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圣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心里也莫名地对这付自己的肖像画憧憬了起来。又往前走了两步,终于隐约的一些轮廓先进入到自己的眼中,让圣姑有些意外的是,这付画的线条比起刚刚给七巧画的那张还要简单一些,其中大多是痕迹很长的那种长

    线条,一根根蜿蜒在纸上。又近了两步,终于这张仕女图全部映入了自己的眼帘,当圣姑看清画作的全貌时,自己的脚步突然就这么停了下来,自己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纸上的人犹如天宫下凡的

    仙子一般,只要自己再往前一步,这怡境的面画就要被自己破坏掉一般。

    就这样,圣姑的眼睛默默地凝视着画卷,也不知过了多久,自己终于动了一下,目光异常复杂地看着何家安,轻声道:“这……真的是我吗?”

    若不是刚刚那一抹娇羞,恐怕何家安也作不出来这样的画作,若是自己说,觉得这应该还是上天的安排,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刚好遇到了这么美丽的她。

    看到圣姑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目光,何家安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圣姑没有看错,这真的是你。”虽然心里早有了这样的答案,可是听到何家安确认过之后,圣姑脸上顿时一红,面带娇羞地低下头,就在何家安还想解释一下自己画画时的想法时,只见自己眼前突然一

    花,刚刚还放在桌子上的画卷就被圣姑收了起来,然后留下一句:“七巧,你留下伺候何公子。”之后,自己便匆匆向楼下走去。

    这……何家安本还打算上画上提几句诗的,比如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之类的诗,保证感动这圣姑哭得稀里哗啦的,可是还没等自己来得及走到那一步,人家就把画直接给拿走了

    。有些傻眼的何家安不由扭过头看了一眼七巧,大概七巧也被圣姑的动作搞得有些愣神,眨了眨眼睛,突然冲着何家安宛然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何公子,反正时间

    还来得及,要不……你再多替我画一张吧?”

    船队由苏州出发,一路沿着长江而上,要经南直隶、江南、湖广三省才能到达洞庭湖,而且因为洞庭湖面积广袤,就连何家安也猜不到这行最后的终点到底在哪里。七巧讨要的第二张画,何家安最终还是没有给她画,毕竟画画也要讲究状态,尤其是自己刚刚画完一张颇为满意的画作之后,再想继续时,却总找不到那种让自己心动的

    感觉,所以再画就无从谈起。因为何家安没有答应自己的缘故,七巧小姑娘的心情不是很好,她的心情一不好,就给何家安制造了许多的麻烦,比如睡觉时的被子太薄,吃得东西又很少,更别提要酒

    要肉的事情,倒是白饭始终没有亏欠何家安,就在船上晃了四、五天之后,何家安倒是觉得自己的肚子又圆了许多。

    倒是那位漂亮的圣姑,自从自己给她画过那张肖像画之后,自己就一直没有见到过她的身影,也不知道她是有事情要做呢,还是故意在躲着自己。不过白莲会的人并没有禁自己足的意思,每天无事的时候,何家安还是可以在船头船尾走来走去的,只是有一些特定的地方并不允许自己过去,何家安也不以为意,自己

    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坐在船头,感觉着略带腥味的空气,思想却不由飘回到清江浦的那座大宅子里,曾经自己以为可以终老的地方。这天,或许是七巧的气消了,晚饭的时候盘子里难得地多了一条江鱼,只是烹制的手法却差了许多,鱼肉的腥气并没有完全地清除掉,何家安只能是捏着鼻子把鱼咽了下

    去,吃完之后又觉得肚子涨了许多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487章 闺名疏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