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正值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时节,位于京东郊半山处的“世外桃源”私人会所里,此时却是一派喜气洋洋热闹非凡的景象。

    微风拂过,桃花纷纷扬扬舞落人间,给这场堪称世纪婚礼的现场平添了不少优雅的意境。

    桑枝伸手接住几片花瓣,嘴角儿微微扬起一丝似有若无的浅笑,这场婚礼算是她从业两年多策划的最豪华也最温馨的一场婚礼了吧,不说这婚礼男方耗资巨大,单看这场地的选择就不是随便谁有钱就能用的了得。

    想起从咨询到执行就一直未曾露过面的准新郎新娘,桑枝脸上忍不住滑过一丝好奇。

    从两个月前她接这个案子的时候,就只见新郎新娘的母亲来回不停的忙活,跟自己讨论、修正,直到最后敲定方案,她也未见这对神秘的新人。

    看着手中也堪称奇葩的结婚请柬,桑枝不由得努嘴,新人母亲一直推说新人太忙没有时间,可是这请柬的写法也委实奇怪了些吧。

    “谨定于本月二十四日为门先生与桑小姐的结婚之日,”整篇请柬由始至终对新人只透姓不露名,对于新人的名字不曾透露半分。

    葱白的玉指抚过新人的姓氏,若不是新郎姓门,而新娘也和自己一个姓氏,她才不会如此煞费苦心的为这对毫无礼貌可言的新人精心策划了这场婚礼。天知道,她这是按照自己婚礼的设想来设计的。只是她的良人早已不知何处,权当这是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遗憾吧。

    望着手中的请柬嗤笑一声,桑枝甚至怀疑这对新人是某神秘组织不可泄露身份的神秘人物了。

    “桑姐,一切准备就绪,还有十几分钟分钟婚礼就该开始了,可是新人那边……”助手姚朗一溜小跑儿的过来,神色有些紧张。

    眸光一敛,伸手将请柬拍在姚朗手里,“我去看看。”

    桑枝来到的时候,新娘的休息室外已经围了满满一圈人。

    挤了半天才勉强挤进去,放眼望去一水都是桑枝未曾见过的陌生脸孔。

    抬眼瞧见一身笔挺纯白礼服的男人,正神情悠闲的双手抱胸倚在门边,嘴角儿含笑,那神情摆明了看好戏的模样。

    桑枝眉头紧蹙,盯着男人胸前那支宣告着他新郎身份的胸花,不由得心里一阵反感。

    既然找不到认识的人,她便只好跟这个貌似旁观者的当事人了解情况了。

    “门先生是吧?”桑枝众目睽睽下信步来到男人身边。

    男人很高,自认为身高不算矮的桑枝需要四十五度明媚仰望才能看清男人俊美的五官。

    男人有着天生丽质的容貌,眉宇间英气逼人,玩世不恭的神色中却带着一丝冷冽的淡漠。

    桑枝对这种所谓的高富帅十分无感,蹙了蹙眉,才又道:“我是你跟桑小姐的婚礼策划兼现场执行,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边公事公办的说着,一边向新娘休息室望了望,“新娘呢?”

    某被疑似高富帅的男人脸部表情僵了僵,貌似有一瞬的惊诧,但随即摊手耸肩:“不知道,跟男朋友私奔了吧。”那语气轻松地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桑枝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又看看他胸前的新郎胸花,“跟人私奔?新郎不是你?”

    说着还不由自主的伸手指了指男人的胸部。

    “没错,是我。”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玩味的眼神儿盯着桑枝。

    “那……你怎么可以……”桑枝无语中,她是想问他怎么可以表现得这么无所谓,话说出一半才后知后觉的踩了脚急刹车。

    难道这对新人是被逼婚的?

    这一念头才在大脑一闪,几乎瞬间便被桑枝认定了。

    难怪之前婚礼的策划都没见俩新人露面,甚至当她要求新人母亲给一些新人的婚纱照做为现场布景的时候,两位母亲都神色不自然的摇头回绝了,以至于这还是她见到的唯一一场没有新人婚纱照的婚礼现场。

    如此一想,以前种种倒也合乎情理了。

    只是现在她要怎么办,身为本场婚礼的策划兼执行,她有义务善始善终,绝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道理。

    “那现在怎么办?婚礼取消吗?我可以让我的助手去跟来宾解释。”桑枝深吸一口气淡定的说,看来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没有新娘的婚礼还怎么进行下去!

    男人还没开口,桑枝便听到一声大吼从外围传来。

    “不行,婚礼不能取消!”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穿着考究的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费力的挤了进来。

    “不能取消婚礼!”男人一边擦汗,一边用手扶了扶眼镜框,一脸怒意的瞪着新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