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金钱、权势、名声、地位,这些等等的一切恐怕都要离自己远去了。当陶九安意识到陈月娥已经逃了出去时,自己就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再也没有回到北京的机会了,而且不光如此,自己已经收了徐家的纳采的礼物,眼看着就要到了问名

    的阶段,新娘子却跑掉了,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的话,不光自己的面子上过不去,更让世人怎么去看徐家?又是轻轻一声叹息,陶九安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在府里走来走去,目光不时地扫过那些能够藏人的地方,他还在盼望着突然能在某处看到陈月娥躲藏的身影,可是所有人把

    府里上上下下搜了好几遍,也没能找到陈月娥的身影,倒是有护院在一处院墙处发现了墙头上有人翻下的痕迹,这也变向证明了陈月娥真的已经逃出去的事实。

    这回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等到徐家发现不对的时候再来反悔吗?陶九安想了很久,终于颓然地吩咐道:“把昨天徐家送的礼物都抬出来,再让管家备上一份厚礼,我要亲自去徐家谢罪。”此时的徐家,却是也在一片混乱之中,直到今天徐鹏举的父亲徐奎璧才知道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自己那个宝贝儿子居然瞒着自己,私自去拜托媒婆去陶家提亲,要不是

    接下来的流程必须要有自己参与才可以,恐怕这件事他还会对自己隐瞒。看着一脸倔强扬着头的徐鹏举,徐奎璧的心里的小火苗渐渐就有燎原之势,重重地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说什么,总之一句话,你休想娶那陶家的女儿,你还是死了这条

    心吧。”“为什么?”果不其然,自己只要跟父亲提出这个想法,直接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就被拒绝掉,徐鹏举脸上露出一丝恼怒的神情,忿忿说道:“我就知道,不管跟你说什么你

    就只会说不答应,既然你不答应,我去找爷爷去。”说完,徐鹏举抬腿就要往外走,他这一想走倒不要紧,却是实在惹恼了徐奎璧,自己这个父亲当得真的有够窝囊,上有魏国公的爹,下有被称为小王爷的儿子,整得徐家

    里面根本就没有人拿自己当回事,一看徐鹏举又要去找自己爹作主,徐奎璧顿时气恼道:“小兔崽子,今天你别说是找你爷爷,你就是把徐家的祖宗找来我也不答应。”“哼,谁说要找徐家的祖宗呀?”还没等徐鹏举开口,屋外却突然传来一声重重的呵斥声,接着就看到徐奎璧脸色苍白地望着门外,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刚刚的英雄气概,唯

    唯诺诺地说道:“爹,你怎么来了?”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后面的明显是两个丫鬟的打扮,那个走在最中间的那位白脸大汉正是徐奎璧的爹,徐鹏举的亲爷爷,当代的魏国公徐俌。一见到徐俌,徐奎璧就像是耗子见了猫一般,乖乖地束手而立,倒是那徐鹏举像是见到了靠山一般,连忙走了过去,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说道:“爷爷今天怎么到这里来

    了?孙儿刚刚还想去给您老请安呢。”

    “你是打算给我请安呢,还是想气死我呀?”别看徐俌对徐奎璧不客气,今天对徐鹏举说的话也换了一种口风。

    徐鹏举一愣,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问道:“爷爷这是说的什么话,孙儿怎么听不懂呢?”

    “你这不是听不懂,你这叫心知肚明,我问你,那许三姑又是怎么一回事?”一听到许三姑这三个字,徐鹏举就知道这件事肯定瞒不下去了,不过这么多年自己早已经摸透了徐俌的心思,连犹豫都不犹豫,直接就跪了下来,直接说道:“爷爷听孙儿

    说,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徐鹏举便把那天诗会上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讲了一遍,最后又说道:“那陈月娥确是世间的奇女子,孙儿真的是倾心于她,还望爷爷、父亲成全。”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自然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618章 徐家怒火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