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他,怎么也会弹这首曲子?

    坐在位置上的徐鹏举一脸的懵逼,直到何家安又催促了一遍之后这才站了起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何家安缓声坐下,试了试琴弦之后,双手便在琴弦上拨弄起来。

    就在徐鹏举的注视之下,何家安重新又把这首《风吹麦浪》弹奏了一遍,徐鹏举的脸上的表情从开始的疑惑、好奇,渐渐变成了惊讶、不可置信的样子。虽说他弹琴的水平有限,但是曲子的好坏他却能够听得出来,这个版本的《风吹麦浪》比自己弹的那个版本则要流畅得许多,旋律转换之间丝毫没有停滞感,就算自己的

    恩师亲至,恐怕也不会有他弹得好吧。

    那么问题却来了,这个人倒底又是谁呢?

    不大的功夫,何家安弹完一曲,笑呵呵地站了起身,这时徐鹏举连忙施了一礼,接着不解地问道:“敢问何公子,你可曾认得家师季昀季老夫子?”

    何家安点了点头:“倒是跟他有过几面之缘。”原来是旧友,怪不得他也会弹这首曲子呢,徐鹏举心里的疑惑终于有了解释,不过正想在攀谈几句的时候,对面的何家安突然一付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回去若是有机会见

    到季老夫子的话,能不能帮我带句话给他?”

    “何公子请讲。”“你就说这首曲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还有就是能不能拜托他更专业一点,抄袭就抄袭吧,可是抄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四不像吗,哪里有风吹麦浪的感觉,这根本就是扫

    帚扫地的声音嘛。”“呃?”徐鹏举完全已经傻掉了,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从这位何家安的口中居然能听到如此刺耳的声音,可是仔细一想人家说的也没有什么错,毕竟自己的曲子跟人家弹

    的比起来,的确就像是一个在天上,另一个在地下。

    就在这里,徐鹏举脑子里突然一闪,自己终于好像记起来在曾经在哪里听到过何家安这个名字了,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道:“请问何公子是否认得陈月娥陈姑娘。”哟,何家安没想到徐鹏举居然也听过自己的名字,不过自己也没有掩饰的必要,今天自己既然现身在此,就是想把事情被徐鹏举做一个了结,想来他不远千里从南京赶到

    这里,应该不会做出什么用身份压人的事情来。

    何家安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既然你大老远从南京赶来,有些话咱们还是说明白才是,你跟我来。”

    说完,何家安便向着餐厅外走去,小小跟唐钰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地方,毕竟这种事也是涉及到了陈月娥的隐私,自己还是少掺和的好。

    当何家安一转身时,徐鹏举突然意识到陈月娥好像就在这座山庄里,眼睛顿时一亮,什么琴不琴的早已经抛在了脑后,连忙跟在何家安的后面走了出去。出了餐厅之后,何家安的脚步不停,领着徐鹏举穿着回廊,走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终于拐了个弯,接着在一座小楼面前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徐鹏举说道:“徐公子,今天

    我领你见月娥,是念在你一片诚心的份上,至于月娥能不能答应你就不是我能说得算的。”

    一听陈月娥就在这座小楼之中,徐鹏举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兴奋,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多谢何公子成全。”说完徐鹏举就想绕过何家安进到这小楼之中。

    “哎……”何家安一伸手把徐鹏举给拦住,接着认真地说道:“还有一句话我要提前跟你打声招呼。”

    “何公子请讲。”徐鹏举已经是一付迫不及待的样子。“徐公子你要清楚一件事,其实月娥对你并没有任何好感,你今天踏进了这个门之后,很有可能得不到你想要的结果,所以我想事先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冲动的

    事情来。”这句话何家安也是想了好久,毕竟失恋这种事对谁来说都是不太容易接受的一件事情,更何况现在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639章 原来是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