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原本和谐的画面,却突然因卢溪与何家安的对话而变得紧张起来,其它的人也不是不知道这数字的水份实在太大,可都是看在司马元的面子上强忍了下来,可是偏偏就有

    这么一位直心肠的家伙站了出来,那语气中包含的不屑,恐怕连司马元也被牵连了进去。面对何家安的质疑,卢溪干脆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虽然我卢某没下过地种过粮食,可是我却知道这一亩土地一年能打多少粮食,要上交多少租子,别说是能种出十石、

    二十石的粮食来,就是三石,这都是很少见,所以何公子听我一句,还是老老实实地把你刚才的话收回去才是。”卢溪的话也得到其它人的附和,可是大家也并不想把何家安得罪惨了,一些人说道:“这土地的事是没办法说得准的,没准就会有风灾水灾的,颗泣无收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的,何公子不妨降低一下期待,五石总是可以的吧。”众人也是为了给何家安留一些面子,可是何家安却偏偏不想领这个情,当着司马元的面笑着说道:“既然大家都不相信我,今天当着司马大人的面,咱们不妨打个赌,你们

    说怎么样?”

    众人一听,看来何家安这是心有不甘的节奏呀,于是便有人问道:“不知何公子这个赌该怎么打?”“很简单。”何家安笑道:“就按我刚刚说的办,今天我拿出二十亩地来,十亩地种玉米,十亩地种番薯,玉米以百日为限,番薯以一百二十日为限,若是到时这地里的产量

    达不到我刚刚说的那些,我何家安甘愿受罚。”

    吹牛可以,可是吹到上纲上线这可就有点意思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便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

    “何公子真的愿意以玉米亩产十石、番薯亩产二十石为赌注吗?”

    “这赌注的赔率如何?”

    “来得匆忙,何公子可曾接受欠条?”

    “……”总之,问什么的都有,却没有一个是相信何家安刚刚话的,在他们看来,什么十石、二十石这些数字,根本就是不可能达成的数量,这绝对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所以

    也不管司马元就在他们身边,既然他何家安非要出血,那大家也就只能是笑讷了。

    看着这帮唯利是图的家伙,何家安也没客气,心里冷笑了一声,大声说道:“看来大家都对这场赌约感兴趣呀,既然这样那好,唐林……拿纸来。”何家安回头吩咐了一声,不多时,唐林便把早已经准备好的白纸拿了出来,磨好墨放在桌子上面,何家安坐到了桌子后面,一边说,一边把刚刚自己的要求写在纸上面,

    比如什么‘玉米十石、番薯二十石’这是必须要写上的,至于赔率吗,自己做为庄稼自然是越偏向自己越好了。

    押何家安胜者,为一赔二,押何家安败者,为一赔一,金额不设上限,以字据为证。众人把何家安写的这份赌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上面的确如刚刚何家安所说的那样时,这时心里到开始有些怀疑,这何家安的信心是不是太足了一些?明知道这是赔

    钱的生意怎么还会这么的大胆?

    又或者他脸上的镇定完全都是装出来的,他就是等着大家押注在这一赔二上面,好通杀大家?

    看着何家安脸上露出的微笑,众人倒开始犹豫了起来,何家安忍不住笑道:“大家这是怎么了?说种不出来的是你们,让你们下注吧一个个又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630章 百日之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