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被众人一起哄,原本还算淡定的桑枝,小脸顿时羞得通红。

    接吻,这种事情,她活了二十四年还从来没做过,初吻是要献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的,但眼前这位貌比潘安型赛宋玉的大帅哥显然不是她的那位,自然是不能!

    可是……这位司仪大哥,咱俩应该是一个战壕的吧,你这是跟着起哪门子哄!

    司仪是“丽缘”的王牌刘同,只见刘同一脸笑意的看着桑枝,清了清嗓子,“既然大家如此热情,新郎、新娘就不要害羞了,满足大家的愿望,亲一个吧!”

    刘同,你丫死定了!

    桑枝吃人的眼神儿瞪了刘同一眼,刘同嘿嘿干笑着,装作看不懂似的,还一个劲儿的拱火儿呢。

    “新娘子有些害羞,新郎主动点!”

    一边说着,还带头鼓起掌来。

    “新郎吻新娘,吻新娘,吻新娘……”掌声,喊声,声声刺耳啊!

    “啊……”惊叫声还没来得及唤出,唇便已经被紧紧覆上。

    “你……”桑枝气结,瞪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放大的男人的帅脸,真想甩手给他一巴掌。

    “唔……够了!”桑枝气得低吼。

    混蛋,吻一下就行了,还没完没了了是吗!

    伸手,借着手中的捧花的掩护,用力,暗中推了门少庭一把,低吼道:“够了,你这是趁人之危!”

    门少庭放开她一脸坦然的笑着,伸手摸了摸嘴唇,倏地低头,凑到她耳边轻语:“很柔,很甜,味道不错!”

    “你……”桑枝气得满脸涨红,“无耻!”

    虽然明知道门少庭这是摆明了趁机占自己便宜,可是这个时候,却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狠狠的瞪了一脸无辜的门少庭一眼,又给了一旁的刘同一记眼刀。

    刘同,这个仇姐记下了!

    刘同只觉的背脊一阵冷风刮过,偷偷瞄了一眼怒气中烧的桑枝,嘴角儿不由得抽动两下,无辜的摸了摸鼻子,那意思,“不怪我,我也是没办法!”

    本来因为正牌新娘逃跑,接吻这一环节也被桑枝叮嘱取消了,可没想到还是出了这么一个意外。

    桑枝恨得牙痒痒着,脸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幸福陶醉的模样,看来演员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该新娘吻新郎了!”

    这一次,桑枝真真的看清楚了台下起哄的那个一身军装的男人。

    大哥,你一个军人跟着起哄,你觉得合适吗!

    可是这种场合,这种话题,就是有一呼百应的效应。

    “新娘吻新郎,吻新郎……”

    反正没有人怕热闹,尤其婚礼嘛,越热闹越好,只要大家玩的开心,哪个管你新郎新娘的感受!

    桑枝再一次涨红了小脸儿,却是因为气愤委屈,那种有气没处撒有冤无处诉的感觉憋得她很内伤。

    刘同再一次不怕死的凑上来,“新娘吻新郎吧,大家热情这么高涨,想必新娘也不愿意扫了大家的兴吧?”

    桑枝一脸纠结的看着门少庭,一双忽闪的大眼睛饱含深情的望着他,那是求助的眼神儿!

    可是这男人就是喜欢得了便宜还卖乖,豆腐永远不嫌多。

    不说话,只似笑非笑的一脸柔情的将她望着,那样子,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恭候她主动献吻。

    桑枝暗自咬牙,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踮起脚尖,闭上眼睛,将唇凑了上去。

    原本想着碰一下就速度离开,没想到才碰触上男人柔软温热的唇,下一秒,芊芊细腰便被男人一只手揽住,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脑后,硬生生的反客为主,将这个吻加深到极限。

    紧闭的贝齿被男人灵巧有力的舌强行撬开,长驱直入攻城略池,直捣朝歌。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意识几乎不受自己控制,只能被动的跟着男人的节奏由着他辗转缠绵,久到桑枝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虚脱无力马上就要窒息而亡的时候,门少庭才终于放过了她,将唇离开她诱人的菱唇。

    仿佛是知道她四肢无力似的,虽然唇离开,胳膊却依然紧紧的搂着她,仿佛搂着自己最亲密的爱人。

    桑枝羞红着一张小脸儿,被门少庭揽在怀里不敢抬头,耳边只听得一阵高过一阵的掌声和喊叫声。

    “似乎喜欢上你的味道了。”轻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柔柔的带着宠溺的味道,却让桑枝恨得咬牙切齿。

    “门少庭,你放开我!”窝在门少庭怀里冷声低喝。

    门少庭从善如流的松手,低头浅笑。

    脱离开他桎梏的瞬间,几乎是下意识的,桑枝扬起手便朝门少庭脸颊上甩去。