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书生

军歌嘹亮 作品

    第961章 担惊受怕

    “红颜未老恩先逝,最是无情帝王家。”

    何府的后花园中,当何家安念出这两句诗之后,包括陈月英在内的几女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其中尤其以龚玥最为清楚这俩句诗里包含的深意,在豹房时她可是见惯了那些突然被皇上宠幸,原本以为就此能跃上枝头,成为那人中之凤,可是不曾想皇上贪图的只是那一夕之欢而已,过了那日连面都再也见不到。

    所以当听到这句诗的时候,龚玥的感触却是最深,忍不住幽幽一叹,却又好奇地问道:“刚刚不是说到江彬与谷大用,为何相公又说起这两句诗句?”

    何家安轻笑道:“其实这两句诗用在哪里都是相当合适的,大家只看到了江彬与谷大用现在正得皇上的宠信,可是大家没看到的却是皇上心里永远不可能消失的猜忌,江彬跟谷大用贪些、闹些这都无伤大雅,说不定皇上也想看到两个人被其它人所唾弃,这些他们就只能抱着皇上的大腿。”

    “可是,只要他们的行为超出了皇上画出来的那条红线,他们就危险了。”

    何家安讲了这么多之后,几个人终于似有所悟,琢磨了一会之后,苏韵雅轻声道:“那相公的意思是说,咱们现在什么都不动,静观其变便可?”

    “也不能说一点也不动。”何家安神神秘秘地笑了笑道:“谷大用做得越多,马脚就露得越多,咱们要做的就是适时帮他一把,剩下的他们自己就会去做了。”

    就在何家安跟众女闲聊的时候,江彬却看着笑容满面的钱宁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虽说自己的确是钱宁给举荐给皇上的,可是他举荐的时候更像是把自己当成讨好皇上的玩具,而自从那老虎扑向皇上,钱宁躲开的那一刻起,自己跟他之间的关系就已经产生了巨大的鸿沟,根本就没办法在恢复到以前。

    所以看到钱宁跟谷大用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心里隐隐有些各应,皮笑肉不笑地迎了上去,笑着问道:“二位聊什么,怎么这么开心?”

    对于谷大用来说,自然结交的人越多,对自己越是有利,尤其是掌握锦衣卫的钱宁主动跟自己示好的时候,自己怎么又能不接招,要是钱宁真的制造些证据的话,说不定自己就不用冒那么巨大的风险了。

    看到江彬脸色有些不对,谷大用连忙笑着说道:“钱大人听说杂家遇到的麻烦,想出手帮一帮杂家而已。”

    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帮你?

    江彬看了一眼钱宁,笑道:“不是说锦衣卫事务繁忙无暇分身,钱大人怎么还有心思去管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要不这件事还是让我来处理吧。”

    钱宁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开心:“江兄弟太客气了,不过是些许小事而已,我还能忙得过来,只不过是麻烦点罢了。”

    就在两个人暗藏机锋的时候,不远处匆匆跑来一个锦衣卫的校尉,到了钱宁身边低声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而听过这几句之后,钱宁的脸上顿时变了颜色,目光不经意地扫了江彬一眼,接着便快速地转了开。

    就是这么一眼,让江彬心里顿时大感警惕,肯定是对方提到了自己什么事,所以钱宁才会不自觉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又害怕自己察觉才把目光转移了开,到底哪里又出了纰漏,江彬的脑子里不可抑制想到了前天的那件案子。

    难道是又有什么马脚露出来了不成?

    不多时,那校尉说完之后便退了下去,钱宁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勉强地笑了笑说道:“只是些小事罢了。”

    小事?

    怎么可能是小事,要是小事你还能摆出这么一付心虚的样子来?

    江彬盯着钱宁的眼睛突然问道:“可是查到什么线索了?钱大哥不妨跟兄弟们说一说。”

    那边谷大用也笑着说道:“大家现在都在一条船上,钱大人若是真的什么消息的话,切不要隐瞒才是。”

    被两个人拿话这么一挤兑,钱宁脸上露出悻悻的表情,看了看四周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是这么一回事,那天行刺何家安何大人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呀。”江彬没来由的心里一虚,连忙点了点头。

    “其实那天行刺何大人的那些人, 你现在所看的《大明小书生》 第961章 担惊受怕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明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