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望着男人依旧似笑非笑的脸庞,桑枝无语中,这算什么理由,因为她姓桑,所以只有她合适?

    “桑小姐,求求你了,你也不想你精心策划的这场婚礼泡汤吧。”林雅然这话倒真的说到桑枝的心坎上了,且不说这场婚礼是她煞费心思熬了几个昼夜才策划出来的,单说这是她按照自己婚礼的憧憬设计的,她从心里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它就这么流产了。

    见桑枝的心思有些松动,林雅然又开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全方位劝说下,桑枝终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帮忙救场。

    直到穿上洁白的婚纱,坐在化妆台前望着镜子里那貌美如仙,差点自己都认不出自己的时候,桑枝仍然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切都显得那么虚幻,那么不真实。

    不经意的抬头,正对上镜子里映出的一张帅气的叫人喷血的俊脸,嘴角儿含着淡淡的笑意。

    桑枝心里一颤,闷声问道:“门少庭,只是演戏对吧?”

    没来由的紧张,搭在双腿上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的攥着,手心里全是汗。

    门少庭好看的眉毛一挑,表情轻松愉悦的反问道:“不然呢?”

    桑枝感觉胸口闷了一下,对于他的表现觉得有些无聊甚至厌恶,突然就想着恶作剧的吓一吓他。

    “那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吧?”

    听了桑枝的话,门少庭的眉头皱了皱,神色有些冷然,“我不认为桑小姐是出尔反尔的人。”

    “可是……”桑枝故意拖长了尾音,眉头紧蹙着,一副纠结的表情,不说下文,却让门少庭的心突地紧张了一下。

    “我以军人的人格向你保证,这只是一场戏而已,绝对不会对桑小姐构成任何人身和名誉上的伤害。”门少庭神色凛然,一副严肃的表情,全然没了刚才那副玩世不恭的纨绔。

    “你是军人?”这点倒完全出乎桑枝的意料,不由得又上下打量他一番,之前怎么看也不会将他和军人这两个字联系起来,但现在看他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倒真的和某人有几分相似。

    想到某人,桑枝心下一颤,不由自主的又多看了门少庭一眼。

    不知道她什么心思,现在再说取消婚礼恐怕是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门少庭心里的紧张又增加了一分,“你不相信?那拿我家老爷子的人格向你保证,我家老爷子可是老军人了,分量比我重很多。”

    噗……桑枝忍不住笑出声来,“看不出你还是个红几代呢!”

    一句话,让门少庭脸色变了变。

    他从来不是一个靠着老爷子的身份背景上位的人,从一名普通士兵到现在的“毒刺”老大,一路走来,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过来的,其中的艰难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

    现在被桑枝如此的耻笑误会,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眸子不由得沉了沉。

    “你别误会啊,我没别的意思。”注意到门少庭脸色的变化,桑枝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了,赶紧解释。

    “没关系,总之,谢谢你愿意配合。”说完,门少庭头也不回的出了新娘休息室。

    看着他冷然离去的背影,桑枝嘴角儿抽了抽,变脸还真快!

    由于女方家长没有出席,婚礼还是被临时改动,取消了给双方家长敬茶这一项。

    当婚礼乐曲缓缓响起,当新娘挽着新郎缓缓步上红毯向人们走来,当铺天盖地的彩带彩片夹杂着纷纷落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桑枝的心莫名的感动了。

    这场景不就是自己婚礼的放映吗?

    尽管心里明白,这不过只是一场戏,而她不过是其中一名演员,可桑枝的心还是激动了,忍不住的投入进去,幻想着这是她和他的婚礼,属于他们俩人的婚礼。

    一套程序下来,桑枝已经累得有些虚脱,握着香槟瓶子的小手忍不住的轻颤着。

    像是知道她的疲惫似的,门少庭的大掌不动声色的覆上她的小手,帮她托住瓶底。

    虽然隔着薄薄的白纱手套,桑枝还是能感觉到男人有些粗糙的手纹和手上因为长期训练、握枪而磨出的那层不厚但却很硬实的老茧。

    不经意间抬头,正对上一双柔情似水的眸子,一瞬间,桑枝仿佛看到了心中的那个他。

    感激的对视一眼,赶紧低头,娇羞的脸颊上却已经飞起两片红云。

    倒完香槟塔,切了蛋糕,台下已经响起了一片祝福的掌声,只是伴着这掌声,不知道谁突然喊了那么一嗓子,“新娘新郎接吻。”

    紧接着,“接吻,接吻,接吻……”一声高过一声的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