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天还没亮,清江浦的县衙里就已经乱成了一团。

    一大堆丫鬟下人们犹如没头苍蝇般地跑来跑去,谁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可是她们却知道,只要自己一停下来,准没自己的好果子吃。外面的天还在黑着,药铺里的郎中便被请了过来,本来被打扰到好梦就已经很不开心了,可是一听居然是县令家的大公子得了急症,这回连不耐烦的表情都不敢有,匆忙

    地收拾好自己的药箱,深一脚浅一脚地就来到了县衙的后宅。

    这个时候离天亮也不远了,空气中凉气依然很重,陈宣这时候也没闲着,就站在陈子季的院子里,而在他面前跪着的两个人,赫然就是扶陈子季回院的那两个下人。

    你说这事倒不倒霉,好好的只是想拍个马屁,送大少爷回房这么简单,可是谁曾想到居然能遇到鬼哭呢,而且声音那叫一个凄惨,现在想想身上都直起鸡皮疙瘩。

    陈宣板着一张老脸,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扫来扫去,突然指着其中一个道:“你,再把刚刚说的话重复一遍,要是敢错一个人,休怪老夫手下无情。”在清江浦这个地方,那陈宣说的话就跟皇上说的没什么两样,他说手下无情那可真的是手下不会留情的,这下人连忙又把少爷怎么回来的,自己又怎么开的门,看到少爷喝醉了,两个人就把少爷扶了回来,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四周就像有鬼在哭泣一般,而那段唱分明就是《窦娥冤》,而少爷听着听着,突然就眼睛一直,直接就昏了过

    去。

    对了两遍,两个人说的也不差分毫,看来他们说的应该是真事,可是这好好的县衙里怎么会有鬼哭声呢?就在陈宣琢磨不透的功夫,那郎中终于被请了过来,连忙进到了房间里,过了好大一阵功夫,这才眉头紧锁地走了出来,到了陈宣面前一拱手道:“大人,令公子得的并不

    像是一般的病症,好像……”

    陈宣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好像什么就快说。”

    “好像……是那离魂之症。”一咬牙,郎中终于把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离魂之症?怎么可能?”陈宣瞪大了眼睛,自己儿子虽说不太争气,可平时看着也是挺好的一个人,怎么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就得了离魂之症呢?最让陈宣担心的却是陈

    子季以后还能不能醒过来,自己可是曾经听人说过,得了离魂之症的人脑袋都会有些不太正常的。

    “大人莫急,依老夫看来,令公子先是因为饮酒过多,回来的路上又被什么吓到,所以才会得这离魂之症。”那郎中配合上刚刚下人说的话,倒也是说得八九不离十。

    “那依你看,我儿到底是被什么给吓到了?”这才是陈宣最关心的,鬼神之说他不是不相信,可是他却觉得这件事大有蹊跷,好端端的怎么会有神鬼跑到这县衙里来呢?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郎中斟酌了一下,缓缓道:“被吓到也有很多种可能,也许某个地方的风吹草动就让人联想到以前的什么事情,再加上令公子喝太多的酒使得魂魄

    不稳,大人若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去城外的清泉寺求几道平安符来。”

    这句话倒是很有道理,不管到底县衙有没有招惹到鬼神,求几道平安符镇镇宅也是不错的,不过还有一事才是关键的,自己的儿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

    郎中犹豫了一下道:“我先开几付药,大人先给令公子喝下去,再点上几株安神的草药,也许很快就能醒过来。”

 &nb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403章 神经兮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