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出宫,对于别的皇帝来说,这可是大到不得了的事情,可是对于玩性十足的正德来说,这却俨如家常便饭一般,这一天,趁着天气甚好,下了早朝之后,自己就换了一身

    富贵公子的装束,带着太监张永,身前身后又跟着十几个便装的侍卫,便出了豹房,一路向京城中最繁华的钟鼓楼方向走去。一路上游游逛逛,出了豹房的正德心情甚好,看到路边卖的小玩意时,也不管价格的高低,只要自己看中了,便直接拿走,然后跟在身后的张永去跟人家算帐去,不多时

    的功夫,手里面倒是多了好多的小东西。

    走着走着,正德突然看到前面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自己本来就是好热闹的性子,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连忙快步向前走去。越是这样的情况,张永却越是头疼,不过自己也知道自己说什么这位主子也肯定是不会听的,只能召唤着那些侍卫快一些,几个人身前身后一站,隐隐地把正德给包围了

    起来,不给其它人靠近的机会。被围在中间的,却是一间最平常不过的书坊,平时这里多是卖些以往状元的手记之类的东西,要不然就是各式的字帖、曲谱、笔墨纸砚之类的,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原本留在店里的掌柜却站到了门口的一个板凳上面,手里拿着一份薄薄的小册子,正在大声地说道:“刚刚我说过的大家可听清楚没有?要是有没听清楚的,我就再说一遍。

    ”

    “我没听清。”人群中的正德立刻大声地回应了一声,然后又往前挤了挤,终于挤到了那掌柜的面前,自己看着那掌柜问道:“掌柜的,你卖的这是什么?”一看这公子的模样,就像是富贵人家出来的,这京城里豪门贵胄甚多,单拎出来哪一个自己都得罪不起人家,所以听到正德的问话,那掌柜的嘿嘿一笑,故做玄虚地说道:“请这位公子近前一步看清楚,我手上的这份东西叫做《今虞琴刊》,这本琴刊上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记谱方式记录了一首琴曲,如果谁能够猜透这份琴谱,本书坊就会

    赠送纹两五十两,当然,只有第一个弹出这首曲子的人才可以。”

    开什么玩笑?居然还会用其它的方式来记录琴谱?正德脸上顿时一愣,自己在瑶琴上的造诣虽然不高,可还算是马马虎虎,一伸手接过这份所谓的《今虞琴刊》,打开之后,果然上面印着许多奇奇怪怪的线条,上面还有

    许多像蝌蚪一样的东西,让自己根本就摸不到头脑。

    “这……到底是什么?”正德一脸呆滞的样子看了看琴谱,又看了看那位掌柜。殊不知那掌柜却也是尴尬的一笑,摇了摇头说道:“真对不住这位公子,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种方式到底是什么,只知道这种记录的方法被称为简谱,而且琴刊是从江南流传

    到这里来的,原本用的是两种方式记录的琴谱,现在你手上拿着的只是简谱,还有一种就是用正常的方式所记录下来的。”搞了半天居然是这样,正德用眼神鄙视了一下这位掌柜,居然把那份正确的琴谱藏了起来,换成了这鬼画符一样的东西,不过这样东西正好也勾起了自己的注意力,看看

    着着,正德一转身,拿着这琴刊就要走,他已经着急回去准备把宫里的乐师全都召集起来,一定要把这琴谱的谜底给解开才行。

    只是他刚走一步,自己的肩膀却突然被人给拽住了,这一下可把身边的张永给吓坏了,连忙一伸手把那掌柜的手臂给挡开,怒叱道:“你想干什么?”

    那掌柜的也冤枉呀,自己只不过是想提醒一下这位公子还没付钱呢,就被人给打了一下,而且这一下也不轻,自己的手臂现在还有些麻麻的感觉。

    掌柜的也深知这号人自己得罪不起,挨了打还要笑着解释道: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667章 今虞琴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