饮了几杯,殊不知,就在古井坊对面的一间小茶馆里,却有几个人围

    坐在一起,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紧张,目光一直盯在古井坊的大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似的。茶馆的门帘突然被人挑了开,却把几个人给吓了一跳,放在桌下的手反射般地握住了什么,等看清来人时,这才松了口气,把手松了开,一脸急切的表情问道:“怎么样,

    那狗官可在楼上?”来人点了点头,也不管是谁的茶直接就端起一杯,一口气喝得干净,这才低声说道:“他们全都在二楼,一共三男四女,还有四个侍卫坐在靠楼梯的那一桌,咱们要是这么

    冲上去的话,恐怕过不了那几个侍卫一关,二哥,要不咱们等他们下来再动手?”被唤住二哥的看上去却是斯斯文文的一个白面书生,手里端着茶杯像在思考着什么,听到有人提到自己,这才稍稍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古井坊的大门缓缓说道:“能

    把他们堵在酒楼里更好,要是放到外面就怕那狗官跑得快,抓不到他又怎么能为大哥报仇。”“二哥,放心,那狗官跑得快,可是他那娘子却跑不快,到时候咱们可以……”一边说,脸上却露出了一付淫荡的表情,只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那二哥却是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重重地训斥道:“你难道忘了大哥是怎么死的了吗?那天若不是因为那个娘们又怎么会被彭恩泽那狗官杀了灭口,你们几个都给老子记清楚,以后绝对不能再犯类似的

    错误,今天这几个人全都得死,记住没有?”

    “记住了。”身边的这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回道。

    “嗯。”这位二哥点了点头,接着一咬牙道:“操家伙,跟我上。”

    与大部分人不同,何家安并不喜欢靠窗户的位置,即使那里宽敞明亮,有阳光顺着窗外撒了进来,可自己依然不喜欢那个位置,原因其实很简单,自己怕死。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情绪在内,就像不管自己走到哪里都很没有安全感似的,这一次也不例外,在二楼看了一圈之后,何家安还是挑了角

    落里的一张大桌子坐了下来。对于何家安如此的小心谨慎,唐庆的心里其实是不以为然的,在他看来何家安这是胆小得有些过份了,这么大的当南县,谁又认识你何家安是哪一号,不就一家人出来吃

    顿饭嘛,居然还带了四个护卫,真的是让自己不知道该说他什么。

    不过既然都坐下了,那唐庆也没什么好说的,拿过菜单,一口气就点了十几道菜,完了又让上两坛好酒,这才满意了起来。“爹,你要那么多酒干什么,晚上还要去看花灯呢。”唐钰有些不满意地嗔道,却让唐庆一瞪眼:“怎么,难道这两坛酒我喝不掉吗?小丫头懂什么,再说了那花灯又有什么

    看的,那些灯谜我闭着眼睛都能猜出来。”

    “吹牛。”唐钰毫不掩饰她眼里的鄙视之情,头一转却看向了何家安,笑着问道:“何大哥,你会不会猜灯谜呀?”

    “我?”何家安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一般的应该都可以猜得到的。”“那就好,到了晚上的时候你一定要帮我猜哦。”唐钰的眼睛已经笑成了月牙,到是让坐在何家安身边的陈月英心里泛起了波澜,放在桌子下的手抓住何家安的大腿,轻轻

    地拧了起来。感觉着大腿上传来的阵阵痛感,何家安哪还不知道这是陈月英吃醋了,可是刚刚这话自己怎么好意思拒绝,正好小二端着一盘菜走了过来,何家安连忙站起身说道:“来来

    ,上菜了。”借这个机会终于逃离了陈月英的魔爪。

    还真像唐庆所说的那样,这些人里面除了给何家安倒的一碗酒之外,其余的都放在了自己面前,慢慢自斟自饮着,好不逍遥快活。因为花灯要黄昏时分才会摆出来,一行人也不是很着急,就这么慢慢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天,何家安跟陈月英和唐钰讲着以后生意的发展方向,小昭在一旁颇有些幽怨地

    看着姑爷,倒是唐林跟唐庆颇为的投缘,一个会喝,一个能吃,倒是也没有人打扰。眼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已经吃掉大半,几个人也都吃饱喝饱,何家安先起身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348章 替兄报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