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光芒映照在何家安以及摆在他面前的瑶琴之上,平添出一抹绚丽的光彩。本以为这个男人已经带给自己很大的震撼,可是林疏影却没想到,这只是刚刚开始,光是看到何家安坐在瑶琴后面那份神圣的专注感,就让自己心里不由为之叹服,然后

    ,音律便陡然响了起来。做为白莲会从上千童女中精挑细选的一个,林疏影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从小便开始接受各种各样技艺的训练,不光在琴棋书画有着极高的造诣,就连舞韵、音律也都有

    所涉猎,记得老母常常感叹,若自己是男儿身的话,说不定也能去那京城都考一个状元回来。不过,这句话也只是说说而已,自己肯定是不敢进到京城的,而且在很长的时间里,自己连自己的身份都要隐藏起来,要是被衙门里的捕快知道自己就是白莲会圣姑的话

    ,说不定早就把自己抓起来,送到京城上领赏了。有时自己也在苦恼,这条路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充满了荆棘与坎坷,有好几次自己都想抛掉自己的身份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隐藏起来,可是当自己一想到老母这么多年栽培

    自己的辛苦时,林疏影刚刚硬起来的心又软化了下来,只能继续在众人面前扮演着自己并不想扮演的角色。琴声继续,悠扬的旋律不断在自己的耳边盘旋,听着听着,林疏影的目光突然呈现出一阵的痴迷,从小到大自己也听过上百首的曲子,虽然不能首首都记得清楚,可是自

    己却相信,现在何家安弹的这首曲子却是自己从来都没的听过的。不大的功夫,琴声终于消逝在这滔滔的江水之中,林疏影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何家安,轻声道:“奴家学琴也有十载,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一首曲子,不知何公子能否

    告知,此曲为何名?”

    别说你学十年,你就是学上几个十年,恐怕也不会听到过这首曲子,何家安笑道:“这曲乃是取自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中:“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的诗句。”

    “虽说此时大船此时行走在江面,并无湖沙沙那辽阔之意,但林姑娘请看那些星星点点的渔船,是不是暗暗契合这首曲子的涵义呢?”听何家安这么一说,林疏影的目光缓缓转到了江面,只见宽阔的江面上,十数艘渔船正准备升帆靠岸,再结合刚刚那句诗词,自己不由缓缓点了点头,夸耀道:“好一首《

    渔舟唱晚》,何家安果然乃神人也。”“呵呵。”何家安苦笑地摇了摇头,轻叹道:“神人不敢当,只不过下苦功的时间长了些而已,更何况不是还有那句话嘛‘百无一用是书生’,就算我弹得琴再好,画的画再棒

    ,不也是被你们给抓来了嘛。”刚刚好好的气氛,被何家安这一句话就给破坏掉,那林疏影脸上突然多了一丝尴尬,连忙解释道:“何公子先听我解释,其实这次我们本意找的并不是你,而是那唐寅唐伯虎,只因我家无生老母平时最喜欢唐先生的画,刚好恰逢她老人家七十寿诞,我便想请唐先生走一趟,替我家老母画一幅寿图,可是没想到刚好唐先生并不在家,当时一

    听你是唐先生的徒弟,就没想那么多,把你给抓……”

    或是觉得抓这个字用得不好,林疏影顿了下,连忙改道:“请到船上,不过何公子放心,等到老母寿诞一了,小女子一定会把你安全地送回到苏州府的。”只能说但愿如此吧,毕竟自己已经上了贼船,再想下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何家安勉强地笑了笑,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这样的结果,倒是因为两个人说出了实情,相互之间的关系也变得融洽了许多,林疏影也不再经常性地躲着何家安,反正在船上闲暇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488章 渔舟唱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