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当看到随邓彰而来的居然还有自己的儿子时,陈宣顿时就明白过来,那陈月英并不是无的放矢,肯定是何家安被这两个人串通一气给关了起来。“孽障,你给我说你都干了些什么蠢事?”陈宣连看都懒得看邓彰一眼,要不是陈子季开口,邓彰哪会有那么大的胆子绕过自己,单独把人给抓进县衙里,所以自己一开口

    问的就是陈子季,至于邓彰嘛……自己有得是时间收拾他。直到这时,陈子季也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反倒是觉得他何家安不是拿着自己的把柄来威胁自己吗,那自己干脆就先把这事跟老爹挑明了,自己倒要看看,在自己跟

    何家安之间,陈宣到底会选择谁。陈子季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当着陈宣的面就把自己看中了萧雨儿,又怎么骗她去的诗会,自己又怎么在路上追她的时候遇到了何家安,被何家安教训了一顿之后,自己心

    有不甘,又假扮强人准备去把萧雨儿抢回来,结果眼看事成之时,何家安刚巧又进来,结果不光伤了自己,还把萧雨儿给救了下来。

    陈子季自然心有不甘,三番两次折在一个人的手上谁又受了得,结果是李治给自己出了个主意,说他能找人陷害何家安,结果今天果然就把何家安给抓来了。听完陈子季从头到尾把事情说了一遍,陈宣脸上连半点血色都没有,惨白的脸跟那晚遇见鬼似的,看着自己这个还洋洋自得的儿子,自己突然一伸手,‘啪’的一声就抽了陈

    宣一个大嘴巴,口中恨恨地吼道:“孽障,还不给我跪下。”‘扑通’陈子季顺从地跪了下来,可是脸上的表情却依然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气哼哼地说道:“怎么,难道爹爹是想把孩儿抓起来不成?邓捕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

    ?”当夹心饼干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邓彰看了看陈子季,又看了看陈宣,嘴皮了动了动,却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来,他倒是有心替陈子季说几句好话,可是看到陈宣脸上

    的表情,想说的话还是乖乖地咽了回去。“你真当我不敢抓你不成?我原本以为你也就是一个花花公子的料,看来还是老夫小看你了,几日没见连强抢民女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了,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让你离那

    萧雨儿远一些,你就是不听,我到要看看你接下来怎么办。”看到陈宣这气急败坏的样子,陈子季的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发毛,犹豫了一下,声音也放低了些,突然恨恨地说道:“爹,反正那何家安现在就在我们手里,干脆就……”说完

    ,陈子季突然竖起手掌,然后比划了一下用力向下的动作。这动作谁都能看明白,这分明就是想要了何家安的命,若是说刚刚陈宣说了那么多还有几分劝告的意思,可是看到陈子季这个动作的时候,自己就知道自己的教育完完全

    全地失败了,自己儒雅一生,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个虎狼之子。心里越想越是凄苦,陈宣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子季呀子季,你真当这天下是你一个人的不成?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邓彰把何家安押到了县衙里,你要是真的把他弄死了之

    后你该怎么办?是谁出去抵命?是你?还是你?”

    最后一句话时,陈宣指的分明就是邓彰。

    邓彰脸上的表情一愣,连忙摇了摇头:“大人,这不光小人的事。”

    “哼。”陈宣冷冷一哼,冲着陈子季道:“看到了吧,不会有人替你担这个责任的,更何况你要是真的那么做了,恐怕连我也逃不了干系,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个蠢东西。”

    居然又被爹爹骂,陈子季犹豫了一下,气急败坏地说道:“关也不行,杀也不行,那爹爹你说该怎么才好?总不能好不容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429章 面子第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