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刚刚活络起来的气氛,因为唐伯虎的出现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何家安先把怀里的桃笙放下,连忙抱歉道:“先生容禀,学生实在是苦衷,所以才耽搁了这么久,落下的功

    课,学生一定会在短时间内补回来的。”

    一边的沈九娘也出言说道:“你也是的,家安在清江浦遭了那么大的罪,你不知道先关心一下他,也犯不着一见面就说他,家安你先休息一会,师娘这就给你做饭去。”

    沈九娘带着桃笙走掉了,唐伯虎的脸色也好了一些,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何家安的确是受了无妄之灾,关键还是在于那城门外的告示。

    刘六死了,这支义军也就快要走到末路的边缘,这充满黑暗的朝廷还是没能够有人把他给推翻,自己真的是有些不甘心。

    想到这里,唐伯虎把酒壶往桌子上一放,接着自嘲地说道:“今天心情不怎么痛快,来,家安陪我喝上一壶。”看到唐伯虎现在这般模样,何家安就意识到城门的告示对唐伯虎的影响远比自己想像得要大得多,自己现在也不清楚为何唐伯虎会变成现在这般的愤世嫉俗,自己想了想

    ,上前笑道:“这点酒怎么能够咱们爷俩喝,唐林,再去多打些酒,再买些熟肉,我要跟先生一醉方休。”就在桃花坞的这座小院之中,师生两人就着桌上的酒菜开始喝了起来,沈九娘虽然有些担心唐伯虎的状态,可是自己也知道若是让他把这件事憋在心里面的话,恐怕也不

    会很舒服,倒不如借着这个机会把这股怨气发泄出来,以后老老实实过日子才是。像何家安这种人,酒喝到肚子里除了能让自己醉之外并没有其它的用处,但酒落在唐伯虎这种大才子的肚子里,却化成了源源不断灵感的源泉,一边喝着酒,唐伯虎一边数落着这个社会对自己的不公平,明明自己应该是状元的不二人选,可是就因为一点小事就被取消了终身科举的资格,然后家里变故不断,亲朋好友全都断了来往,若不

    是何家安的到来,自己居然连给九娘治病的银子都拿不出来。

    越想唐伯虎心里就越是不甘,大手一挥,直接叫到拿笔来。

    一听拿笔,何家安第一反应就是唐伯虎要作画,连忙让唐林进去拿笔,自己迅速把桌子上的吃食都端了下去,只留下一壶美酒放在唐伯虎的身边。

    果然,不多时的功夫,唐林便把笔墨纸砚拿了过来,快速地磨好墨,把毛笔递到了唐伯虎的手中。右手执笔,左手持壶,只见那唐伯虎稍稍构思了一下,便开始在宣纸上作起画来,何家安瞪大了眼睛盯着宣纸上面的画作,却是连一点声音也不敢发生,恐怕打扰到唐伯

    虎的灵感。自己也会作画,但自己从来没有试过在喝醉的情况下作画,而且自己的画跟唐伯虎的风格完全不同,如果说自己更善于小桥流水这样的写实画作,唐伯虎的却是更加狂放

    许多,这也许跟他的人生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崇山峻岭、苍松、修竹、瀑布、幽径,一派优然的环境中,一座草堂便坐落在其中,接着堂中又出现一位高士的模样,伏案作‘枕书眠’的样子,像是读书久了正在休息,又

    像是对这个世界已经厌烦到极点,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不多时,一幅画便已经画完,画完之后,唐伯虎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在画卷的一角写了五个大字‘梦仙草堂图’。

    这速度、这画功,这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就在何家安心里无限感慨之时,倒是唐林凑到了自己的身边,一脸不屑的样子说道:“先生,唐先生比你画得厉害多了。”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642章 妙笔天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