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知趣的后退,看来人相貌跟新郎有几分相似,估计是新郎的直系长辈吧,人家自己家里的事情,当然要让人家自己协商解决,她只管等着结果便是了,反正费用已经收取,错不在他们“丽缘”,他们也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的。

    新郎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气得脸色铁青的男人。

    “人都跑了,你说婚礼该怎么进行?”

    问题像踢足球似的踢给了男人,男人一时语塞,气得干瞪眼说不出话来。

    憋了半天,男人似乎琢磨过一点味来,怀疑的眼神儿上下打量着新郎:“门少庭,你跟老子说实话,是不是你给桑陌那丫头出的主意?不然借她十个胆儿她也不敢逃婚!”

    门少庭赞许的目光看着自己老子,点点头,“门正同志说话要讲证据。”那语气,那表情完全一副“是我的主意你奈我何”。

    桑枝差点喷笑出来,这样的奇葩父子实在少见。

    “你……”门正指着自己儿子气得双手发抖嘴唇哆嗦。

    桑枝很担心他鼻梁上的眼镜会因为他的剧烈抖动而掉落下来。

    “我不管,你惹出来的祸,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总之今天这婚礼决不能取消,我丢不起这脸!”

    门正估计是气得晕了头,说话有些语无伦次,明显的是在置气。

    “你的面子你自己照顾,与我何干?”门少庭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让桑枝大跌眼镜,这对父子这是杠上了。

    只是这个时候可不是父子俩关起门来吵架的时候,得赶紧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正道吧?外边还有那么多人眼巴巴的等着呢!

    桑枝扶额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温声劝道:“门老先生,门先生,我看现在咱们要紧的是想办法解决问题,您二位都先消消气,孰对孰错过后再论吧。”

    门正这才注意到桑枝的存在,转头双眼一瞪斥道:“我有那么老吗?还门老先生!”

    感情这大叔还挺自恋,觉得自己风华正茂呢!

    桑枝继续无奈扶额,嘴上却忙不迭的道着歉:“您自然是不老,正值旺年,是我一时失口说错了话,还请门先生见谅。只是您二位看,现在咱们该如何是好呢?”

    桑枝终于知道什么叫言多必失多说多错了,反正事不关己,干脆自己一边看好戏得了,他们爱咋咋地,姑娘我还不管了,落得个清静。

    聪明的将问题抛给两位分外眼红中的门先生,既成功的将两人的注意力拉回正轨,又轻松的将自己解脱出来,桑枝心里正洋洋自得着,却见门少庭别有深意的看了自己一眼。

    桑枝还没咂么过那富含深意的一眼的含义,只见新郎母亲林雅然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身后还跟着新娘桑陌的父母。

    门正一见桑耀祖,脸上的怒火立马高涨起来。

    一把抓过桑耀祖的胳膊怒吼道:“桑耀祖,你养的好闺女,竟然结婚当天逃婚!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桑耀祖看着门正的眼神一阵闪烁,因为理亏,让他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答门正。

    倒是妻子何爱芳沉着大方的走上前来,伸手将门正揪着自己老公的手扯下来,一脸歉意的笑道:“门总,我知道,这都是我们的错,我们教女无方才惹来今天的大祸。我已经派人去追那丫头了,你看咱们这婚礼能不能推迟几天,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回桑陌那丫头的。”

    门正一听更是火不打一处来了,但是身为男人不跟女人一般计较,依旧怒目瞪视着桑耀祖:“你想得倒美啊,就你家姑娘这么一闹,还想着让我家少庭娶她呢,想什么美事呢!”

    门正这话说的完全一个父亲维护自己儿子名誉的慈父的形象。

    想到刚刚还跟自己儿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桑枝的嘴角不由得抽了两下,有钱人变脸比翻书还快,戏演的真好,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他是在为儿子鸣不平呢!

    偷偷的看了门少庭一眼,这货依旧一脸的悠闲,似笑非笑的倚在门边儿,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桑枝的嘴角儿又不自觉的抽了两下。

    一句话说得桑耀祖和何爱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脸面上实在有些挂不住。

    “门总,你放心,不管咱俩家这婚事成不成,我科技城的那个案子都是你的了。事已至此,我也没脸再跟这儿待着了,我亲自去找桑陌那丫头去,找到她再带着她过来跟门总负荆请罪。”

    一边说着,一边拉了一旁怔愣的妻子何爱芳就走。

    身后门正脸上透出得逞的笑意,淡淡的道:“桑总慢走,关于科技城的案子,我改天让人过去找你。”

    一旁的门少庭冷笑一声,伸手掸了掸上衣的褶皱,摘了胸前的胸花,漫不经心的说:“散场了。”

    说完才转身要走,却被母亲一把拽住,“少庭,婚礼不能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