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五艘大船连一艘都没能起锚,原因其实很简单,船上的人手不够,剩下的几个人并不足以开动这么大的一艘船,只能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再说,要是一会真的没办法翻盘的

    话,还能有机会跳到海里跑掉。

    只是现在看起来,这样的可能性真的不是太大。

    比起来时几百人的队伍,现在的倭寇基本上可以用全军覆没来形容,虽说还有那么十几个人被围了起来,可是死亡对他们来说都在徐栋的一念之间而已。就在徐栋用胜利者的眼光打量着这几个人的时候,何家安也终于赶到了这里,目光从这几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当扫到一个低着头拼命往人群里钻的人影时,自己突然一

    愣,这个身影怎么感觉这么的熟悉?

    从自己这个角度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何家安干脆直接指着那人说道:“来人,把他的脸给我扳过来。”身边立刻有人答应了一声,上去两个人也不管那人有多么的不情愿,硬生生地把他的脸转了过来,当何家安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自己顿时惊讶地叫了出来:“范员外,真

    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范员外脸上的尴尬就别提了,这一仗打得真够窝囊的,自己完全就是被上杉友纪给骗了,偷鸡不成反倒是把自己都给陷了进去,更让他上火的还是自己辛苦这么多年才培

    养的班底,经过这一场仗之后全都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面对何家安揶揄的笑容,那范员外却突然硬气了起来,冲着何家安一瞪眼,不屑地说道:“何家安,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是范员外吗?”何家安早就料到这个人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只可惜自己却一直都没有查出来他到底是谁。

    “呵呵。”那范员外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那不过是我掩饰的身份罢了,我就怕我说出来之后会把你给吓死。”

    这话何家安可不信,撇了撇嘴说道:“那你说来听听,要是真把我吓死了,我就让徐三爷放你一条生路,你说怎么样?”

    “好,你附耳过来。”

    何家安一瞪眼:“爱说就说,别跟我整那么多没用的。”

    得,这下又被何家安给拒绝掉,那范员外看了看身边的这些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更重要,终于低着声音说道:“我是宁王的亲弟弟。”“你说什么?我没听清。”离得这么近,何家安又怎么能没听到范员外的声音,只是他下意识的不敢去相信他说的话,宁王的亲弟弟,虽说算不上是王爷,可那也是正八经

    的皇亲国戚,怎么就变成了倭寇了呢?

    那范员外也搞不懂何家安是真的没听到还是在不懂装懂,又放大了些声音说道:“我姓朱,我是宁王的亲弟弟。”这回何家安脸上的表情完全是傻住了,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冒充皇亲国戚可是杀头的罪名,就算是这范员外现在已经走头无路,也不至于选择这么一条不归路吧,

    难道他说的是真话?那事情就更麻烦了,宁王的弟弟在当倭寇,要是这条消息被天下人知道的话,那别说是他,就连宁王也得受他的牵连,搞不好连自己世袭的爵位都得被废掉,反倒老朱家

    废掉的王爷也不是一个两个,多他一个也没什么的。在那一瞬间,何家安的心里想过许多种结果,可哪一项都是对宁王十分的不利,虽说自己已经打算不再回到南昌府,但也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宁王就这么被亲弟弟给拖下

    水,犹豫了一下,何家安却突然一瞪眼说道:“大胆狂徒,居然敢冒充皇亲国戚,来人呢,还不将他拿下。”“哎,我没冒充,我真的是……呜呜呜。”接下来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就被手及眼快的何家安拿布把嘴给堵住了,堵是堵住了,可这人自己却不敢杀,也只能让林满回南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