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比起来时的兴奋与激动,回去的路上整个队伍却像是死一般的沉寂,身后那嘲笑的声音仿佛还在自己的耳边回响,张永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万岁爷的脸色如此之差,恐

    怕回去之后,这位莫蓉蓉莫姑娘有得罪受了。其实这件事也怪自己,听说莫蓉蓉认得那琴谱之后,自己就喜出望外,要是当时随意地问两句,估计这莫蓉蓉也没办法能编得下去,现在倒好,她丢不丢人没有关系,关

    键是连累了万岁爷,这可就难办了。一行人很快便回到了豹房中,正德下马车的时候一直是黑着一张脸,张永依稀记得万岁爷上一次这样冷脸的时候还是在听说刘瑾想造反之时,这一次又摆出这张脸嘴出来

    ,看来这莫蓉蓉的确是凶多吉少了。

    去时,莫蓉蓉是十足的信心,仿佛一条金光大道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回来的时候,她却是满脸的惊慌,自己知道自己这罪往大了说就是欺君,那可是要杀头的。把莫蓉蓉拖下马车之后,这些侍卫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半拖着莫蓉蓉来到了正德的御书房,比起早上刚到的时候,这时候的莫蓉蓉却凄惨无比,一起到书房中就

    跪到了地上,拼命地磕头连声道:“万岁爷饶命,民女再也不敢了。”

    居然还想有下一次?正德的鼻子差一点气歪了,自己本来是想出去风头的,可是没想到风头没出成,反倒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这时候再看到莫蓉蓉哪还管那么多,直接就吩咐道:“张永,

    把她给我拖出去先打二十大板再说。”这皇上正在气头上,这板子的力度自然是十足,其实都没用上二十大板,不到十大板的时候,莫蓉蓉就已经被打晕了过去,这些行杖的侍卫也不管那么多,一桶凉水给莫

    蓉蓉浇得清醒过来,接着又是一顿毒打。

    等到二十大板打完,莫蓉蓉却只有进气没出气了,嘴里还喃喃地说道:“对……不起,万岁……爷。”现在知道对不起有什么用,早你干什么去了?对于这种想法设法攀上万岁爷的女人,张永看得多了,不过这么快就倒霉的却只有莫蓉蓉一个人,自己看着被打得皮开肉绽

    的莫蓉蓉,冷冷地吩咐道:“来人,把她拖到御书房去,小心点别弄死了,万岁爷还有话要问她呢。”

    一旁来了几个小太监,找了块门板把莫蓉蓉放在上面,七手八脚地把人重新抬到了御书房中。

    看到莫蓉蓉如此的惨样,正德心里终于好受了些,冷冷地问道:“朕问你,你是怎么会弹这首曲子的,莫不是真的如那掌柜所说,你手里也有那份《今虞琴刊》?”

    此时的莫蓉蓉却连抬头的力量都没有了,用着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道:“回万岁,民女真的没见过什么琴刊。”

    这下正德也纳闷了,难道这二十大板打得少了?这莫蓉蓉怎么还会如此的嘴硬?

    要不然……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一想到阴谋二字,正德就突然想到了前几年被自己灭掉的刘瑾,再联想今天早上的事情,怀疑的目光渐渐就转移到了张永的身上,难道……是他?

    站在一旁的张永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因为自己稍稍马虎了些,就被正德给怀疑上,他自己也在纳闷,如果说这莫蓉蓉没有那份琴刊的话,她又是如何会弹这首琴曲的呢?

    难道这宫里真的有人认得这简谱不成?对于宫中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张永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为了搏出位,别说是朋友,恐怕就连自己的爹娘该出卖的时候也得出卖,所以犹豫了一下,自己到了正德身边,低

    声地说了几句话。

    怒气冲冲的正德眉头微微一皱,听到张永这样的想法自己倒也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问道:“莫蓉蓉,朕问你,你的琴曲到底是跟何人所学?”幸福来得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671章 龚玥是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