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趁着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在补充完清水与食物之后,两艘大船慢慢地驶离了码头,借助着滚滚的江水,迅速向着下游驶去。终于获得自由的李家兴在站码头上,也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自己的伤势,身体也隐隐开始颤抖着,目视着那两条船迅速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恶狠狠地说道:“放飞鸽

    ,通知所有飞鱼帮帮众,谁要是能替帮主报得此仇,谁就是飞鱼帮下一任帮主。”

    ……不管码头李家兴如何的咬牙切齿,当大船行驶在江面上之后,何家安就迫不及待地拉着陈月英跟萧雨儿的手进到了船舱里面,唯独留下唐钰独自站在后面,用着一种异常

    幽怨的目光看着三个人的背影,倒是唐庆走了过来,碰了碰她之后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药酒拿来,给我上点药,刚刚被人打了一棍,现在还疼呢。”

    “不去。”唐钰倔强地回了一句。“哎,你这丫头,还看什么看。”唐庆又岂能不知道自己闺女心里的那点小心思,瞪了她一眼后,还是有些不忍地说道:“你现在年纪还小,等你在大了些,要是你还觉得家

    安人不错的话,爹就成全你们。”

    “真的?”听到这句话,唐钰的眼睛顿时一亮,整个人的精神也为之一振,笑眯眯地看着唐庆。

    “当然是真的了,爹什么时候骗过你。”唐庆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唐钰这兴奋的样子,自己就知道她这辈子肯定是逃不开何家安的魔掌了。

    得到唐庆许诺之后,唐钰终于一扫刚刚的阴霾,脑子里突然想到刚刚唐庆说的话,连忙一脸吃惊地问道:“爹,你刚刚说伤到哪里了,快点进舱里,我去拿药酒给你。”

    当船舱的门一关上,萧雨儿就扑了上来,泪水不要钱地拼命流了出来,瞬间就把何家安的肩头浸湿了一大块。陈月英也没有劝解的意思,她心里消失这么多天来,她跟萧雨儿身上背负了实在太多太多的压力,要是不把这种压力释放出去的话,恐怕两个人都能憋出毛病来,所以自

    己也默默地靠了过去,三个人就这么静静地抱在一起。时间就像是凝固了一般,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月英突然噗嗤一笑,轻轻地离开了何家安的怀抱,往后退了一步揶揄地说道:“反正相公也平安无事,以后想抱多久就可以抱

    多久,现在你还是先松开他吧。”

    萧雨儿脸一红,低着头退了一步,可是小手却始终牵着何家安的一根手指,生怕自己一松手何家安就会消失不见了似的。狭小的船舱内,气氛渐渐变得旖旎了起来,对于何家安来说,这不到一个月的旅程足以让自己刻骨铭心,当三个人重新坐下之后,何家安便开始讲起了自己这一个月来的

    经历。首先,自己被白莲会的人给绑走,并不是因为他们是要报复自己,而是因为他们想找的人应该是唐伯虎,而自己那时又恰巧说唐伯虎并不在家,结果就把自己当成唐伯虎

    的徒弟给绑了去。

    没想到,事实的真相居然是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白莲会去找何家安报复,只是因为他们想把唐伯虎找去给什么无生老母画像而已。

    听到这里,陈月英又好奇地问道:“既然是给无生老母画像,怎么又在这里打起来了呢?”于是何家安便把自己在船上给白莲会的圣女画像的事情说了出来,又言到了兰溪的时候刚好碰到了林满,自己便想办法把白莲会的圣女救了出来,至于其余那些白莲会的

    教众自己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些,自己登君山,救圣女,去洪湖,求救兵,讲到秦童苦苦等了无生老母二十年之时,陈月英跟萧雨儿顿时红了眼眶,陈月英的脑子里不

    由想到,若是何家安真的从自己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545章 互诉衷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