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转头,看着林雅然一脸恳求的神情,门少庭的眼神儿软了软,“妈……”

    不待门少庭说完,林雅然已经继续说道:“你爷爷正在来的路上,马上就到,这时候说取消婚礼,你该知道会对他有多大的打击,你爷爷的身体经不起这打击的。”

    说着顿了顿,又恳求道:“少庭,想想办法,妈求你!”

    “对啊,我也是说老爷子身体要紧,不能取消婚礼嘛!”门正似乎终于为自己刚刚有失身份的暴怒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一脸笑意的附和着自己妻子的话。

    终究还是不忍让母亲为难,也担心爷爷的身体状况,门少庭最后还是有些无奈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婚礼照常,你们去跟来宾解释一下,稍微推迟一下。”

    说罢又淡淡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大家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一句话,众人已作鸟兽散,门正也转身离开,估计是去现场应对去了。

    桑枝很一脸奇怪的看着门少庭,她很奇怪他是要将这没有新娘的婚礼如何进行下去。

    “门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做为婚礼的策划兼现场执行,桑枝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并配合。

    门少庭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道似有若无的笑意,挑眉:“当然,一定要桑小姐的配合才行。”

    桑枝点点头,“可以,婚礼程序上需要做哪些改动,你直接跟我说,我安排下去。”

    既然没有新娘的出席,当然在程序上需要做一些改动,至于新娘缺席的理由,桑枝想,这个新郎应该会跟来宾解释的吧。

    门少庭单手捏着下巴,继续勾着唇角儿,却是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一副公事公办模样的女人。

    “桑小姐姓桑?”

    桑枝奇怪的白了门少庭一眼,这货一副好卖相的好皮囊,却是个没脑子的笨蛋。这不是废话吗?他都叫她桑小姐了,不姓桑难道姓李?

    “嗯。”虽然觉得这问题很幼稚,但出于礼貌还是很淡定的点头算是回答。

    “桑枝?”门少庭继续捏着下巴上下打量着。

    桑枝觉得门少庭看自己的眼神儿就像是一个买主正看着身下舔着舌头的宠物狗,没来由的一阵恼怒。

    “怎么了?”拿眼皮撩了门少庭一下,“现在是不是讨论一下关于婚礼程序的改变的问题。”

    “年龄?”门少庭仿似没听见桑枝的话,继续问道。

    “二十四。”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着,才忽然意识到,他这是干嘛,查户口的吗?

    “这跟婚礼程序有关系吗?”

    “未婚?”门少庭嘴角儿的弧度渐渐扩大,笑意直达眼底。

    “跟你有关系吗?”桑枝眉头紧蹙,这货脑子有病,鉴定完毕。

    “妈,新娘就她了。”门少庭无视桑枝的问题,转而对着自己母亲说道,“你也去前边帮忙照看一下吧,没事了。”

    桑枝懵在当场,这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她成了新娘,为什么他说啥就是啥?他以为他是天皇老子啊!

    “你没事吧?谁答应你要做你的新娘子了?”桑枝是真的怒了,见过自以为是的,还没见过这么自以为是的!

    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气鼓鼓的腮帮子,小脸儿也因为气愤涨得绯红一片,这模样还真是可爱,比她平时一本正经的淡然显得真实的多。

    门少庭不禁开始期待接下来的婚礼了。

    正了正神色,换做一副正经的样子,双眼定定的将她望着:“桑枝小姐,现在请你配合我演完这场戏。”

    桑枝被他有些灼热的眼神儿看的头皮一阵发炸,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轻哼道:“你这算是请求吗?”

    换个新娘演完这场戏?亏他想得出!

    不置可否的摸了摸鼻子,“算是吧。”可脸上却一点看不出求人的诚意。

    “我不答应。”桑枝翻了翻白眼,她可没义务帮他演戏,她跟他又不熟,又没交情!

    林雅然见桑枝不肯松口,上前一步拉过桑枝的手,恳求道:“桑小姐,算我求求你,为今之计也只有临时找个人将这场婚礼演完了。不说老爷子身体不好,受不了取消婚礼的打击,就单说今天这军政商三界的大人物来了这么多,临时取消婚礼,老爷子脸上也一定挂不住,肯定受不了的,到时候我们家里可就真的会掀了锅了。求求你,帮帮我们吧。”

    桑枝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气,说来说去还是面子问题,但是他们门家的面子与她何干啊?凭什么一定要她来配合?

    “那个,这里不乏美女,既然是演戏,随便找个人就可以吧,我相信以门先生的条件,会有很多女人乐意配合的。”边说着,边偷偷的四下看了看,确实美女如云啊!

    “因为只有你姓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