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胡二自以为自己的动作很隐蔽,可殊不知就他这声东击西之计在司马元跟香梨的眼里看来却是幼稚之极,早已经等在门口的香梨突然伸出一条腿,胡二一个没加防备立刻

    绊了上去,接着整个人便凌空飞了出去,‘咚’的一声脑袋撞到了门板上面,发出好大的一声闷响。

    香梨走上前,伸出一脚就把胡二的后背给踩住,一付不屑的样子揶揄道:“你到是跑呀,我倒要看看你是的脑袋硬还是小爷的腿硬。”

    这不是废话吗,胡二这一下的确摔狠了,自己已经感觉到有些头晕脑涨的感觉,迷迷糊糊听到香梨的话,自然连忙摇了摇头道:“不跑了,真的不跑了。”“量你也不敢。”香梨重重哼了一声,然后把脚拿开,拎着胡二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自己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绳子,快速地把胡二的手臂给捆住,然后把他往地

    上一推,大声训斥道:“一会我家大人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地回答什么,要是敢胆有所隐瞒,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大人?听到这个名词的时候胡二就是一愣,按理说在清江浦这地盘上,最高的长官那就是县令陈宣,接下来还有县丞、主薄、捕头等等的人物,可是这些人自己又有哪个

    不认识,这个大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时的胡二已经从刚刚的慌张中渐渐冷静了下来,虽说自己是被当场抓住,可是自己却并没有把鲁锦生给杀死,现在就算他们问,自己也大可推脱自己是来偷东西的,只

    要把自己送进县衙,那接下来自己就算是安全了,所以胡二心里就已经暗暗打定主意,一会被问起时就是一问三不知。

    至于什么大人……管他呢。司马元看到胡二的眼珠骨碌碌地转了好几圈,心里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把实情说出来,自己也做好了跟他打长期斗争的准备,把凳子直接搬到了胡二的面前,一

    脸严肃地问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鲁锦生?”

    “说什么笑话呢?我跟鲁老弟乃是莫逆之交,我凭什么要杀他?”胡二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冷冷白了司马元一眼。

    不说是吧,这早就在胡二的意料之中,这要是在京城刑部的大牢里,自己有得是办法让他开口,可是在这里什么却有些一筹莫展。硬的来不了,只能来软的,可是面对这个滚刀肉一般的胡二,司马元还真的拿他没什么太好的办法,送进官府吧,岂不是就是把他放了一样,就在司马元一筹莫展的时候

    ,香梨却突然开口说道:“大人,要不咱们就干脆亮明身份,直接把他带到县衙里,倒要看那陈宣怎么审。”

    “呃?”司马元琢磨了一下,香梨说得到也不错,反正这证据、证人都有了,自己把身份一亮,就坐在那陈宣的身边,自己就不信他还敢颠倒黑白不成。

    “就按你说的,香梨你先去把这胡二关到厢房里,等到明天一早咱们就押着他去县衙。”“好的,大人。”香梨答应了一声上前就把胡二给拎了起来,这时的胡二终于感到了一丝不妙,刚刚两个人的对话自己听得一清二楚,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自己岂不

    就成了那陈宣的替罪羊,到时候陈宣还继续当他的县令,自己却把这锅给背到了身上。

    不行,不能这样,眼看着香梨已经要走到门边,胡二连忙回头喊道:“大人饶命,小的什么都招了。”

    “香梨,把人带回来。”司马元心里一喜,立刻招呼了一声。被押回来之后,胡二脸上显得有些苍白,他心里知道自己若是真的招供的话,那陈宣可就彻底被自己给卖了,万一这两个人整不死陈宣,自己心里都有些害怕接下来陈宣

    会怎么对付自己。

   &nbs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598章 变故突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